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乱勉扶诗教鞭


□ 李祥年

浙大的宝贝

浙江大学的前身是创办于1897年的“求是书院”,这是中国最早自办的新式高等学堂之一。建校最初的二十年,创业维艰,几易其名,曾一度停办,直到1927年,学校改组工专为工学院、农专为农学院,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为第三中山大学,学生人数达一百七十四人,基本形成了现代高等学校的雏形。
1928年4月,第三中山大学正式更名为浙江大学,同年7月,改称国立浙江大学,著名教育家蒋梦麟、邵裴子先后出任校长。他们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增设系科,创建文理学院,拓宽校址,开辟农场。至1936年,浙江大学已有文理、工、农三个学院,十六个学系,五百七十五名学生,初具规模。
1931年的春天,从日本学成归来的苏步青受聘于浙江大学,在陈建功任系主任的数学系任教。两年后,陈建功向校长邵裴子力荐由苏步青接替自己,继任数学系系主任。
当时浙江大学正值建校之初,各方面的条件都很简陋。数学系的景况似乎更甚,堂堂一系,赫赫名师,却仅有几间破屋兼做教室和研究所,学生也不过寥寥五六人。那情景,让正风华当年、踌躇满志的苏步青不禁感慨万千,但却并没有使他气馁。是的,国内的那些比浙江大学历史更悠久、环境更优美、待遇更优厚的大学都曾给他发出过聘书,可他还牢记着当初在日本和学兄陈建功的约定:“让我们用二十年的时间,把浙江大学的数学系办成世界一流的数学系。”他和陈建功决心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培养出未来中国最杰出的数学英才。与之同时,当时浙大的校方负责人也格外尊重陈建功、苏步青等这批海外学成归来的人才。曾有过这样的一段佳话:刚来浙大时,由于校方办学经费的紧张,苏步青曾经连续四个月没有领到薪水,只能靠在上海做工程师的哥哥苏步皋的接济度日,甚至有传言说,再这样下去苏步青就准备再回日本去了。传言传到了校长邵裴子的耳中,当晚,这位惜才如命的教育家便敲开了苏步青的房门,劈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可不能回去啊!你是我们的宝贝……”苏步青正在愕然之中,邵裴子再一次地重复:“真的,你不能走,你是我们的宝贝!”


浙大的“陈、苏学派”

这一年的暑假,苏步青带着邵裴子校长特地为他筹措的经费,搭上了去日本的海轮,但此行非归行,苏步青是去日本接苏米子和孩子。
虽然生活是清贫的,但清贫的生活中,身为人师的陈建功、苏步青丝毫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后来被称为“陈、苏学派”的中国一代数学家,便在浙江大学数学系的那几间破屋子里开始了其艰辛的学海跋涉。
早期的数学系学生、现已是美国里海大学数学系教授的著名数学家熊全治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年上课的情景:

数学系的主要课程都由苏陈两位先生教,他们大都不用教本,而用适当速度口授,学生都可笔记下来。他们在黑板上写的字和符号及公式,都很整齐,和印的一样,学生也都可抄下来。那时他们即认为我国应在国内多培养研究人才,不应再专靠外国留学生。因之决定训练学生在毕业前有独立读书及论文写作之能力。每个学生在四年级时在分析和几何两科中必须选一科做专科,再由专科导师选一本德文或法文的数学书,及一篇在国际杂志上最近发表的论文攻读。每周由学生轮流向全体教员报告,若此两报告不及格,不管其他成绩如何好,亦不能毕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