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先锋文学的冷漠叙述:苦难意识的残酷化


□ 陈晓明
中国先锋文学的冷漠叙述:苦难意识的残酷化
作者:陈晓明


  现代主义艺术家普遍意识到人类生存的“苦难”问题。“苦难意识”不仅是作为艺术家对生存内省意识的理论概括,作为进入生活内部的思想导引;而且作为历史的自我意识,那是人类生存不屈的自觉表达。人类的生存忍辱负重而历经千辛,正是通过“苦难”人类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苦难”是生存深化的确证,因而也是生存不可超越的真实根底。生存的超越恰恰是在对“苦难”的意识里所达到的永恒伸越。
  因为现代艺术家意识到整个文明的危机,人类从哪里来?要干什么?到哪里去?这是现代文化的思想母题。高更用他疯狂的热情,用他无法填补的绝望,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彻底探索了这一母题而后付之一炬。高更不过表达了现代艺术的一个具体行动而已,整个20世纪初期的艺术家都为这个母题所困扰。人类无法拯救自己,因为人类的苦难由来已久,并且罪孽深重。因而现代艺术家又无不陷入悲观的绝境而不能自拔,在悲观与苦难之间构成了一个双向循环的圆圈。因为苦难而绝望,因为意识到绝望而更深地陷入苦难。尽管绝望成为20世纪的普遍情绪,因为绝望来自对苦难的意识,绝望植根于深重的苦难之中。因而现代主义的“绝望”流淌着生存渴望的永久不息的力量,“绝望”成为向希望之乡进发的始源。
  正是对人类苦难的意识凝结成《荒原》的精神深度,艾略特把基督教衰落以后的西方文明看成一片精神荒原,而人类的原始罪恶无疑是造成文明衰败的根源。艾略特揭示了人类的苦难处境,在绝望中寻找人类皈依天主教的道路。卡夫卡可能是所有现代艺术家中对生存苦难体验最深并且以最个人化的形式表达的小说家。卡夫卡由于他特殊的个人生活始终经受着最痛苦的孤独,这种个人生存的痛苦体验造就了他对人类生存的最深邃的苦难意识。卡夫卡使我们认识到一种总的世界观,一种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而又不融合于其中的方式。他的“存在”就是无,是空虚,是一种无法扎根的真实痛苦。作为存在主义的伟大作家,萨特和加缪揭示了人存在的苦难根底和逃避它的途径。萨特的“存在先于本质”这一公式,把人抛入无止境的生存苦难历程,选择人的自由本质不过是往那个空洞的存在塞进苦难历史的无偿劳作而已。加缪在他的《局外人》等作品里把“痛苦的麻木”作为最致命的生存方式来审视;而他在《西西弗斯的神话》里把意识到的“痛苦”当成抗拒生存悲剧的力量来源。当西西弗斯深思他的痛苦时,他使一切偶像哑然失声,他是自己生活的主人,巨石仍在滚动,而西西弗斯永远前进。
  苦难意识是人性的意识,是对生存的历史性的和深度性的洞察。当“人”在中国的黄土地上步履艰难蹒跚而行,当代中国文学屈于自身的思想水准和各种现实压力还难以确立“苦难意识”。但是,“寻根派”文学却多少触及民族生存的苦难历史和苦难现实。尽管这点“苦难”还经常......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