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贡菊,萦绕徽州800年的幽香


□ 撰文·摄影/李双喜

  菊花茶是人们熟知的饮品,朴素小巧的白菊盛放杯中,带来清新爽口的茶汤。可少有人知道,这低调茶菊的背后也有着跌宕起伏的故事,当它们漫山遍野,遂是壮丽动人的风景。我们的作者和摄影师来到了贡菊的故乡——徽州,用相机和笔记录了它们的另一番样貌和风情。

  当春光叩门,很多人开始念想着徽州,念想着那片山河的清雅和灵秀。那里有高高的马头墙,有围绕古村的蜿蜒春水,有年年相似的桃花红、菜花黄。

  而我对徽州的牵挂却有些与众不同,那片温婉的山河虽然遥远陌生,却与我有着特别的牵连——那里是我妻子小美的故乡。关于徽州,她只留下了两个印象:被劳作繁忙的母亲绑在凳子上独自孤单地玩耍,奶奶去世时不舍的轻唤……她不到6岁就跟随父母离开了那里,自然没有太深的记忆了。可岳父关于徽州的絮念,却是另一番情景:“那花啊,就像雪一样,白白的,落满了房前屋后……”

  这些同忆和絮念,织造了我的徽州梦。终于有一天,这个梦在深秋绽放了。那是一个属于深呼吸的季节,南方地暖,落雪还早,可一片无边无际、漫山遍野的白色花海,已如初雪落下。

  这些花的名字,叫做徽州贡菊。

  贡菊,徽州的奇缘之花

  贡菊和微州,是有缘分的。

  菊花是我国十大名花之一,早在《礼记》中便已有“季秋之月,鞠有黄华”的记载。在人们的印象中,提起菊花,大多夸其仪态万方,冷艳逼人。可我所说的徽州贡菊,却并不以其美色示人。若你走近细观,它们只是一朵朵洁白朴素的小花,其淡雅清幽,恰似徽州的气韵。

  这种被称作贡菊(亦称徽菊)的菊花,并非观赏菊,而是茶用和药用菊。说起来,其家族也“历历有人”——李时珍曾写道,菊花“其苗可蔬,叶可啜,花可饵,根实可药,囊之可枕,酿之可饮,乃群芳之上品”。可做药用和茶用的菊花,全国品种众多。贡菊更与杭(白)菊、滁菊和毫菊并誉为中国四大名菊(茶用药用类),而在这其中,唯有徽菊以“贡”字命名。

  据传,在清光绪年间,京城爆发红眼病,来势凶猛,医药不灵。徽州知府将当地菊花连夜送到北京,小小菊花的芬芳飘荡在京城和紫禁城中,似灵药琼浆,成功控制了疫情。从此,山村里的菊花名扬天下,并被钦定为贡品,被冠以高贵的“贡”字。

  实际上,这一缕幽香,早在宋代时就已经飘散在徽州大地上了。

  宋时徽州,繁华初起,受朱文公阙里的文化熏陶,徽人贾而好儒,不仅在商界中长袖善舞,也热衷于延师课子。菊花是花中君子,在幽静的故园庭院里,植几株芬芳,享人间恬淡,不仅是风雅之事,也是对历尽沧桑的归乡商人的慰藉。

  另一方面来说,精明的徽州商人早早就发现了菊花的商业价值。徽商善制菊。清嘉庆年间的一条历史记录就提到:“杭州一带,乡人多种菊为业,秋十月采取花,挑入城市出售。徽人茶铺多买焙干作点茶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