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歌就是民歌


□ 何 畏

民歌作为我国“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受到政府和相关文化与学术机构的关注。不过有意思的是,许多问题也因这种关注而产生:如在民歌面临消失的现实面前,如何拯救和保护民歌?又如何以有效的方法继承和发展民歌?再如在当代乐坛,由学院培养出来的所谓民族唱法,是民歌还是“伪民歌”?必须看到的是,这些问题常与“民歌是什么”这一基本问题相关联。比如有人认为:民歌是各族人民智慧的结晶,是各个历史时期人民生活的生动写照。这些歌曲直接产生于民间,并长期流传在农人、船夫、赶脚人、牧羊汉以及广大的妇女中间,反映着时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里,笔者强调民歌的民间性、人民性以及民歌与生活的直接关系。
如果我们从比较的角度界定我国民歌的性质,那么也许能更准确具体地把握民歌的含义。因为民歌之所以是民歌,是因为它“就是民歌”,也就是说它有别于其他的音乐形式,如古典时代的宫廷音乐、宗教音乐、文人音乐、学院音乐,现代和后现代的前卫音乐,由文化工业生产制作的流行音乐。古典时代的音乐不是服务于世俗的权力就是献给神的颂歌,而现代和后现代的前卫与流行音乐则是现代化、工业化的产物。尽管这些非民间的音乐在形式上互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是由掌握音乐技巧和知识的行家里手创作和演唱的,都在一个所谓“艺术世界”的制度中生存和发展。通过这种比较,我们就不难明白通常所说的民歌的基本特征:民歌是由生活在农业文明社会底层中的农民,根据其生存环境、生活方式和生产实践的需要和感受,自发创作、口头流传的一种与生活密不可分的艺术形式。
如果我对民歌的上述表述是有说服力的,那么我们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民歌能被保护和拯救吗?换句话问,被我们保护和拯救的民歌还是民歌吗?当然还可以进一步问,被我们保护和拯救的民歌在哪种意义上还是民歌?当那些在当地凭着天生的好嗓门唱民歌的农民,被我们的音乐专家请到北京,在豪华气派的剧场向那些与他或她的生活毫无关系的都市听众,非常卖力地展示他或她那朴实而美丽的歌喉时,这还是民歌吗?在我看来,民歌离开了能发挥其独特功能的生活场景和事件,如求爱、劳动、节日、仪式、行走等日常生活状态,民歌就已不是民歌,而是“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与音乐有关的部分,更准确地说,被我们采取了保护和拯救措施的民歌充其量也只能是当代“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民歌。这无疑是一个无情的悖论:民歌正是在现代学术观念和艺术体制的“关注”、保护和拯救中被改变的。马克思在谈到古希腊艺术作为人类艺术史中的高峰之所以不可逾越的原因时,以另一种方式涉及到这一悖论:古希腊艺术的不可超越性,恰恰是因为人类已进入到了一个由科技文明主宰的现代社会。其实这也是民歌不可超越的原因所在。对此,我们也可以模仿马克思的口吻说:当航运渡河都用上了靠一个人就能掌握的马达轰鸣的机器,过去在集体劳动时为使劳动协调一致喊的“号子”,如有名的“川江号子”、“澧水号子”又在哪里?它们还有可能存在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