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羽而归


□ 姜琍敏

杀羽而归
姜琍敏

 姜琍敏,男,1953年4月出生。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现在江苏省作协工作。1976年迄今,在《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各种文学作品逾400万字。部分作品被各类选刊及年选本所选载。散文集《禅边浅唱》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
  
  1
  
  皮亚尼在床上痛苦地辗转了几乎一夜,终于还是觉得,除了破釜沉舟,他已别无选择。
  听到电话里他那喑哑沉重的声音,德国PC公司中国区总裁赫尔曼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听起来你好像病了?
  不。皮亚尼提高了嗓门:是驰德公司病了。我的看法是必须要动大手术,而且越快越好……所以我决定立即到上海来见你。
  听筒里半晌无语,却传来一阵寒风刮过旷野似的喘息声。
  皮亚尼摇摇头放下了电话,不禁也闷闷地出了一口长气,同时有些愧疚地想象到赫尔曼见到他以后的表情,恐怕至少要比现在还惊慌十倍。毕竟是他拍的板、签的约。虽然这不是我们的错,但毕竟是一个可怕的甚至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呵!
  该死的!现在想这些有什么意义?他愤愤地捶了下脑袋,正想出去叫司机小刘,在门口碰见托着杯咖啡的秘书兼翻译易荔。他谢了声,接过咖啡,一改平时小口啜饮的习惯,一仰脖送进肚里。易荔想劝他已经来不及了:烫着了吧?
  皮亚尼痛苦地皱紧眉头:我必须马上赶去上海。劳驾通知刘,十分钟后出发。易荔问他是不是需要她同去。皮亚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当他的视线掠过她腹部以后,说出的却是不。虽然她自己从来没提起,看起来她的腹部也并没有明显的异样,但几天前皮亚尼刚听小刘说起她可能怀孕了。他不想让她劳累,只是叮嘱她,自己不在的时候,要多留点心。他指了指马路对面中方驰兴集团总部那座显赫而堂皇的18层大楼:尤其是那里的一举一动。
  易荔会意地点点头出去了。皮亚尼操起电话叫了温文,要他立刻把相关财务资料带好,与他一起去上海。温文是他亲自选聘的驰德公司财务总监,他向上司汇报,需要他的数据支持。放下电话,他才意识到嗓子里起了火一般燎得慌。那咖啡果然够烫的。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时候,皮亚尼长时间地瘫在座位上一语不发。起先他想抓紧时间睡上一会,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会翻江倒海地闹腾不息。他只好又睁开眼睛,叫小刘放些轻松的交响乐听,可音乐响了一阵,他又烦躁地让他关了,然后歪着脑袋久久地望着车窗外飞掠的空茫大地发愣。心情恰如这深秋蒙着白花花寒霜的田野一样,空洞、落寞而凄清。他暗自算了算,自己初来中国、刚从上海到驰州赴任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车窗外也是差不多的景色。可那时自己的心境却和现在有着多么巨大的反差呵。踌躇满志上任履新的情怀自不必说,就是中国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水一屋,都让他备感新鲜别致,欣喜雀跃。村落里那飞檐翘角的民居和故乡西西里的建筑是如此的不同,闪烁着银光的弯弯小河和几个悠闲地叼着烟卷垂钓的老头,都让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向往。田野里刚收割后一排排地晾在地头的稻谷,构成的也仿佛是足以让他心醉神迷的巨幅油面。现在呢?怎么一切都仿佛被霜冻住了似的死气沉沉?田野里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琴弦般排列在公路两侧的意杨,昏睡似的没精打采地呆立在寒风里,枯萎的叶片抖簌簌地掉进灰蒙蒙的河沟里。虽然到驰州有一年了,但这条通往上海的大路皮亚尼往来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他不禁感到奇怪,早先强烈的新鲜感怎么会消失得像阳光下的霜露般无影无踪?我的神经过于疲惫了吗?还是我的心态已经太老了?可我才刚刚过完55岁生日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