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什么被吸引——《鼠疫时期的爱情》编后记


□ 石华鹏

石华鹏

有一天,在宁德的文学内刊《采贝》上,我读到了甘峰先生的中篇小说《鼠疫时期的爱情》。我被小说深深吸引,一口气读完了它。对于一个日日月月与小说打交道的编辑来说,阅读刺激神经早已磨出了茧子,如此被吸引,并不是常有的事儿。

在读后五味杂陈的感觉中,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吸引了自己?

如果你是一位不挑剔的读者,在小说的吸引中跟随叙述一道起起伏伏,忘记眼前的世界以及时间的流逝,那么这个小说的使命就算完成;如果你是一位挑剔或者说不本分的读者,像我一样,总喜欢琢磨一下这背后的缘由,问问诸如为什么会这样等问题,那么你只有再去读一遍这个小说,你的迷惑或许不再迷惑。

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有一个栏目叫“探索·发现”,它用镜头、访谈、推理来讲述那些被历史烟尘淹没的、鲜为人知的人和事。《鼠疫时期的爱情》写的就是这样一个“探索·发现”式的故事。

那些久远、没有记录在案,或者只留有只言片语而又语焉不详的小地方历史,生长于斯的人们总是用饱含乡土之爱的激情,像执著的“秋菊”一样,去探寻、去判断。当然他们不是为了去“讨个说法”,而是为了去讨个真相:这里曾经有过什么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儿?那些历史学家修撰的历史书里是找不到答案的,这地方太小,这事也只是一地之事,所以,《地方志》和《文史资料》既成为探寻者的历史材料库,也成为他们表达发现的方式之一。

但是,当探寻者以小说的方式进入地方史,或者说小说开始“掠夺”地方史资源以求还原真相时,那么这一区域的历史,便会以许多个充满活力而感性十足的形象重新呈现,他们带着体温、气味和声音从已经消失的街道上经过,从我们面前经过。久而久之,历史越发模糊,小说成为历史之一种,成为传奇,越发深入人心。

在《鼠疫时期的爱情》中,甘峰先生用小说的方式来探寻一座海滨小城解放前的一段历史,在寻找故事的来龙去脉的同时,也在寻找一段被淹没的异乡之爱。故事从一封寻找郑姓医生下落的家属来信开始,兵荒马乱、海滨小城、教会医院、英国女护士、鼠疫流行、海匪绑架、留日军医等等“畅销小说”元素一应俱全,尽管时间过去已经很久远,但文字重建的一幕幕场景,仍扣人心弦,令人回味。另一方面,故事的当事人,不是年老,便是死去,再加上讲述的差异,让历史真相更加扑朔迷离,小说担负起“探寻历史真相”的使命,最终画上句号。

小说区别于历史,是小说拥有虚构的“特权”,但小说征服读者,靠的又是“真实”这一把武器,所以,小说在对历史资源的处理中,形成一个有意思的关系——用虚构去表达真实。《鼠疫时期的爱情》用的是“访问当事人及当事人后代”这一追求历史真实感的方式展开叙述的,将读者带入“探求真实”的“发现”过程中,但是它实质上又隐藏着“虚构”,即访问对象的回忆、描述不一定是真实、可靠的,这里边包含被访问者的客观虚构和作者的主观虚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