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阳光下


□ 毕 亮

  薄雾正在消散。穿制服的刀削脸警察路过二手家具店时,男人手握菜刀,蹲在店门口污迹斑斑的木椅子旁,双手沾满暗红的血。
  男人在施刀剖鱼,是鲫鱼。菜市场鱼贩子讲,那鲫鱼是野生的。勾紧手指头男人将鱼泡、鱼鳃、鱼肺掏出,顺手扔向过道的垃圾堆里。滑眼瞥行色匆匆的警察,不到三秒钟他收回漫不经心的目光,继续剥另一条在砧板边扑腾的鲫鱼。
  那条鱼在男人手里绝望地翕动鳃壳。男人预备给老婆煲鲫鱼汤,再过两天,住院的老婆就要动手术。
  看上去男人疲惫不堪。
  突然他背后传来稚嫩的童音,怯弱而尖锐。“爸爸,你说妈妈会死吗?”扭头男人目睹忧心忡忡的女儿苍白的脸,以及占了那整张脸将近一半的太田痣。那是女儿出生就伴有的“胎记”。
  他心里一直埋着个明亮的想法,想等攒够了钱,带女儿去美容医院整容。女儿大了,时常盯着镜子里的脸发呆,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木讷,暴躁,不合群。
  女儿的言语令男人感到不安。
  六岁多七岁不到的小女孩单薄的身体像纸片立在清晨轻柔的阳光里。被楼宇遮蔽的阳光在城中村里若隐若显。她穿的褂子邋遢不堪,胸前尽是米汤、广东甘蔗、西瓜汁的痕迹,还有说不上来在哪儿擦碰到的污迹。
  她正等待父亲的回答。
  男人却沉默,像是没听到她讲话。她眼睁睁地看见父亲望了她一眼,收回目光,又转回头继续剖鱼去了。鱼鳞在闪亮的菜刀下飞溅,落在灰扑扑的水泥地上,以及男人穿凉拖的脚背上。
  等得不耐烦,小女孩聒噪起来,弓身她捡起一块小石子,掷向店里的电脑桌。压低声音,她冲着语气说,妈妈会死吗你说?那声音像是从小女孩肺里炸出来的,沉闷、凄厉。
  男人依旧不答腔。
  拢近男人,小女孩伤心地嘀咕起来,妈妈要死了,黑驼子讲妈妈活不了几天,妈妈就要死了!女孩的眼神随着话语的结束黯淡下来,昂起头,她无限忧伤地仰望天空。
  天空没有飞鸟和祥云,他们一家人租住在南方麻城的城中村,处处是握手楼、亲嘴楼,抬头仅有逼仄的天空。这里居住的外乡人就像是水井里的青蛙。
  黑驼子是那个从云南挨越南边境来的倒卖二手家具的矮瘦男人。此时男人脑子里荡出黑驼子佝偻的身躯,以及他黄皮寡瘦的老婆和他五岁不到呆头呆脑的儿子。男人仅去过一次黑驼子屋里,他们一家三口租住一间农民房,是个单间,带有逼仄的厨房、洗手间。里屋幽暗,经久不见阳光,散发出潮气、霉味。当时男人立在床沿边,扫视满屋子狼藉,掉了漆皮的桌子上摆满卷筒卫生纸、杀虫剂、空矿泉水瓶、空可乐罐。他还在床头边发现了两粒未拆封的安全套,以及女人的文胸,文胸像是穿了十年八年未换,布料起了毛球,褪了颜色。安全套和文胸令男人产生不雅的想象,床上出现了黑驼子和他老婆交欢的情景。两个皮包骨头的男人女人纠缠一起,就像两块石头硌在一起。男人觉得很滑稽。他去厕所解手,洗手时,水龙头里出的水竟有在麻城罕见的绿苔丝。实际上,男人一家人居住的环境比黑驼子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他的女人讲究、爱收拾,方寸之地给她拾掇得干干净净。临出厕所门,突然门口窜进来个小男孩,手里抓了只临死的黑蝙蝠。小男孩歪头,嘴巴似乎也是歪的,嘴角边掉着涎水,男孩吸了口气,涎水又缩了回去。黑驼子指着进门的男孩说,老马,这是我儿子!他又对男孩说,喊伯伯!小男孩目光空洞、涣散地瞄了眼男人,猛地伸出手说,喏,蝙蝠送给你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