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百姓作主——浙江省琴坛村罢免村主任纪事(报告文学)


□ 朱晓军,李英

 2010年1月,在浙江金华的婺城区箬阳乡琴坛村,由村民成立的罢免委员会,成功罢免了一位村主任的职务,因为他没有兑现上任时的承诺,引起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这是一次村民自治的生动实践。然而,它的内幕却鲜为人知。本文将向您描述这一事件错综复杂的全过程,帮助您了解正在走向民主法治过程中的中国乡村。

  

   琴坛村是浙西偏僻贫穷的小山村,海拔1000多米,地势较高,山势险峻,在金华市素有“小西藏”之称。这个村是箬阳乡最偏远的村,村到乡还不通公路,村民去乡里不想走4公里山上小道的话,就要兜一大圈,多跑20多公里冤枉路。

   琴坛村像名字一样美,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可是,它犹如分糖果时溜出去的孩子,被时代遗忘了,被财富遗忘了。在经济发达的浙江,像别墅区似的村庄随处可见,琴坛村却像上世纪80年代似的一片破旧的土屋。村民靠茶叶和高山蔬菜维生,日子像扎在腰的裤带勒得很紧。穷像根鞭子,把村民往城市赶,村里三分之一的人在金华或经商,或打工。

   2009年10月下旬,村主任邓士明将一条像飘逸的哈达穿村而过的龙潭溪承包出去,在城里讨生活的年轻人不干了。农村自治不等于村主任自治,龙潭溪是村里仅有的集体资源,他凭啥擅自承包出去,而且承包价还不到其他地方的十分之一?

   年轻人“杀”回了村,他们要邓士明收回龙潭溪,要罢免邓士明,要选出自己放心的村主任……

   这座被时代遗忘的山村犹如落进龙门山地震带,频频发生“地震”,震波不仅传到金华市、浙江省,还传遍全国。

   在“地震”中,村民掂量出了自己手中选票的分量,懂得了选村委会就是选择自己的未来;在城市讨生活的年轻人明白了,不论在城里赚多少钱,都不能丢下自己的家园,要关心琴坛,热爱琴坛,要为她多付出点儿。这些年轻人在村里树起了威信和号召力,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他们是新版的“我们村里的年轻人”。

   一、村里出事了!

   2009年10月27日傍晚,一阵秋风扫过之后下起牛毛细雨。

   廖祥海赶往东关超市。他没撑伞,让街灯柔和的灯光和蒙蒙细雨尽情洒落在脸和身上。他刚30岁,那张娃娃脸挂着掩饰不住的稚气,尤其笑起来就像孩子似的无拘无束,天真无邪。此时,他却笑不出来了,愤懑像把草塞在心里。他想借酒浇愁,半瓶白酒下去了,那把草不仅没被冲走,反而像给愤懑注射了一针兴奋剂,让它在血液里奔突起来。

   下午,荣海打电话说,村里出事了,邓士明把龙潭溪给包了出去,一年才16000元。

   荣海姓张,比祥海大12岁,不仅是祥海的亲娘舅,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琴坛村不大,历史却比美利坚合众国还长,至今已400多年。全村里有五大姓,廖、张、邓、邹、罗。最先来琴坛的是姓邓的和姓廖的,随后才迁来其他三姓。他们都是福建移民,说着福建版金华话,或者说是金华版福建话。后来居上,现在村里最大的是张姓,最小的是罗姓。村里到金华市区45公里,2000年前要走五六个小时山路才能到安地镇。当时的村主任申小妹说,金华市的一位副市长来村里视察,从安地走到村里就把鞋子走破了。他见这里的村民闭塞,生活太苦了,拨给15万元,让琴坛村修公路。琴坛到安地的公路通了,到乡的公路还没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