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羽而归


□ 姜琍敏

杀羽而归
姜琍敏

 姜琍敏,男,1953年4月出生。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现在江苏省作协工作。1976年迄今,在《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各种文学作品逾400万字。部分作品被各类选刊及年选本所选载。散文集《禅边浅唱》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
  
  1
  
  皮亚尼在床上痛苦地辗转了几乎一夜,终于还是觉得,除了破釜沉舟,他已别无选择。
  听到电话里他那喑哑沉重的声音,德国PC公司中国区总裁赫尔曼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听起来你好像病了?
  不。皮亚尼提高了嗓门:是驰德公司病了。我的看法是必须要动大手术,而且越快越好……所以我决定立即到上海来见你。
  听筒里半晌无语,却传来一阵寒风刮过旷野似的喘息声。
  皮亚尼摇摇头放下了电话,不禁也闷闷地出了一口长气,同时有些愧疚地想象到赫尔曼见到他以后的表情,恐怕至少要比现在还惊慌十倍。毕竟是他拍的板、签的约。虽然这不是我们的错,但毕竟是一个可怕的甚至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呵!
  该死的!现在想这些有什么意义?他愤愤地捶了下脑袋,正想出去叫司机小刘,在门口碰见托着杯咖啡的秘书兼翻译易荔。他谢了声,接过咖啡,一改平时小口啜饮的习惯,一仰脖送进肚里。易荔想劝他已经来不及了:烫着了吧?
  皮亚尼痛苦地皱紧眉头:我必须马上赶去上海。劳驾通知刘,十分钟后出发。易荔问他是不是需要她同去。皮亚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当他的视线掠过她腹部以后,说出的却是不。虽然她自己从来没提起,看起来她的腹部也并没有明显的异样,但几天前皮亚尼刚听小刘说起她可能怀孕了。他不想让她劳累,只是叮嘱她,自己不在的时候,要多留点心。他指了指马路对面中方驰兴集团总部那座显赫而堂皇的18层大楼:尤其是那里的一举一动。
  易荔会意地点点头出去了。皮亚尼操起电话叫了温文,要他立刻把相关财务资料带好,与他一起去上海。温文是他亲自选聘的驰德公司财务总监,他向上司汇报,需要他的数据支持。放下电话,他才意识到嗓子里起了火一般燎得慌。那咖啡果然够烫的。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时候,皮亚尼长时间地瘫在座位上一语不发。起先他想抓紧时间睡上一会,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会翻江倒海地闹腾不息。他只好又睁开眼睛,叫小刘放些轻松的交响乐听,可音乐响了一阵,他又烦躁地让他关了,然后歪着脑袋久久地望着车窗外飞掠的空茫大地发愣。心情恰如这深秋蒙着白花花寒霜的田野一样,空洞、落寞而凄清。他暗自算了算,自己初来中国、刚从上海到驰州赴任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车窗外也是差不多的景色。可那时自己的心境却和现在有着多么巨大的反差呵。踌躇满志上任履新的情怀自不必说,就是中国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水一屋,都让他备感新鲜别致,欣喜雀跃。村落里那飞檐翘角的民居和故乡西西里的建筑是如此的不同,闪烁着银光的弯弯小河和几个悠闲地叼着烟卷垂钓的老头,都让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向往。田野里刚收割后一排排地晾在地头的稻谷,构成的也仿佛是足以让他心醉神迷的巨幅油面。现在呢?怎么一切都仿佛被霜冻住了似的死气沉沉?田野里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琴弦般排列在公路两侧的意杨,昏睡似的没精打采地呆立在寒风里,枯萎的叶片抖簌簌地掉进灰蒙蒙的河沟里。虽然到驰州有一年了,但这条通往上海的大路皮亚尼往来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他不禁感到奇怪,早先强烈的新鲜感怎么会消失得像阳光下的霜露般无影无踪?我的神经过于疲惫了吗?还是我的心态已经太老了?可我才刚刚过完55岁生日呵!

  虽然为德国公司服务,但皮亚尼是意大利人。早年在西西里时,他在德国PC公司设在巴勒莫的一家船用泵机厂,和后来出任PC公司中国分部总裁的赫尔曼共过几年事。去年,赫尔曼和中方驰兴集团谈判组建了生产船用泵机的合资公司驰德公司。正式签约后,赫尔曼给皮亚尼去了一个电话,热诚希望他们能再度携手,在一个“诗一样美妙,梦幻一般神秘而富有活力的国度,开始新的合作”。
  PC公司以总投资折合1.45亿人民币的欧元和技术保证,占有驰德公司45%的股份,并且由他们聘任负责经营管理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一名。中方驰兴集团以土地、厂房、设备和包销产品等条件占有驰德公司55%股份,为控股大股东。因此,驰兴集团总经理宋文国出任驰德公司董事长。
  皮亚尼就这样成为了驰德公司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扪心自问,皮亚尼坚信自己是敬业的,也是称职的。对于船用泵机的生产管理及技术、经营,皮亚尼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于船用泵机在世界经济和跳跃式发展的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以及广阔的市场前景,皮亚尼也充满信心。对于赫尔曼的信赖,皮亚尼内心也充满了知遇之感,决心毫无保留地为其效命。上任以来,皮亚尼的生活几乎没有时间表。上班总是公司里到得最早的,下班则是最迟的。星期天他多半是在公司里度过,连圣诞节也没有回国休假。到外地进行市场调研,参加产品博览会等,他总是来去匆匆,从未涉足过任何旅游景点。至于驰州本地,他也听说有着许多甚至是举世闻名的文化古迹,他都从没有去过。不是没兴趣,中国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有着太多令他瞠目结舌的东西,实在是正在起步阶段的企业,百事待举,他太忙了,分身乏术。令其始料未及的是,尽管他殚精竭虑,尽管经营成效也一度相当令人乐观,驰德公司却像一台性能出色、外观壮美的巨型船机一样,隆隆高歌了没多久,就噪声大作、疲惫不堪甚至日渐衰颓,眼看着竟要歇火大吉!
分享:
 
摘自:当代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