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越看越有看头


□ 王华文
韩石山先生:
你出马主编《山西文学》以后,版面、内容有了很大改革,说内心话,初看时很有点不习惯,觉得变得有点不像文学杂志,甚至有点不伦不类。后来看多了,仔细琢磨,越看觉得越有看头,甚至有点离不开了。从内心为你们这样的改革叫好。你们敢于直面历史,直面现实,每期都推出一些新鲜东西,实实在在的东西,叫人耳目一新,甚至震撼人心,这是在其它报刊上很少见到的。比如像今年第十期上的《一个农村妇女的死亡》、《这一腔心思说与谁》、《最高指示下的智慧与公文个性》等等。这里面可以看出你这个当主编的指导思想,那种不因循守旧,不随波逐流,不落俗套,大胆创新的指导思想。
另外,贵刊在选稿上可以看出是极其认真的,看不到那种应付关系,敷衍读者的对凑稿。每篇都是你和你的编辑们经过严格筛选、苦心组织的。可以说每篇都有其独到的地方,有各自的特色,给人以新意,以启迪,以震动,以享受。至于如病句、错别字,这些在当前其它报刊上屡见不鲜的通病,在贵刊上却很少见到。我是教语文课出身,职业习惯,看书看报总爱挑剔,像贵刊这种情况实在难能可贵。
感谢你和你的编辑们用半苦的劳动,为我们广大读者提供了一桌桌丰盛的、脍炙人口的大餐。愿你们继续努力,把代表山西水平的这份文学期刊越办越好,就像你们的办刊宗旨说的那样,让我们每一位读者都为拥有一份《山西文学》而感到骄傲,感到荣幸。祝编安!




(山西)王华文2004年12月4日
王华文先生:
来信收到,感谢您对《山西文学》的关注。我接手编这个刊物,不觉已六个年头了。起初我以为很短的时间内,一两年吧,就可以把它改造过来,造成相当的影响。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改变了做法,一点一滴地做起,先抓稿子质量,同时把刊物的经济搞上去。经过三四年的努力,终于在2004年初见成效,具体的标志是,从这年的第一期起,改变了刊物的装帧形象并增加了页码,作品的质量大致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准上,有了鲜明的刊物特色和明确的办刊宗旨。再一个标志是,刊物的发行量(邮发和自办发行)成倍增长。在省级文学刊物的改革中,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信息看,《山西文学》的改革还是较为成功的。能在过了知天命之年,主持一份刊物并把它办成这个样子,我是知足的。我没什么大本事,加以年龄大了,精力不济,好些想做的事一时还做不到。但我认定一点,做起来的事,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它做好。不过就是认真点,辛苦点嘛。古人说“功不唐捐”,就是功夫不会白费的意思,把这个道理说透了。现在刊物的情况很好,发行量上去了,,经济搞活了,最重要的是,年轻人顶上来了,可以放开手让他们办事了。我已老迈,来日无多,和您一样,我也希望这份刊物在往后的日子里,能越办越好,真正实现我们的办刊宗旨,真正让每一个订阅者“多少年后为自己骄傲”。祝教棋!




韩石山2004年12月12日

你没有寄我
石山兄:
久疏问候,请谅。最近整理资料,发现上次你来宜昌时还有几张照片在我书柜里,随信寄你,做个纪念。你在书海出版社一次推出的三本书,《文学批评选》、《社会批评集》、《学术演讲录》,比你以往出均书社会影响大。我在一个宜昌朋友那里看到这几本书(他在书店买的,你没有寄我),翻了翻,虽然许多文章曾经读过,但仍觉亲切而深厚。我最喜欢你均演讲录,那里面有些真东西。三峡晚报的刘玉泉见在不编副刊了,年龄到了,做调研员了,但他每次提起你都赞叹不已,说韩石山是个讲感情的朋友,他现在还给我寄《山西文学》。还有当阳和长阳的朋友,常念叨你呢。你在湖北和宜昌的声望不比你在山西差。
我明天又要到最偏远的五峰县,去给一个风景区写一首歌——有偿服务但是纯艺术作品,我很喜欢到深山老林住几天,也很喜欢音乐艺术。你苦再来,我陪你去那里休闲。信笔到此,杂乱无章,你多多包涵。专此顺颂编安!



(湖北)甘茂华2004年11月23日
茂华兄:
收到你的信;总觉得特别亲切。看到照片,又,想起去年秋天在宜昌的快乐日子。那三本书,宜昌书店居然有售,让我惊奇。这三本书,是此间书 海出版社给出的,四月出书,到现在的几千册书,仍在出版社的库里压着不往外发。只是刚出来时,发了不足千册;本来该陆续往外发的,出版社的一位朋友发现某,些篇章有“政治问题”,向社长提出,社长没办法,只有慎重对待,让检查补救。真要是及时补救也还罢了,又推三阻四,拖延不办,以至于今日仍在库里堆着没人管、在中国,不管什么事,只要有人提出“政治问题”,是没人敢承担责任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政治问题”会弄到多大,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他们不知道,我只是爱说俏皮话,政治上的胆子比谁都小。一个出身不好,长期被视作另类的人,借给他个胆子他能做出什么事呢。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政治问题”。一处是《演讲录》第9页:“新中国刚成立,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都积极向新政权靠拢,娄曲求全卑躬屈节的人多得是……”指责的理由是知识分子向新政权靠拢,怎么能说·(<屈节”呢。这道理你根本不能跟他辩,三个追问下来,:你肯定是反革命。共数处;有的比这还可笑。补救的办法,是将该页割下另印再插入。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哉没有作任何抗辩,只求他们快点办,只是感 到心疼,不是心疼我的书,是心疼办出版的人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产品,毕竟是花了几十万元印出来的呀。这样你就知道宜昌有此书我为什么会惊奇,也就知道我为什么不寄书给你了吧。通过这件事,我也长了见识,知道垄断企业竟搞不好的原因,知道中央为什么要改革眼下的出版体制了。不管怎么说,山西的出版社肯为我这么一个过气了的作家出这么一套书,我还是很感激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