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集体生活


□ 蔡秀文

三年前的秋天,我和妹妹去桂林旅游,旅游团里有三个70岁上下的老太太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们三人形影不离,笑声不断,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和她们坐在一起,我便问她们是不是姐妹?有一个普通话讲的很好(她们讲白话)的老太太笑着对我说:“我们当年是中学同学,后来一个去了香港,一个留在了家乡,我去了湖南。现在,我们三个都是单身,她俩的老伴先后去世了,我已经离婚20多年了。阿姐(指香港老太)把我们招集一起,要出来走一走,钱是她出的。我们商量好了,过两年,我们一起住进老人院,大家在一起,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呢。”
老太太的话音刚落,餐桌旁的团友们全部鼓起掌来,她们三人幸福地微笑着,头上如雪的白发闪闪发光。
我的心砰然一动,原来晚年也可以如学生时代一样,和伙伴们一起过上集体生活,而在这种年龄里,你会知道有限的生命可以和哪些人为伴,晚年的志同道合,足可以让生命在安详中升华呀!
我希望晚年也能和这几个老太太一样,和好友共度集体生活。因为我就是个喜欢集体生活的人,这可能和我早早过上集体生活有关。
我12岁那年,父亲调到了一个偏僻的林场做场长,那里连高小都没有,我便从原来的镇小学转到林业局中心小学住校。远离了疼爱自己的父母,我一点点学会了料理自己的生活,洗衣服,缝被子,用饭盒在铁炉子上焖饭。记得有一次我在滑冰时将自己的黑裤子膝盖处磕破了一个洞,我就打了一个补丁,因为没有黑线,就用白线大针小线地缝上了。到火车站去玩,一个老头看到了那补丁就笑:“孩子你是住校的吧?这黑裤子不能用白线缝,快回去用墨水染上。”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美,照样穿着白线黑补丁的裤子到处跑。
刚住校时特别想家,但时间长了,就喜欢上了这集体生活。吃完晚饭后,和要好的女同学散步,爬山,说那永远也说不完的悄悄话,真是一种享受呀!每每放寒暑假,和家人欢聚的新鲜劲一过,我就开始想校园,想同学,最想的还是集体宿舍。我们十几个女同学睡在一铺大炕上,钻进被窝后的一小时前,可以听到那么多故事:淑云说她爸爸上山打火,在野外露营时只觉得身下硌的慌,第二天早上一看是个脱落的鹿角,卖了200多元钱:小秋说她哥哥在树荫下乘凉时只觉得屁股下发凉,站起来一看原来是一条蛇盘在那里;小玲说她今天买了一本小说,叫《军队的女儿》,故事好看极了。于是大家纷纷向她借,最后排好了顺序,明天占荣看,后天文玲看……
这样的集体生活一直到初中毕业。毕业之后,我们全体同学统一分配到农场,后来是林场,集体生活一天也没停止。只是原来的房子变成了山间的帐篷,上课变成了劳动,每天出工回来,大家围坐一起,吃什么都是香的。砍树的工具自然是斧子,每每休息时坐在溪水边,男生们不仅自己用磨石磨斧子,还要给女生磨。但彩霞从不用男生磨,她磨的斧子比男生的还锋利,她对女生们说,这又不是什么学不会的活儿,自己学会不憋手。在她的影响下,我和几个女生很快就学会磨斧子磨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