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融:聪明不是一种错


□ 慕 颜

  “孔融让梨”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故事说孔融小时候有次和兄弟一起吃梨子,大家都拣大的拿,只有孔融拣小的。旁人问为什么,他回答说:“我年纪小,所以应该吃小的。”孔融懂得谦让的时候,仅仅才四岁。智力的早熟,当然值得称羡,道德观念的早熟,那就更值得赞叹了。
  孔融十岁的时候,随父亲去了洛阳。洛阳是东汉王朝的都城,经济发达,百流辐辏,士人之间的交往非常频繁。而当时又已经处在东汉末年,朝廷政治黑暗,宦官横行,有节操的士人不甘吞声草间,做个唯唯诺诺的应声虫,纷纷在大庭广众之中公开批评朝政,揄扬清廉守正的官员,抨击贪浊无行的,进而形成一种巨大的社会舆论,这就是“清流”。当时被清流推为宗主的,有“三君”“八俊”之类说法,“八俊”之首,就是京师地区的行政长官李膺。李膺作为清流领袖,一言一行都受到士人尊尚,号称“天下楷模李元礼”。当时的士人,都以受到他的接遇为荣。有个人为他驾了一次车,就高兴得不得了,回来后到处向人宣扬。而李膺看人的眼光,也一向很严格,一般不轻易接待客人。每天慕名来拜见他的虽多,真正成为座上宾的,却少之又少。因此当时的人都把能跨进李家门槛称为“登龙门”,一方面是形容其难,另一方面也是说,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如果受到李膺的重视,即使现在尚未崭露头角,也能很快就名声大振。孔融作为一个十岁的孩子,按正常途径几乎是不可能见到李膺的,于是他对看门人说:“我是你们主人的世交。”看门人为他通报过后,李膺接待了他,见面一看发现不认识,就奇怪地诘问他:“是你的哪位祖辈父辈和我家有旧交情呢?”孔融回答说:“我的先祖孔子,和你的先祖老子(李耳)有交情。”当时高朋满座,大家都对这个机智的回答赞赏不已,这时有人说“人小时候聪明,大了未必能干”,孔融应声回答“想来你小的时候,一定很聪明了”,李膺听后哈哈大笑,说:“这个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大人物。”经过李膺一语品题,孔融的“神童”名声,就不胫而走了。
  三年后父亲的死去对孔融是个打击,年仅十三岁的他伤心得形销骨立,要人扶着才能走路。但更重大的打击又接踵而至了,此后几年里,在东汉史上影响极大的第二次党锢之祸爆发了,在宦官的阴谋陷害下,朝廷开始大肆搜捕清流人士,重者处死,轻者锢置乡里,连门生亲友都终身不得为官。李膺被捕下狱拷打至死,“八俊”中间的另一个人张俭,则出逃在外,躲藏在别人家中。因为他受到牵连的,前后达几十家之多。但他每到一处,人们还是不顾危险,纷纷收留他(谭嗣同在戊戌变法失败后不肯出逃,在狱中有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其中“望门投止思张俭”一句就是用这个典故,说自己不愿意像张俭一样出逃,以致牵连别人)。张俭逃到鲁的时候,前去投奔孔融的哥哥孔褒,恰好遇见孔褒不在家,张俭不好开口,顺口说些别的话准备告辞,但孔融从他窘迫的神情中猜出了他的来意,对他说:“哥哥不在,难道我就做不得这个主吗?”于是把张俭藏在了家中。不久事情泄漏,官府前来逮捕,张俭逃走,而孔融孔褒被牵连被捕下狱,孔融对官吏说:“窝藏犯人是我做的,与哥哥无关,请治我的罪。”孔褒则说:“张俭来投奔的是我,应该治我的罪才对。”两个人争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官吏委决不下,只好去问他们的母亲,谁知道这位老太太回答说:“他们说的都不对,家事是我管着,应该负责任的是我才对。”一家争死,官吏实在无法决断,向上请示后,决定治孔褒的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学生百科·阅读与写作》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