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割柴


□ 申树凤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的故乡在太行山上的河椒沟。当地不产煤,村民的烧燃靠的是上山拾柴、打柴、割柴来解决的。
名词的不同,所揭示的劳动性质也不同。拾柴,主要是捡拾在地上的树枝,以及秸杆和庄稼的根茬等。打柴,常指上树砍伐树枝,或去山上间伐树苗,用的工具是斧头、砍刀之类。割柴,使用的是铁匠专门打造的镰刀,把生长在山坡上的灌木割起来,弄回家里来烧火做饭。
我们那儿虽然山高坡广,却没有广茂的林坡,也就没有多余的树木可供砍伐。山坡上到处生长的是称作马筋、荆柴、土僵、黄栌之类的灌木。因为割柴这活儿特苦特累,还潜伏着几多危险,所以割柴就像战争一样,它让女人走开,是男人们独揽的一种活动,也是和平时期最能显示男子汉英雄气概的劳动。
村民们大规模的割柴活动,是在冬季的农闲时节,村里养牲口的农户少,村民们割柴多是用特制的扁担将柴挑回来。离村近的山坡上灌木丛常常被人割,长起来的嫩枝,特别是嫩马筋浑身是圪针,既不耐烧又扎手,男人们不屑割这类柴。要割长得又粗圪针又少的老马筋,就必须到十多里远的大山里去。因此,大凡第二天要上山割柴的人们,头天就收拾好了镰刀、扁担和带有单眼木鼻子的麻绳。夜里早早就睡下了。
第二天,天不亮,割柴的男人们就起床了。吃饱饭,取上工具,便呼朋引伴,冒着凛冽的寒风向大山里走去。
节令虽是数九寒天,男人们的心却是火热的,一路上谈天说地,豪气冲天。他们不像是去从事一种平凡的劳动,倒像是去完成一项激动人心的使命。不知不觉就来到山脚下。他们放下扁担,把麻绳系在腰间,抬头选好柴长得高大粗壮的山头,像战士发起冲锋一样,提着镰刀猫着腰分别向目的地攀去。这时,调皮的男人,还会一边爬坡一边唱起动听的“爬山调”:
太阳出来一杆子高,
妹妹要吃那甜酸枣;
哥哥摘枣上山岗呀,
妹妹在家等得好心焦。
太阳出来红艳艳,
妹妹夸酸枣甜又甜;
哥哥高兴地咧嘴笑呀,
抱起那妹妹转圈圈……
上到坡顶,选好打并柴捆的地方,把麻绳的木鼻子朝外铺开,正式的割柴活动开始了。
山坡上的灌木,不管是马筋也好,黄栌也好,这儿一丛,那里一丛,长得杂乱无章。山上的灌木也不是一种,也不是都可以当柴割的。男人们穿梭在长满荆棘的灌木丛中,东一丛西一丛地割起来,并把它们拖到打并柴捆的地方,一颠一倒地码起来。在割柴时,在拖柴中,双手腾不开,背对着绕不过去的荆棘就趟了过去,有时就扯破了棉衣,露出了白花花的棉絮;有时荆棘冷不防迎着脸颊扫过来,男子汉的脸上就划出了血道道。割上一次柴,常常十天半个月拔不完棉衣中的圪针;上过几次坡,哪个男人的手上脸上都会留下纵横交错的血道道。男人们根本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割回上等的柴,便能赢得媳妇的欢心,便能为家人带来幸福。受点伤,挂几处花,在这些男子汉看来,都是些些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