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小学生活:一个耄耋老人的回忆


□ 游修龄

  我出生于1920 年,正是“五四”运动(1919)的第二年,所以我的小学生活是在“五四”的影响下度过的。不知不觉中八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忆起来,才知道“五四”对我的小学生活及以后有着多么深刻的影响。
  我就读的小学叫浙江温州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年制。那时正是从清末残余的私塾教学向欧美的十二年制小学、中学过渡,我的大哥哥便是在私塾里学习,以后转入师范学校毕业。我正是这个新潮学制下的首批儿童。后来长大了才知道,我就读的那六年,正值爱国民主运动──五四运动的高潮,美国的教育家杜威应邀来华作考察讲演,宣传他的教育理论“儿童中心”(或儿童本位)。这同中国传统的儒家教育显然格格不入,却与“五四”运动主张的打倒孔家店、反对文言文一脉相通,所以受到欢迎。
  我记得一年级入学的第一天,打开课本,先生(那时不称老师)教的第一课是“开学了,开学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大家一起去上学……”,课文的下面画着一些崩崩跳跳的小男孩和小女孩,身上背着小书包。这同大哥在私塾里念的第一课:“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成了鲜明对照。
  整个六年期间,教的都是白话文,没有一点文言文。半文半白的阅读能力是课外看《三国演义》等小说获得的,文言文是到初中和高中才补读的。其中印象最深至今未能忘怀的是高年级的课本《爱的教育》,这是夏丐尊从日文重译的意大利文学教育名著,里面好些篇的内容如“侠义的卡隆”、“最后的一课”等都深深打动了儿童的心灵,成为做人的楷模。
  识字教育是推行语言学家北大教授赵元任创制的国语拼音字母,课堂上有赵元任录音的唱片,配合留声机放送,进行教学,是标准的国语发音。字典上的字都按拼音字母注音,小学生很容易学会认识和使用新字,这套国语拼音字母现在台湾还在使用。
  三四年级的算术课推行一种速算练习,印象也很深刻,上课时,先生发给每个人一张纸板,上面印好练习的题目,答案下面是一个空白框,下面填一张白纸,学生只需把答案写在框下的白纸上就好了。譬如一道14+16+17+13+12+18+19+11连续相加的算题,不必一项一项地加,只需先把个位数的4 和6,7 和3…等都加成10,共得40,再把十位数相加得80,很快就得到40+80=120。乘法的一九得九,二九十八……九九八十一等口诀,当然要会背而且背得烂熟的。高年级学习珠算,有四则的口诀,会背口诀就知道怎样拨珠子。这种训练儿童心算和笔算结合的速算能力,很起作用。
  练习写字在一二年级时,用方格的黄纸,上面印好的红字,拿毛笔描盖红色,养成笔划先后顺序的习惯,三四年级以后开始临摹字帖,各人选择自己喜欢的字体,爱好笔划饱满的,临学颜真卿,喜欢笔划瘦劲的,临学柳公权。我是学颜真卿。
  对我印象很深的是劳作课,课堂里有各种手工劳动的工具。每年春季要做风筝,小朋友们都要学会自己做风筝,不是买现成的风筝。人人先动手把竹篾劈成细条,然后用绵纸扎风筝的骨架,最后糊上绵纸。风筝上天要保持平衡,这是最难的关键,要反复试飞,不断纠正,最后上了天,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小学生们做的都是鲤鱼风筝,取“鲤鱼跳龙门”的吉祥之兆。还有在春季学习养蚕,从蚕卵孵化开始,慢慢地给蚕儿喂桑叶,观察蚕儿一次又一次的蜕皮、长大,上簇,吐丝成茧,最后蚕蛾破茧而出。对蚕的一生从卵、幼虫、蛹到成虫有个全过程的了解,获得了昆虫变态的基本知识,印象难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