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安静静,许多年


□ 杨永康

安安静静,许多年
杨永康

杨永康一九六三年生,甘肃文学院荣誉作家。甘肃省第四届敦煌文艺奖、第五届敦煌文艺奖、甘肃省首届黄河文学奖获得者。散文被多家刊物推介,并进入多家年度散文选。

世界上最小的硬币此刻就在我的口袋里,世界上最小的小刀此刻就在我的口袋里,世界上最小的电话本此刻就在我的口袋里,世界上最小的玫瑰此刻就在我的口袋里。世界上最安静的硬币、最安静的小刀、最安静的电话本、最安静的玫瑰此刻就在我的口袋里。把手伸进口袋就能摸到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圆圆的硬币,光滑的小刀,厚厚的电话本,布满露珠的玫瑰。多年来它们一直是那么安静,以至我把它们从口袋里一次次掏出来,又一次次放回去。外面的世界太吵,外面的世界太闹,它们会晕眩的。
外面的世界是太吵,外面的世界是太闹。但我还是希望它们的生活中能出现一些美好的晕眩与一些美好的意外。我不假思索地把圆圆的硬币、光滑的小刀、厚厚的电话本、布满露珠的玫瑰掏出口袋。外面的阳光很好,我轻松地把它们扔向空中。我希望它们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所爱,都能很快乐。这样我就不会把手老插在口袋了。我可以从从容容向阳光里的那些孩子招招手。我也可以在阳光里同罗比从从容容地握握手。在阳光里同罗比从从容容地握握手,感觉好极了。我真希望能再见到她。在阳光里见到她。她只是离开我一会儿,一小会儿。当我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重新伸进口袋,我发现圆圆的硬币、光滑的小刀、厚厚的电话本、布满露珠的玫瑰又回到了我的口袋。我摸摸它们,然后告诉它们我是真心希望它们的生活中能出现一些美好的晕眩与一些美好的意外的。真心的。我想再努力努力。我不假思索地把硬币投进公交车的投币箱里,一秒钟后,我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美好的晕眩、美好的意外,并没有出现。当然出现了一个野蛮的家伙。那家伙与售票员发生了争执,争执完,犹不解恨,使劲地挥舞自己的拳头砸向了投币箱。里面的硬币受到剧烈的震动,叮当作响。我投进去的那枚,也未能幸免。不由自主地蹦了起来。可恶的是,那家伙喘息了一下,又挥舞着拳头砸了下去,比第一次更狠。公交车强烈地震动了一下,有几枚硬币被震到了投币箱外面,在车板上叮叮当当。其中的一枚,身不由己地滚到了那家伙的脚下。被那家伙狠狠地一阵猛踩。我想它会受不了的,它会再次跳起来的。我想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可硬币却出奇的安静。面对那个家伙粗暴的脚、粗暴地踩,硬币很安静。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安静的东西。我弯下腰拣起了硬币,揩净了上面的污迹。我不会再干类似的蠢事了。我真心希望它们重新安安静静。

比硬币更安静一些的是小刀。即便它碰上了另一枚不怀好意的小刀,它也很安静。有一年夏天,我出门旅行。在火车上碰到了几个装作睡眼惺忪的年轻人,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像拎自己的包一样拎走了我的包。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保住自己的包,没有包,我这个孤单的旅人会更加孤单。面对年轻人手中的利器,我想到了我口袋中的小刀。我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我摸到了钥匙、纸片、手机、电话本,甚至药片什么的,就是没有摸到小刀。奇怪。我又摸了一遍口袋,还是没有摸到小刀。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小刀出现在我布满汗珠的手心里。我希望它毫不含糊地将自己打开,将自己的锋利打开,勇敢地打开。它没有如我期待的那样毫不含糊地将自己打开,将自己的锋利打开,勇敢地打开。它只是安静地握在我的手心里。比口袋里还安静。奇迹出现了,僵局被打破了,那些年轻人看了一眼我手中安静的小刀悻悻地下车了。我的小包保住了,我的一小点虚荣心保住了,我的安静也保住了。实际上是小刀的安静一瞬间刺激了我的安静。我安静地看着那几个年轻人跳下了车,我甚至有点担心车轮是会伤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还好,没有一个因为车轮而发出尖叫。不是因为我仁慈,也不是因为我大度,而是因为安静,小刀的安静。
比小刀安静一些的是电话本。我偶尔会翻翻它,也可以说是翻翻它们。里面大多是我多年前的朋友。帮过我的朋友。他们的姓名至今仍清晰可辨。一个是位中学老师,我曾在他的家乡教过书。我曾在他家里吃过好多次饭。他老婆做的饭真好。每一次我都吃得很多。听说大嫂后来得了半身不遂。现在做饭的只能是他了。我一直想找机会看看老两口,一直没有去成。真想亲手做点好吃的带给他们。真想真想。一个是学校的会计,腿有点瘸。我调机关工作后一段时间。工资关系仍保留在学校。一个下雪的日子,他一瘸一拐地来找我,雪真大呀,他的全身都白了。他拿出一叠钱来,让我数数。自己一年多的工资嘛,我有点兴奋地一张一张数了。在雪里数了。足足数了两遍。够不够?他问我。我说够够。让他进去暖和暖和。他没有进去。他说自己走路慢,得早点回去。我只好看着他一点点消失在黄昏的雪里。多年没有再见到他了。有一次郊区发生了一起出租车女司机被杀被劫案。我去采访,嫌疑人正好是会计十几岁的小孙子。我想打电话问候一下老会计,无奈老会计的电话已经停机了。有一个是我的女恩公,从穷乡僻野发现了我。为了感谢她,我送了她几十斤粮票。不几年全国的通用粮票、地方粮票都废了。气功流行的那些年,她迷上了气功。听说常常去铁道边上练,火车过来了还在练。家人只好把她送进医院里。我一直想打电话问候问候她,又怕不妥。有一次她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的情况好不好?一个劲地说我送的粮票,他们全家吃了好多年哩。我记得我当时很想很想说一句话,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有一个是我跟了多年的老上司。已经去世多年。他一直在单位称我杨先生,我一直称他为程先生。我们年龄相差很大,但什么荤玩笑都开。有一次我们去西安,天热极了,我问他吃不吃西瓜?他说吃。无奈那路边的西瓜一个比一个干。一点水分都没有。我开玩笑说,到西安我们买个好的。一到西安我问他先办事还是先吃西瓜?他说先办事。办完了事,天快黑了。我说我们吃西瓜去吧?他说回家吧。老上司特恋家,特恋老婆。无论走多远,能当天赶回去都赶回去的。后来得了糖尿病,我带西瓜去看他,他已经不能吃那东西了。卧床不起的他笑着对我说,杨先生还欠程先生一个西瓜呢。有一个人的名字已经看不清了,他是我学童时代唯一的“敌人”。我坐他的前边一排,他坐我的后面一排。他老往课桌前边靠我的一侧的桌沿上摸墨水。有时候是红的,有时候是蓝的 ,有时候是黑的,夏天的时候我的白衬衣总是多姿多彩的。要是上图画课,我的衬衣更是斑斓之极。连老师都说,某年夏天最好的一幅画就是我衬衣上的那幅。一个行为艺术展,学校没有可参展的作品。老师就把我的衬衣送去了。还得奖了呢。奖品是一件白的确良衬衣。不是奖给我的,是奖给他的。他大方地送我了。为保卫衬衣我们曾发生过许多争执。可惜我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