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析棕背伯劳的羽色多态型


□ 袁玲

  棕背伯劳(Laniuc schach是我国长江流域及以南地区广泛分布的一种鸟,在开阔平原、低山、农田或果同常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动物学家根据羽色特征和分布区域将棕背伯劳分为1 3个亚种,我国有4个亚种,其中指名亚种分布最为广泛。棕背伯劳喜欢独立高处,善俯冲捕猎,姿态敏捷矫健,鸣声嘹亮而婉转多变,加上“佐罗眼罩”似的眼周羽毛和色彩分明的体羽,使它成为原野上不可忽略的风景。同时,它极具特色的羽色多态现象也是许多生物学工作者关注的焦点。

  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人们还发现了一类体型与棕背伯劳指名亚种很相似,但羽色很深的个体,被称为棕背伯劳黑色型(Lsdark morph)或黑伯劳(Luscatus)。关于其分类地位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见解(见本刊2010年第4期《棕背伯劳色型之谜》)。在生物系统学上,区分物种主要依据三个方面的特征:①形态差异和生理差异;②生殖隔离;③生态差异。目前对这两种色型的伯劳的分类界定主要是依据形态学特征,其他的资料还比较欠缺。这种现状推动了生物工作者对棕背伯劳各种色型的综合研究,从而为进一步了解这种生物提供了更为广泛的依据。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胡慧建研究员带领的团队在广东省海丰县和肇庆江溪村长期研究棕背伯劳两种色型的生态习性。根据数年的野外观察,他们提出黑伯劳只是棕背伯劳的一个色型,是棕背伯劳羽色多态现象的一种表现,并非独立的种。北京师范大学张正旺教授的研究小组通过分子生物学手段分析两种色型的棕背伯劳的遗传多态性后也给出了相同的论断。

  多态现象在自然界广泛存在,包括多种形态学、生理学和行为学的特征,鸟类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类群。作为最早全面研究鸟类羽色多态现象的专家,Huxley于1955年提出多态现象是种群中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截然不同的可遗传形态,且相互之间可杂交和共存的现象,其中比例最少的形态因数量太多而不能简单地归因于重复突变。他引入“形态”这个术语来表示一个物种特征的多种状态,并认为连续变化的特征虽然罕见,但却是实际存在的。棕背伯劳除棕色型(即常见色型)和黑色型外,还存在多种过渡类型,即羽色类型处于棕色型和黑色型之间,并呈梯度变化。这类过渡型个体在野外不难见到,但数量较少。除羽色差异外,两种色型棕背伯劳成体及幼体发育的身体量度也都没有显著差异。在繁殖生态学方面,黑色型和棕色型棕背伯劳间不存在生殖隔离。由此可见,棕背伯劳的色型是符合Huxley关于“形态”的定义的。

  研究人员发现,多种色型棕背伯劳并存的现象在靠近海边且相对湿度较高的丘陵地带(海丰县)和靠近水源的塘基湿地(肇庆江溪村)出现频率较高,而在广东山地森林分布区域,如南岭和连州等地,均未观察到黑色型,这意味着棕背伯劳的羽色多态现象多出现在水热条件较好的环境中。水分和热量是决定动物分布的重要因素,良好的水热条件促进了高异质性生境类型的出现。分化选择假说认为空间和时间的异质性通常是分化的先决条件。当有羽色多态型的物种迁移到空间、时间和光照条件高度异质的环境中时,该物种中不同的形态会获得额外的生存利益。如果形态差异表明生境选择存在偏爱,多态现象则可能因为有高基因流存在于不同的生境间而得以维持,并导致物种出现趋异现象。

  棕背伯劳两种色型繁殖中,亲代双方为棕色型者则子代为棕色型,亲代双方为黑色型者则子代为黑色型,亲代双方为棕色型与黑色型相配对繁殖者所产子代则有棕色型和黑色型。六巢杂配型观察结果显示,子代棕色型与黑色型比例分别为1:1、3:2、2:2、3:1、2:1、3:1,总比例为14:8,并在后代中出现过渡色型。这个比例并不符合孟德尔遗传定律。据此我们可推测棕背伯劳的羽色是由多对等位基因控制的,不同色型基因组成不同,遗传规律更近似数量性状遗传。如果这个推测成立的话,我们定义的棕色型和黑色型实际上也是由一系列的过渡色型组成,只是个体间差异较小,在观察时不易区分,当差异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便成了我们所谓的“过渡色型”。目前这方面研究最大的缺陷在于样本不足,而遗传规律的总结正是建立在大样本量的数理统计基础上的。因此,进一步的观察、扩大样本是解决羽色遗传机制的首要问题。

  黄进文等人观察棕背伯劳的繁殖行为后发现,2006—2008年在所有44巢亲鸟为棕色型和黑色型的繁殖巢中,黑色型雌鸟和棕色型雌鸟比例为20:24。样地内可明确双亲的40个繁殖巢中,双亲为棕色型的21巢,黑色型的9巢,杂合型10巢,其中10个杂合型巢中黑色型雌鸟6巢。他提出,从性选择比例上看,两者比例相近,即雌性没有表现出对不同色型雄性的偏爱,并推测羽色多态现象与性选择无关,可能是与生理或生态特征相关的一个中性或非适应性特征。笔者重新分析他的实验数据后,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从样地内40个巢的数据来看,同种色型配对为30巢,远远超过了杂合色型配对的比例,这说明棕背伯劳对羽色存在明显的选择,应属于非随机交配。棕色型个体更倾向于选择同种色型个体作为配偶,黑色型则没有明显要求。杂合巢的黑色雌鸟与棕色雌鸟的比例接近1:1,可以理解为黑色型的性选择是由雌雄个体相互选择的结果。至于这种选择方式为何能在自然选择中保留下来,笔者推测是由于环境更有利于棕色型个体的生存。但是不同色型个体的杂交,能增大种群的遗传多样性,从而增大了利用新的生态位的可能性。但在海丰和肇庆,这类新的生态位并不多,不足以支持更多过渡色型后代的生存。

  竞争的力量使不同色型棕背伯劳的生态位彼·此分离,杂交的力量使它们的基因库彼此融合,自然选择使这两种决然不同的力量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分化产生生态的趋异,但不足以使它们在物种的水平上分道扬镳。古希腊哲学家说:“万物处于流变之中。”物种同样不是静止的,进化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自然选择决定着分裂与融合的进度。正因如此,生命之树才不像达尔文最初提出时那样枝干分明,而是像灌木那样盘曲错杂。也因此,棕背伯劳的羽色多态现象才更有魅力,并吸引更多的学者去思考、去探索其中的秘密。

  (作者单位:湖南省浏阳市第一中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1期  
更多关于“浅析棕背伯劳的羽色多态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