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翠郊大厝的今昔


□ 缪华

缪 华

  吴应卯如果活在当今,即使进不了“福布斯”的排行榜,也进得了其他富豪排行榜的。

  对于他的资产究竟有多少,我们无法了解,毕竟是200多年前的古人了。但也不全是无据可查,仅看他在翠郊洋里盖的这座占地面积14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的大厝,就可以想象到他的殷富程度了。要是您对数字不敏感,那就换一种直观的比较方式,那就是这座翠郊大厝比名声显赫的山西沂县的乔家大院、浙江诸暨的斯宅要大一倍。

  这下,您应该有些概念了吧。

  没去过乔家大院?也没有去过诸暨斯宅?那我们就再换一种方式,换成银子,总不至于没有见过钱吧。这座大厝一共耗费了64万两的白银。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熟悉武松杀嫂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情节,就是武松替知县送礼从东京回到阳谷县,得知哥哥武大身亡的消息,心生疑窦,遂询问知情人郓哥。那郓哥也瞧了八分,便说:“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瞻。我却难相伴你们吃官司耍。”武松道:“好兄弟!”便去身边取五两银子,道:“郓哥,你把去与老爹做盘缠,跟我来说话。”郓哥自心里想:“这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便陪侍他吃官司也不妨。”在宋代,五两银子对一般的百姓人家来说,可以盘缠三五个月。那六十四万两呢,又能盘缠多少日子呢。而与翠郊大厝年代相近的《红楼梦》,里面写到的丫头工钱,也是一个比照。“袭人每月一两;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佳蕙等八个小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五百。”

  这仅仅是吴氏为四个孩子盖的最大一座房子,其他三座规模稍小些,但也不会小得太多,还有茶庄、茶店。因此,你不得不信服吴应卯的经济实力了。真要是他因为资金流动出了些困难,用这房子做抵押,那些钱庄肯定是乐颠颠地放贷给他的。

  吴应卯无疑是一个商界成功人士。

  翠郊,位于福鼎市白琳镇境内,依山傍海、风和日暖。南方的兴盛是从东晋以后才开始的,由于西晋的王室争权、外族侵犯,纷争的战火致使士族和民众纷纷南逃。世外桃源的生活,自给自足的物质,加上北方先进技术的引进,使南方经济的发展得以突飞猛进。地处交通要道的翠郊,从唐伊始就是福建北驿道的一个驿站。从福州始,经连江、过宁德、入福鼎,然后从分水关进吴越。这条连山衔海的驿道,走过赴京赶考的秀才、走过开赴边关的将士,也走过往来贸易的商贾。沿途的人家因此而拓展了视野、把握了商机。红尘滚滚的驿道上,渐渐多了一缕翠郊白茶的清香和淡雅。

  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霜冬天的雪,四季的花落花开,晨昏的日出月落,不变的是驿道上马蹄声声芳草萋萋。奔波于驿道上的各色人,无论是走镖还是赶考或是投亲……倦了累了,就在沿途的客栈歇个脚,看围炉煮茶、听雨打芭蕉,心中自然就多了一份温暖。“鸡鸣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要是你住在翠郊,次日早行,必定带一些当地上好的白茶,这除了提神醒酒之外,还睹物思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越来越多的商人,奔着翠郊奔着白茶来了。一个来自江苏无锡的年轻商人,从像雀舌般的纤纤嫩芽中看到了浓浓的商机,毅然决然放下手中已成气候的雨伞生意,改弦易辙,把目光投向了完全陌生的茶叶领域。他与别人不同的是,不顾生活习惯的不便,不管语言交流的障碍,铁了心在翠郊扎根,凭着吃苦的精神、顽强的耐力和对商机的敏感,一番拨弄,终于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茶商。

  他,就是春秋五霸之一的吴王夫差的第104代孙——吴应卯。

  初次走进这座建于清乾隆10年(公元1745年)的翠郊大厝,总有进入迷宫的感觉。土生土长的导游很自豪地告诉我们,说这大厝有3个三进合院、24个天井、6个大厅、12个小厅和192个房间。就单体建筑而言,为江南古民居第一。

  闽东有很多明清时期的民居,散落在各地,但像翠郊这么大规模的民居,还是很少见的,毕竟只有财大气粗的大款才有能力建造。在翠郊大厝飞檐翘角的门额上,有四个繁体大字:“海岳钟祥”,既是大气和实力的表述,也囊括了地理和心理的特点。经过翠郊的那条古驿道,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重重的感叹号!它一头连着海一头连着山,而贯穿山海贯穿古今的,却是茶。这座大厝的里里外外,到处是茶的故事茶的味道,就像一把用久的紫砂壶,天长日久,即使不添新茶,也照样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茶香。我们来的时候,正是春茶上市的季节,满山皆是采茶人。大厝前黄色的迎春在池塘边开放着艳丽的花朵,一池春水映出了天的蓝和山的绿,其犹如一场大戏的序幕,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匠心独运地用亲和与温情,自然而然地把我们带进了剧情之中。

  如今的翠郊大厝,已经没有了从前的鸡犬相闻,也没有了以往的童叟相嬉,在沉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它因旅游的兴旺而再度繁茂。很多人千里迢迢来到翠郊,就为了看看古人的生活环境。他们惊叹大厝的大,惊奇大厝的美,也为大厝的“憔悴”而叹息。但这种繁茂是浅表的、是人为的。夕阳西下,大厝又立即陷入了静谧的状态,风摇月影,蛙溅水声。在岁月风雨的吹打和剥蚀下,这大厝已经学会了宠辱不惊兴衰不叹的处世态度,就像是一位饱经沧桑洞察世事的高人。白天的热闹也从容,夜晚的冷清也从容。从容得让我们在走进这座大厝时,都自觉地放轻了声音、放慢了脚步。

分享:
 
更多关于“翠郊大厝的今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