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说文竹不开花(小说)


□ 李泽亮

  文 李泽亮

  丁大宝做了一个梦:他兴冲冲地开着新买来的轿车正在兜风,已离婚的妻子赵玉芬突然打开了车门站在面前。她既不说话,又无声响,只是紧紧地拽住方向盘不让他把车再开走。

  “你千什么?”他吼道。

  她还是没有说话,把方向盘拽得更紧了。

  丁大宝猛地把她推了一下,谁料赵玉芬从没有关紧的车门口摔了下去。

  “玉——芬—一”他大喊一声惊醒了。

  他用手抹了一把冷汗,啪地打开了灯。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赵玉芬素常喜爱的那棵文竹在冷冷的灯光下婆娑弄影。

  屋外,扑扑嗒嗒的雨点敲打着窗台。

  丁大宝再也睡不着了。他追忆着梦境,思索着往事,与玉芬分手的情景又映入了他的眼帘。 端午节的那天,他们从法院办完手续,回到家里已是近傍晚了。她没有怨恨,也没有愤懑,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衣物和随身所带的用品。末了,扬起了扫帚眉下那双忧郁的眼睛,注视一眼曾经朝夕与共的丈夫,又环视了一下相伴三年的小屋,拎着一只皮包走了出去。看样子她不像是离异而去,而是出趟远门。

  那情景,唉,真有点……可是,这怪得着谁哪?感情嘛……谁让她那么不懂感情?一天到晚只会吃饭、干活、看书,然而对跳舞、麻将、打牌……都一窍不通。女人嘛,柳叶眉杏核眼,可她偏偏长了个扫帚眉,还有那么一双使人高兴不起来的眼睛。就说她那肉呼呼的嘴唇吧,连个笑话都说不出来,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结婚三年了,甭说生孩子,连个蛋也……有一件事情他弄不明白,这个赵玉芬有事没事的总是哼唧着几句歌,叫什么“谁说文竹不开花?”嘁,笑话,丁大宝不相信文竹也会开花,他从来没有见过文竹开花是个什么样子……

  丁大宝又慢慢地合上了千涩的眼睛。

  “呜……”一阵凄楚的哭声飘了进来,他坐起来听,确实有人在哭。他一个骨碌跳下地去。

  三间黑洞洞的小屋毗连着丁大宝家。

  这里过去是一个街道办的小缝纫厂。去年正月的一个夜里,不知怎的引起了一场大火,把个缝纫厂烧得片瓦无存。有人说是谁燃放鞭炮引起的,也有人说是谁泄私愤图报复干的,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结果。后来,缝纫厂只好停办解散。

  丁大宝站在茫茫的雨中,望着这片残垣断壁,不觉有些毛骨悚然。他紧贴墙根,亮着电简,满腹狐疑地向里探视。突然,里面的角落处,一条又脏又破的门帘下,有个东西在瑟瑟抖动。

  “谁?”他喝问了一声。里边却没有动静。

  丁大宝警惕地四下望了望,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一把揭起了那条门帘子,啊!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是谁?”他又厉声问道。

  “……”她眼里流露着惊慌。

  接着她“哇”地哭出声来:“好心的大哥,救救我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