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紫禁城(外三首)


□ 葛维政

葛维政

这是一座被四合院惯大的园落

这是一座被平房宠坏了的建筑

它的主人,曾经善良,出身农民

猎户、牧人,误入岐途,喜欢上了

贪婪和自私,不务正业.脾气糟透

精于打斗、杀戮。学会了面南背北

威严地注视、咳嗽和发脾气。垄断

金子、生育、黄色、年份和龙的图案

火封了印章、书信和考试,冠以玉玺

诏书和科举。误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谎称自己是

天子,独霸“万岁”和“朕”两个词语

虚伪地称孤道寡。手把盗寇贼的铁帽子

随时扣向对手。决定杀头与不杀

把杀头叫大辟,把不杀叫大赦。

在坟头之间制造矛盾.用皇家陵寝

把草民百姓的坟头扑倒在野

在一个不用门票的夜色中.我看透了

它阴沉的面色,没有大臣、妃子

太监和肉林酒池的日子.肯定不好打发

在一个凌晨,我发现有人正在清扫

明朝的灰尘.为它招魂

  车过东营黄河

大桥与大河交叉成巨大的十字架

深深插进渤海湾.可以想象

东升的太阳,谁的头颅被吊起

西沉的落日.谁的头颅在流血

水位下降.季节提升黄土

黄土上长出茅草

高过茅草的芦苇

有的地方种上了棉花、水稻和钻塔

分别被命名为沼泽、农业和油田

一些寄生的村庄

村庄的首领——市镇

从管状物中冒出来的与炊烟无关

有人偷走了它的天鹅蛋

有人偷走了它的大闸蟹

有人偷走了火.留下了霜

奔跑了数千里,它如此颓废

差一个冲刺

交给大海的就是一个笑靥

土地上它是一行混浊的泪

天空下它是一道长长的伤口

更多的人.甚至不再把它当成血和泪

而是把它当成啤酒,当成红茶,饮下

我看到的黄河.是否更接近现实

它向膝盖.甚至足踝伏服

  罗雀

它们从天堂飞来.落在树枝上

像一群还没有睡醒的芽苞

落在雪地上

像一只只复活了的逗号

我落在窗棂后面

儿子落在我的手臂上

盯着用细线和竹竿支起的米筛

从秋天捡拾的谷粒

洒在冬天微睁的眼睛里

黄澄澄的,菊花般的一小片,刺眼、醒目

儿子问,为什么要罗雀?

我说.与小鸟做个游戏

我说.冬天雪地里,最常见的游戏

让我们打理停当.共同期待这些

内心和外表都美的小客人赴宴

这是我手把手教儿子设的第一个圈套

第一个活性的娱乐甚或未来谋生的手段,

对于设套儿子开始时的手势笨拙

后来.我发现他颇具灵性

甚至替我纠正了几个常识性的小错误

我还顺手教会他耐心

对于耐心.他非常不适应

几次都差一点儿把麻雀吵走

我反复地用恐吓和诱导

挡住了他的冲动

这些徘徊在树枝和寒风中的懵懂的小人物

正在努力抵御着诱惑并注定无法拒绝

在它们认为计划周密后,就会放心冲过来

成为儿子手上新奇的音乐和动漫

  灰喜鹊窝上梁了

是否看过风水先生

是否择了黄道吉日

是否遍请了白道、黑道的

灰喜鹊窝今天上梁了

它是与附近的民房一同奠基的

风水好的宅基都让道上的头头脑脑占了

这对灰喜鹊只好在高压线杆上盖房

吊车、搅拌机雇不起

也不曾用水泥、钢筋

完全是几辈子传承的纯嘴工工艺

母喜鹊嘴代瓦刀

公喜鹊用嘴采购和运输

肯定没放鞭炮,肯定没摆喜宴

灰喜鹊在高压线杆上孤零雩地上粱了

高压线平滑的高速路上

我替灰喜鹊向远方张望

提着礼品的客人肯定等不来了

只有一溜儿坐在高压线上的燕子

和趴了一树的麻雀凑过来看热闹

灰喜鹊.对忙碌以外的事情

似乎并不介意

公喜鹊气喘嘘嘘地扛回最后一根树枝

两只喜鹊把它摆放停当

灰喜鹊上粱了

我在心里喊:上梁大吉

本栏责任编辑/朱多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紫禁城(外三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