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经典的应该是什么立场


□ 曾昭禹

我是《山西文学》的一名热心读者,最近读了今年该刊第三期上发表的王宏仁先生《“红色经典”是经典吗》的文章,让我目瞪口呆。我的感觉一是王宏仁先生的立场并不是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二是他读的书不多,至少没有读去年出版的《邓小平年谱》,理论思维能力让人不敢恭维。
我是1967年出生的,我小时候曾经看过《红色娘子军》、《杜鹃山》、《苦菜花》等电影,觉得很美。十几岁的孩子,没有受过阶级斗争学说的教育,如果说我是极“左”,我就觉得冤枉和莫名其妙。从十一二岁后,就没有再看过这些电影,而我现在已经三十八了,在国家一级刊物上发表了几篇论文,出版了《社会主义新论》,成了一名有影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看到王宏仁先生《“红色经典”是经典吗》的大作,简直是十分惊诧!
江青的错误是什么?只是组织了样板戏吗?我想不是。江青的错误,党的有关重要文献讲得很明白:篡党夺权。这是政治错误。而组织样板戏即使有极“左”错误,我们也不能把文艺的东西,看作是政治的东西。文艺的东西,历来有两条主要标准:一是政治标准;二是文艺标准。资产阶级文艺作品都能借鉴,“红色经典”就绝对不能借鉴吗?这种看法不符合辩证法嘛!重播和演绎“红色经典”是文艺行为,而不是政治行为,怎么能说文艺行为是政治行为,重播和演绎“红色经典”就等于给江青平反呢?江青一生做的事情,不管对还是错,总不是组织了样板戏这一件事,这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怎么能说等于给江青平反呢?以局部代替整体,逻辑上讲得通吗?!
我想,这里有一个立场问题。就是站在什么立场上的问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还是相反。
“红色经典”的立场没有错。“红色经典”的主旋律是阶级斗争学说,是“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是打倒土豪、劣绅、资本家,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是穷苦人当家做主人。这个在当时看来是无可挑剔的时代浪潮。这个王宏仁先生并没有否定。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说“以财产多少、文化多少划分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革命”这两个“凡是”是被历史证明的错误观点呢?在旧社会,“以财产多少、文化多少划分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革命”这两个“凡是”观点难道不是真理吗?那些出身富人家而走上革命道路的人首先是背叛了他的那个阶级,走上和工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就已经是无产阶级了。马克思、恩格斯是这样,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等都是这样,而且经典作家有这方面的论述。在现实中有李鼎铭先生,但是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论里,说得明白点,就是在毛泽东的著作里,就有先生的大名,这是有案可查的。在“红色经典”里有没有先生,是由文艺的主题或对象所决定的,不可以,也很难作为“红色经典”是不是极“左”的惟一证据,反右,邓小平说“有必要”,问题是“扩大化”,大拨哄是一时的现象,发觉后得到纠正。大锅饭实际上并不存在,是一种比喻。大跃进是经验不足,最早发现问题的是毛泽东,也尽力作了纠正,大炼钢铁有错误,但是也有很大成绩。把“文化大革命”说成是打倒清醒的领导者不合乎实际。这方面的情况,在最近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根据最新公布的档案写成的《毛泽东传》有很深刻的说明,尽管著作者在学术报告中说明:“还有一些档案材料没有能够写出来。说出来不是说对毛泽东不利,而是对现在的一些人不利”,不能违反纪律。至于那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