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剧中心观剧笔记


□ 韩 博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进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是什么时候,看的是什么戏了。给我印象最深的第一次,倒是一部引进的多媒体剧,英国站长之家剧团(STATION HOUSE OPERA)的《天花与热狗》。那是2001年。
实际上,这个戏是“话剧”的反面,因为整出戏没有一句台词。英国人并不理会中国人对于今日戏剧的命名,不仅不说话,还玩起了录像艺术,使之与舞台表演产生张力,是谓“多媒体”。
《天花与热狗》的情节并不深奥,无非男女之间的日常勾当。演员只有两个人,他们每到一处都会不厌其烦地根据各个国家、各个城市的各个剧场的不同特点重新编写剧本,再根据新的剧本在即将演出的剧场中重新拍摄、剪辑录象,设定表演节奏,以实现其独一无二的“现场”艺术。
就当时而言,虽然将影像等新媒体运用于戏剧舞台,在西方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对上海观众来说还是非常新鲜的。《天花与热狗》没有传统戏剧中的那种完整情节,也没有所谓的“高潮”,其人物性格的冲突,完全通过大屏幕投影与舞台上的真人表演间的反差来表现。这二者时而同步,时而错位,时而相互承接,时而相互矛盾,时而互相关联,时而互相重复……原本由时间的延展得以一一呈现的情景在同一空间中发生了面对面的冲突,人物隐藏于内心的各种情绪、冲动、狂暴、激情也由此被形象地揭示出来。
因为这一剧本涉及到男女之间的根本的性问题,所以在中国演出的时候,做了较大的改动。除了女演员在身份转换的时候当着观众的面脱去了衣服,就再也没有很“隐私”的内容了。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削弱了剧意,因为这出戏要说的是家庭中存在的性别对立、不忠、暴力和幻想的爱。
两位演员的表演干净利索,亦与我国“话剧”演员的“表演”相去甚远。他们没有那些刻意的舞台造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完全放松地扮演自己,通过形体语言说自己要说的话。他们的形体语言也非常老实,只做自己能够做到的动作,完全摈弃了舞台表演中常见的“炫技”。但这种简单的语言却产生了非常强烈的震撼力,因为我看过太多假的、做作的舞台语言,这种简单的、真实的语言一出现,就击中了我。

也是那一年,话剧中心推出了意大利戏剧《女人的最后一天》的中国版本。该剧由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达里奥·福和他的老婆弗兰卡·拉梅共同编剧,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在某个平常的一天,一个女人决定自杀,原因是被丈夫抛弃了。她用女人特有的细致和疯癫精心策划自己的“死亡”。但是,就在她向丈夫以及人间告别的时候,一连串错误的电话插了进来,导致了一连串阴差阳错的交谈。朱丽亚虽然不堪其扰,可是却在与家庭妇女、妓女、自杀者不得不进行的对话中,幡然醒悟,最终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