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天我们都需要一场午睡


□ 杨海崧

  据王小山说,他早上跑步时习惯地望了望河面,那一眼让他“灵魂出窍”,这是他的原话。
  等老赵赶到河边时,尸体已经被一张草席盖住了。人群被挡在了河堤上,没有人能够下到河滩上,近距离地看看死者到底长什么样,除了王小山。他正站在河滩上,被两个警察盘问。他们站的地方离尸体不到五步远。
  因为来得晚,老赵只能站在人群的外围,比他早到的每一个人的脖子都紧张地伸直,望着同一个方向。老赵踮起脚,向尸体的方向望去。阳光把一切都照得发亮,他要用手搭在额头上才能看清微微发黄的草席。很快,老赵的汗衫就湿了,有几滴汗水流到了老赵的肚脐上,老赵把手伸到汗衫下面挠了挠肚皮。周围的人的脸上也都流下了汗珠,看上去他们活像一群蜡做的雕塑,在阳光下沉默地融化。
  过了一会儿,警察拍拍王小山的肩膀,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但是王小山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一阵救护车的声音传过来,人群开始了一阵骚动,有人向前拥去,老赵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
  “这是直接拖到火葬场啊?”站在老赵前面的一个老头说。
  “不会。还要尸检。”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很有把握地说。
  “还没确定身份,怎么火化?”另一个人说。
  “男的女的?”有人问。
  “女的。是个小姑娘。年纪不大。二十岁不到。”一个人回答。
  “人淹死了还能看出来年纪啊?”有一个问道。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前面的那个人说,“我来的时候刚好有几个警察从我旁边过去,我听他们讲的。”
  “不知道是哪家的。”站在老赵前面的那个老头说。
  “估计不是这边的。应该是从上面漂下来的。”一个人说。
  “这条河每年都要淹死人,最起码一年一个。也真是邪了。”又一个中年人说。
  “这条河是人工河,”另外一个老头很有把握地说,“当年挖这条河死了不少人,人家都讲这条河底下有冤魂。”
  “是,”一个和老赵年纪差不多的人说,“我小时候听好多人都说过,人就是站到河边都会被东西勾下去。”
  “尤其是晚上。”这个人又加了一句。
  救护车已经开到了河边,人群停止了说话。每一双眼睛都盯着刚刚停稳的救护车。但是很快大家又把头转向了河滩,一个警察微微地掀起了草席的一角。老赵再次把脚踮起来。
  从救护车上下来两个穿白大褂的人,他们抬着一副担架,人群自动地让开了一条路,让他们顺着台阶走下去。
  穿白大褂的人把担架放在草席的旁边,和警察说了几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警察在上面写了点什么,纸又被放进口袋里。接着其中的一个白大褂慢慢地把草席掀开,另一个白大褂拉开担架上的一个大大的黑色口袋的拉链。
  如果不是有警察拦着,人群几乎已经要拥到台阶上去了。不知不觉,老赵已经被挤到人群的最前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