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沙屹(小说)


□ 那家伦(白族)

  ◎那家伦(白族)

  一

  当黑老鸹成群地遮天盖地地掠过金沙江面时,宽阔的滚滚波涛,总会在夕阳的最后余晖里,飞闪出很耀眼的粼粼光熠,像是向沉重的日子告别,然后便在两岸耸天的绝壁迅速降临的黑夜里,让每一朵浪花都仿佛变得凝重。漫长的夜到来了。

  沉夜中,金沙江水的冲决,宛似更有力,它的呐喊成为承负岁月重压的呻吟……

  岁月是黑的。对于白族山民,这是一个无灯的年代。顺着山势筑成的一座座低矮的以整棵整棵结实松杉垒成的“木垛屋”,早就被烟火浸染黑了。用不起油漆,烟火与岁月会把它变成乌黑色。夜晚,山民们以日夜不灭的火塘的微弱余光照亮彼此的眼睛,万一需要明火,便以含油丰富的松木劈成薄片的“明子”,在火塘中点燃,发出跳荡的火光。买不起灯,更耗不起油。就是桐油,也是可以换钱的。

  灯,而且是炽亮得光照四野呼呼作响的汽灯,还是有的,只是构筑在最高处险要的大碉楼里才有。楼高三层,耸若峰厦。它作为这方圆几十里的最高碉楼,傲视山野江河和村邑人丁。它有城墙般厚的围墙护卫,每个转角的垛楼都有乡丁执枪把守。炽亮的汽灯,就悬挂在像城楼样的高高的楼台上。它显出一种气势和威慑:我张三山,是东岭、西岭和金沙屹的三山之主!

  镶了三颗大金牙的张三山,是这座高大碉楼的主人,也是这方圆三山领域的统治者。碉楼便被他称作“首府”。他的牙原本没病,他却到大理城去以足色赤金包了三颗大金牙,像阿爹给他取名“三山”一样,以表示他“威镇三山”的气势。

  这个夜晚,在葱茏的山林和金沙江水腾起来的寒意中,厚重的碉楼大门突然开启了。它发出可以传得很远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加上山岳回声的放大,这声响便产生了一种威慑……

  依照习惯,山民们知道,张三山要传令了。这时,人们立即竖起了耳朵,很多人紧张得仿佛连心脏都不跳了,母亲不由得抱紧怀中的孩子,年老的女人和男人双手合十,祷求本主保佑。这时,连狗吠声都没有了……

  稍顷,幽深的门楼里,走出三个乡丁,两个各执着一个大红灯笼,灯笼上龙飞凤舞地大写着一个“张”字,使它像一条龙似的。另一个乡丁随即敲响大铜锣,敲一阵吼一阵:张大老爷有令要传!这样连吼三遍后,总督事赵成樟出现在高高的城楼上。雪亮的汽灯把他映照得清清楚楚。

  赵成樟是混迹茶马古道上的著名浪人。他名声不小是因为曾任“云南王”龙云的卫队队副。但是,他贼心深埋,竞把龙公馆一枚浑圆的珍奇绿玉珠,夹在胳肢窝下偷出来,连夜逃出昆明,从此出没于茶马古道。他看不起茶生意,做的是“云土”买卖。云土不是土,是云南遍处种植的鸦片大烟。前些年,他被张三山老爷高薪盛邀,做了高大碉楼中的总督事,自然还兼任三山保安联防大队的副大队长。大队长是张老爷亲任的。当然,“云土”生意赵成樟做得更为红火了。“无土不烟,无烟不富”,怎么能放弃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