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与质感地书写“张思德”


□ 刘 恒 尹 力


谭:确定立项的时候,关于创作只有“张思德、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个字,而关于张思德老三篇之外没有多少详细的东西,这可能给剧作提供的东西少,但是从另一方面讲,这样的创作是不是有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
刘:也可以这样说,但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实际上最初面临课题的时候,它们的难处永远是一样的。
谭:在酝酿过程中是怎么去建构和支撑起这部作品的结构?
刘:主要还是根据自己的生活积累和经历。写小说,里边肯定要有人物,肯定要传达我的思想,我怎么样生动地把它交到读者面前,这个永远是几率的问题,不因为额外而减少难度,也不因额外而增加难度。
谭:但创作的过程中总有一个“坎”,就这部作品,您是怎么迈过这个“坎”而迎来豁朗开朗的局面?
刘:尹力肯定有体会,写小说更依赖的还是灵感。这个题材在处理过程当中,确实有灵感闪现。举最简单的例子,张思德跟小孩的关系,是我一天起床的时候,突然有了清晰想法,我赶忙跟老婆说,快拿铅笔,就迅速把这个事给记录了。
类似的灵感还有毛泽东做报告、张思德滚轮胎。毛泽东后来送了一双鞋给他,其实,轮胎也是毛泽东行走的鞋,毛泽东做报告和张恩德滚轮胎平行剪辑,都是写到那个地方才闪现出来的,这段有韵味的段落确实是灵感的闪现。
谭:但这些都是细节的处理,大的架构是什么时候确立的?因为大架构确立了,很多问题才会迎刃而解。
刘:我们一直在交流,包括领袖跟手下人的关系,应该怎么样处理更和谐?如果毛泽东的戏太多,肯定有问题,而如果延安表现太直接的话也会对这个主题有妨碍。我最主要的交流对象还是尹力,我们一起去了延安,到延安之后转那些革命遗址,看资料,我是第一次去延安。延安之行才把架子结构起来了。
尹:那个时候留下的影像、图片没有彩色记忆,黑白片很快就能直接带人到那个年代了。刚开始说拍黑白片时我还认为技术问题有些麻烦,刘恒说你得坚持。结果跟主创们一说,大家都很兴奋。影像表达上的冲动,把每个人的内心都唤起来了。
我们主创人员在中央新闻电影纪录制片厂看了3个多小时那时期的纪录片素材。大家真的被感动了。
刘:实际上看完那些纪录片之后,就是找到了咱们这部影片的魂。当时我们在那儿感慨,那时他们怎么那么有劲?有些我们在电影里还原了,比如在河滩上跳俄罗斯舞。纪录片中的那个场面看完之后都傻了。
尹:后来查阅史料,原来跳得比这个还邪乎,俄罗斯大量的歌曲都被改编成中国的抗日歌曲。
刘:这种感动不是盲目的感动,因为你知道那时经历过很多挫折,但是他们仍然让你感到那种富有朝气的精神状态,这就是民族精神里很珍贵的那一面。纪录片中的这种状态反过来又触动着我们的认识。到延安之后,我们又发感慨,为什么这么弱小,在这么偏僻、孤陋的一个地方,最后能在全国成就了它的事业,凭什么呀?但要论物质条件,简直太差了,看纪录片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到现场一看比纪录片感觉还要强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