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瓦砾



$ l% F( ]3 {2 q9 U   ( i4 [0 `0 D* q8 l7 k0 y8 h
我没找到裤衩,只好捡一件夹袄围在腰上,好歹遮遮羞。左胳膊断了,得用手托着,要不总耷拉着,却不觉得太疼。要不是胡传魁跟二林子拿袄袖子把脸擦干 净,他们出现在我面前,我还真认不出他们来,厚厚一层土把他们的鼻子和眼都糊住了。我问他们:“你家几口?”胡传魁答:“四口。”二林子则没等我问,就竖 起六根手指头。他们问到我,我回答说:“两口。”他们俩都说:“你小子赚了。”这时候,雨停了,云散了,夜色却依然。 " P/ ]  Q) M& M0 G
“不知还有多少喘气的。”胡传魁说。他走道一瘸一拐,是因为他踩在一根巴掌长短的铁钉上,从脚底板一直刺到脚面,扎个透亮。二林子把手卷成个喇叭筒, 冲着瓦砾堆喊了一嗓子:“有人没有?有人言语一声!”除了大地的轻微颠簸,什么动静都没有,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仨了。我们仨平时最要好,狼狈为奸, 也能玩在一处,自称是三家村。一个人挨揍,哥仨一起上手,吃亏的时候不多。
2 }! b5 L8 j* p# c* X  胡传魁的脚血流不止,二林子 把套袖撕成条,替他包扎上,胡传魁很汉子,一声都不吭。我却替他疼得慌。 4 p" b0 W- r  N' }
“我操他苏修的奶奶!”我骂道。
8 y: |1 }2 K+ E% @: h; L  我们仨想找到早先挖的 防空洞,想躲起来,却怎么都找不到,几个人光着脚丫子,踩在砖头瓦块上硌得生疼,脚指甲都劈了,滴答血。截至目前,我们还都坚定不移地以为是勃列日涅夫扔 了一颗原子弹呢。备战这么些年,早有思想准备了,今天你没炸死我,我明天就去端你的老窝,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他妈的也不怕谁! $ Q) K) L0 h( M8 H7 m/ ?
趁他们俩没注意,我抓一把泥抹胸脯子上,让我的鸡胸和肋条不那么显眼,省得又叫他们俩拿我找乐儿。胡传魁打石棉瓦下边拾了一杆红缨枪,拄着,当拐棍。 借月光看,周围几乎所有的楼都塌了,就一棵大槐树还立着,大槐树上原来落满了鸟,现在都跑了。当务之急,先奔武装部,每年招兵都在那儿,去晚了怕是排不上 队了。胡传魁问我:“要是打苏修上前线,队伍上会不会嫌岁数小,不要咱?”

1 V" b6 z: `% c' J  “我满十八了,足够入伍的资格 了。”我说。
! F8 G0 B: l  h  z/ }  在我们这个三家村里,我最 大,属狗,胡传魁最小,属鼠,二林子夹我们当间,不大不小。论起其他来,我们几个里最胆小的是我,最财迷的是二林子,最好色的是胡传魁,这小子平时总拿个 望远镜,谁漂亮偷着看谁,我找他借,他舍不得,怕我给他摔了。二林子见胡传魁担心当不了兵,就安慰他:“你怕什么!到时候你就跟武装部说你满十八了,反正 派出所塌了,户口册子底子也查不到了。”这么一说,胡传魁豁然,嘿嘿笑了:“到时候你们俩可得给我做证明人。”我们答应了他。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瓦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