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苏童《伤心的舞蹈》:男人也有柔软的时候


□ 熊正红

  熊正红,龙女。笔名狂子。湖南汉寿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狼的歌谣》。经历坎坷却不想多言,惟愿文字成就心中的珍藏。
  
  曾经并不喜欢《圣经》,其中一层原因是,上帝先造男人,因男人寂寞,才从男人的身体中取了肋骨,造出一个女人来陪他。而这个女人,她是多么的淫荡、贪婪、无耻,是她经不住诱惑,才造成了乐园被逐,永世受苦。而多少世代以来,男人在公众的概念里,都是强权、勇猛、坚硬、阳刚、冷酷、严肃、理智、斗争、杀戮等等的代名词……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并不愿从男人的对立面来讲述一个公众的话题。历史也好,现实也罢,都已成为过去。谢天谢地,今天的女人,大多都可以活成一个真正的人,而非仅仅代表着“生育、伴侣、男人附属物”的女人。
  一个人,无论男人或者女人,当他(她)贴近生命的本能,自然地生存,因性别有所区别,但是平等和谐地与世界共在,那才是一种理想的境界。科学的解释是,世界蛮荒,但先有元素,然后有生命的萌动,这生命又是由自体的繁殖,渐渐衍变为分裂的个体,再经由个体与个体的本性结合、繁殖生养,成就世界万物。那么还生命以自然、和谐的本象,再来理解这个人世里的人,不论男人和女人,是我所喜爱的一种方式。所以,当读到苏童的短篇小说《伤心的舞蹈》时,我的眼睛一亮。小说开篇第一句:“男人也有如水草般柔软的愿望”,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这里面的两个词,“男人”和“柔软”组合在了一起,具有一种奇妙的意味。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成年男子对于幼年时痴迷舞蹈的回忆。那些曾经被编排进舞蹈队的孩子,长大之后,他们有的果然成了舞蹈演员,有的只能拥有回忆,有的却早已忘记了曾经有过舞蹈这回事。
  说起来,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柔软的往事,也会有一些柔软的情绪,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苏童的想象无疑是诗意的,这能够解释,为什么有时候男人外表像高仓健一样坚硬,却偏偏喜欢那些柔曼轻盈的感觉,只是他们很会伪装,将这种喜爱藏在心底。不藏在心底的,便会让自己身边的女人充分地将这些柔软表现出来。我们日常所见,高大威猛的男人旁边,大多立着一个温婉玲珑的女子,便是男人和女人的一种奇妙和自然的共在与和谐。
  我喜欢柔软这个词,它那么肉感,温婉、细腻、弹性、轻盈,像我们的爱情。或者说是我们对于爱情的想象。在爱人的怀里,女人将温软如泥;而男人,必然也有着深深的怜惜。当然,柔软的感觉,对一个男人来说,并不止此。柔软,可以来自一段往事,一些片断,一个笑容,一个身影,一个影像,一首歌曲,一篇文字,也可以来自自己内心深处,那些不能说出也无法说出的念想。如苏童《伤心的舞蹈》中的这个男子,对于舞蹈的爱恋。
  记得曾看过一篇叫《蓉雅》短小说,作者是七十年代出生的德国青年女作家尤·海尔曼。这篇小说以一个男性的视角,娓娓地回忆有关蓉雅的一切。欲罢不能,却欲言又止——蓉雅,这个能让人赐予她无限丰富想象的女子,她如漫延的流水,冲洗着一颗男性坚硬的心灵。确实,在那篇小说里,我强烈地感觉到柔软的滋味。蓉雅不漂亮,却总是能勾起她的情人奇特疼痛的联想。以致虽然明知是小说,我仍会暗暗地联想,如果自己,也曾如蓉雅般占据一个人的心灵,被人在漫漫长夜若有若无地怀想,那是否会给自己带来幸福的感觉?虽然蓉雅或我将永不知悉这种怀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