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丑字


□ 晓 三

家里的老房子要拆了,清理屋里的书时,我发现一捆捆的书里,夹杂着一些用过的作业本、笔记本。其中有我从小到大,各个时期写过的字。一一翻过后,我挑出几本来,一字儿排开,蹲在地上,整整看了一上午。
用铅笔写过的生字本上,有我在一二年级时写的字。小孩子学习写字,大多是从写自己的名字开始的,我也不例外。封面上我的名字,几个字个个都被拆开,好像扔了一地的零件。里面的字,都写了许多遍,有的满满当当写一行,笔画多的,一个字连续写满了一页。都斜斜歪歪,拙朴得可爱,在生疏里透着规矩,一笔一画,仿佛费了很大的劲。让人能回想出,一个小男孩坐在煤油灯下,紧紧地握着笔,望着生字表,一脸的严肃和紧张,在吃力地对付着那些难缠的方块字。有几页,一个个字都像发了脾气的赖小子,胳膊腿乱蹬。那时,小男孩一定是被这些方块字给折磨烦了,要不,是心里有了什么好玩的事,草草写完,快点出去玩。有几页上的字很大,你推我搡,全然没有了规矩。有几页上的字又很小,像一群被吓破了胆的孩子,怯生生地躲在方格中央,一脸的茫然,不敢越雷池半步。看样子,小男孩已经在开始想办法对付那些汉字,或许是老师批评他的字写得太大,或许是他感觉到大的字写出来不好看。后来,在教室里,他和他的同学一样,背着手,看老师一笔一画地把字都写得那么好看。再写字时,他开始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野性,但写着写着,不觉得又大了,又出了方格,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用橡皮擦掉,又一遍一遍地写好,不知写了多少个生字本,终于让一个个汉字都老老实实地呆在方格里了。小男孩放了学,也知道了要先老老实实写完字,然后才能出去玩。我相信,这个阶段,我的字写得和其他孩子一样好,甚至更出色些。
另外几个生字本上,是我三四年级写的字,多数字还是用铅笔写的,间或已有钢笔圆珠笔写出的字。依然是那么工整,但多少有了些生气,越往后翻,生气渐渐变成浮躁,个个字都气昂昂的,像一队队赳赳武夫。记得那时,我很想把字写得像祖父的字一样好,祖父上过中学,当过老师,写一手好毛笔字,是我们那一带有名的书法家。祖父用钢笔写字,也像抓毛笔一样,写出来的宇遒劲有力,丰满俊朗。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叫颜体。那年,“文革”开始了,祖父被戴着帽子遣返回村,整天闷闷不乐,脾气极大,除了干活,就是呆在屋里叹气,从不看书写字。没想到,一件意外的差使会落到他的头上。有几天,祖父竟被派去给公社大门口的墙上写标语。以那样的身份,去做这样的事,祖父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生怕出半点差错。先把字一个个都写在旧报纸上,然后才勾画到墙上。一拿起笔,祖父立刻像换了个人,精神爽朗,容光焕发,先把大号的毛笔蘸足了墨汁,捏在手里,凝神屏息,长时间地望着纸。突然,像发现了什么,弯下腰,手里的笔若游龙走蛇,宇便一气呵成。然后,又望着写好的字微笑,陶醉其中。斗大的颜宇,用黄颜色写在大红的墙上,似乎并不好看,至少是与当年的那种气氛不和谐,但对我来说,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