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剧百年:从中国话剧到世界华语话剧


□ 周 宁

  摘要:话剧百年,经过创造性的本土化过程,从西方剧种成为现代中国话剧;与此同时,中国话剧又从本土出发,完成世界华人范围内的“全球化”过程,成为一种跨国界的世界华语话剧,形成由中国大陆、台港澳、东南亚乃至北美、西欧、澳洲三大板块构成的世界华语话剧版图。我们借助“全球本土化”的概念,讨论这一双向发展、彼此互动的历史过程,讨论在该过程中形成的整体性或一体化趋势,以及多中心、多层次的本土化特征。这不仅拓展并改变了中国现代话剧史研究的视野、格局、问题与方法,而且还能从中国现代话剧史的角度,反思现代中国的文化国力的问题。
  关键词:话剧;中国话剧;华语话剧
  中图分类号:J207.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7)02-0186-10
  
  1907年2月,中国留日学生组织的春柳社在日本东京用汉语公演《茶花女》第三幕;4个月后,该社又演出《黑奴吁天录》,盛况空前;同年秋天,王钟声等人组织的春阳社,在上海公演《黑奴吁天录》。中国话剧诞生,距今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这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经过创造性的本土化过程,话剧从一个西方剧种成为现代中国话剧;与此同时,中国话剧又从本土出发,完成世界华人范围内的“全球化”过程,成为一种跨国界的世界华语话剧。百年的中国话剧史,既是一种西方戏剧艺术形式在中国的本土化过程,又是一种中国艺术形式逐步的全球化过程。这一“全球本土化”过程,是我们放宽历史视野理解现代中国话剧的必要角度。
  
  一
  
  话剧来自西方,却取道日本。1907年秋,受春柳社感召,王钟声、任天知在上海演出《黑奴吁天录》,春阳社与通鉴学校的活动,将发起于日本的中国话剧传回中国。此时上海已有文明新戏的基础。1899年圣诞节圣约翰大学演出《官场丑史》,李叔同赴日前也曾在上海沪学会编演过新戏《文野婚姻》。文明新戏以上海为发源地,向国内大城市扩散,任天知率领进化团到南京巡演,陆镜若、欧阳予倩与后期春柳社同志赴江苏、湖南等地开展新剧活动,王钟声、刘艺舟则将文明新戏传播到北京、天津。文明新戏在南方兴盛一时后衰落,1914年开始,天津南开学校成为新剧发展的中心。1918年底南开新剧团演出五幕剧《新村正》,已经具有了西方现代社会问题剧的形式。此时距五四运动爆发已不出半年,而中国现代话剧的纯正的健全形态,要到新文化运动中才能出现。话剧源起西方,“如其要中国有真戏,这真戏自然是西洋派的戏”[1]。真正的中国现代话剧诞生,在观念与形式上来源于西方19世纪现实主义戏剧传统,它以现实主义为创作原则,以批判改造社会为演剧宗旨,以幻觉剧场为表现形式。“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文学革命”思潮中新兴话剧直取西方,使话剧最终摆脱戏曲与日本新剧的影响。在所谓“完美新剧”的讨论中,我们看到中国现代话剧观念的成熟,话剧艺术当为“逼真事实”、“寓意深远”、“有功世道”、“演艺精湛”的现代戏剧。
  话剧在中国大陆兴起的时候,台湾、香港、澳门仍是日本、英国、葡萄牙的殖民地。春柳社在日本演出《茶花女》的同时,广东陈少白率领戏剧学校巡回到香港、澳门演出新剧。不久香港进步报人组织优天影剧团,在香港、澳门演出改良粤剧的时装戏。1911年,香港“清平乐”与“镜非台”剧团上演文明新戏《庄子试妻》与《金债肉偿》。1910年前后,中国话剧版图上出现了香港、澳门两地,几乎同时,1910-1911年间,日本剧人在台北上演“新派剧”,有学者以为这是台湾话剧的起点。其实不然,台湾话剧的起点应该是用华语演出的话剧的出现。中国话剧在台湾真正的起点应该算1921年上海“民兴社”与从大陆返台的青年学生组成的鼎新社在台湾演出文明戏。台湾虽属日据,但作为中国话剧史的一部分的台湾话剧,却是大陆话剧发展的产物。1921年鼎新社上演《社会阶级》、《良心的恋爱》等剧目,“台湾话剧由此开始了它的有独立生命意义的时代”。[2]
  现代话剧几乎在移入中国的同时,就开始了其世界化传播的过程。“五四”新文化运动使新兴话剧告别了混乱粗糙的文明戏阶段,从《新村正》到《终身大事》,真正的中国现代话剧诞生了。而此时,在中国大陆的边缘地区,从台、港、澳一直到东南亚,“新剧”或“文明戏”正一步步传播。1918年,福建华侨桂华山、颜文初等人在马尼拉组织新剧团先后公演《波兰亡国恨》、《高丽亡国恨》、《万里寻夫》、《三英刺伊藤》等剧目。1919年,上海的金星歌舞团和银月歌舞团到新加坡演出文明戏《恶婆凶媳》、《难为了嫂》、《莲花庵》。随后涌现了一批新加坡当地的新剧剧社,如仁声话剧社、青年励志社、同德书报社、青年进德会剧务部、潮州白话剧社、南庐学友会、工商校友会、养正校友会白话剧团、通俗白话剧社、海天俱乐部等,演出《同恶报》、《雪桥泪史》、《风劫余生》、《侠情》、《好儿子》、《侠女魂》、《谁之咎》等。文明戏演出不仅见于新加坡,马来亚地区各大市镇,如吉隆坡、怡保、芙蓉等地,也陆续成立了新剧剧团,槟城的真相剧社,“是在辛亥革命的直接影响下成立的宣传革命思想的专业剧团,该社演地方戏曲和新剧,在新、马颇有影响”。[3]东南亚一带的文明戏演出体制与中国大陆相当,多采用幕表制,甚至杂用戏曲锣鼓与唱段,而且由于东南亚华人社区方言复杂,文明戏有用普通话,也有用广东话、潮州话、闽南话演出。[4]现代话剧在中国大陆走出文明戏阶段时,东南亚的文明戏正蓬勃兴起,而在这些地区,从文明戏到纯正话剧的过渡期,却比中国大陆短,1922年,泰国华人杂志《小说林》转载了洪深的话剧《赵阎王》。1923年起,马来亚当地华文作家创作的问题剧开始出现,如邱国基的《亚片毒》、朱梦非的《死了》、郭乐仙的《觉悟》、新晓的《买婚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