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文学理论学科发展回望与补遗


□ 张 法

内容提要 本文从学科命名(文学概论、文艺学、文学理论)变化,典型论著(田汉《文学概论》、蔡仪《文学概论》、以群《文学基本原理》、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南帆《文学理论》、王一川《文学理论》、陶东风《文学基本问题》)的演进,中国文论与世界主要文论(俄、英、德、法)的比较,梳理了20世纪中国文学理论写作的演进,对这一演进中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关键词 文学理论 学科命名 典型论著 比较视域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关于文学理论的讨论和研究非常热烈,在体制激励和学术竞争的推动下,这一讨论一直保持着亢奋和热情。21世纪初,三本新著(南帆主编的《文学理论(新读本)》、王一川的《文学理论》、陶东风主编的《文学基本问题》)从三个方向荡托起了一朵朵象征性的浪花,加上此前此后北南东西各学术重镇里发表出来的一群群的团组文章的烘托,举目望去,一种新的学科范式呼之欲出。眼前的皇皇战果,应当得到充分的肯定,然而,静而思之,这一学术领域离新范式的出现,还相当的遥远。近年来,我力图以一种整体眼光阅读这一学科的论著,感到这一领域的不少基本问题,尚没有得到应有的眷顾和清理。这些问题像一个个暗坑,埋在胜利之峰的山下;在跨越这些暗坑之前,这一学科发展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突破。下面,且将自己阅读中自认为是暗坑的地方点示出来,以求各路方家鉴定①。

一、学科命名的意义考辨

首先,本文用“文学理论”来命名这一学科,意味着我的一种主观的倾向。大家都知道,这一学科的权威名称(即在国家教育体系和学术体系的学科目录上)不称“文学理论”,而称“文艺学”,这两个名称的绞缠仍在这一学科领域到处弥漫,令不少学者下笔时心烦意乱。再进而寻看,发现自这一学科在民国以一部体系性的著作出现时,基本上被命名为“文学概论”。简单地说:这门学科,在民国时期,主要称“文学概论”;共和国前期,主要称“文艺学”;在改革开放的变化中,到今天,“文学理论”之名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胜利。
民国时期的文学理论著作用得最多的名称是“文学概论”。从毛庆耆、董学文、杨福生在《中国文艺理论百年教程》(2004)书后附录的“文艺理论教材及有关著作的书目汇编”,到程正民、程凯《中国现代文学理论知识体系的建构》(2005)中的“文学理论教材书名总录”,可以看到,1911—1949年文学理论著作共有71本,其中取名为“文学概论”的31本,接近总数的一半,取名“文学理论”的只有3本,没有取名“文艺学”字样的著作。由此可知,民国时期的学者要写文学理论著作,绝大多数将之命名为“文学概论”。为什么要称“概论”呢?这是一种权威导向下的产物:在1913年的《教育部公布大学规程》中,“文学门”里的梵文学类、英文学类、法文学类、德文学类、俄文学类、意大利文学类和言语学类,都设置了“文学概论”课程;同年的《教育部公布高等师范学校课程标准》中,要求“国文部及英语部之豫科,每周宜减他科目二时,教授文学概论”②。为什么教育部文件中用“概论”这一词呢?从名词来讲,恐怕这是来自日本,中国最早的一本文学理论译著,就是日本学人本间久雄的《新文学概论》(1925)。何以定为“概论”?两个官方文件是怎么讨论和定稿的?哪些人参与了此事?治这一学科者,第一,应从历史学的角度,予以解谜;第二,“概论”可能是一个日本学人造的汉字词汇,也可能来自某一日文的翻译,它究竟来自何种日文词汇,这一日本词又来自哪一西文词,也需要探究;第三,“概论”一词的背后,体现了当时学人怎样的一种运思方式?体现了对学科的怎样一种预设?受到怎样一种学术背景的影响?这都是需要进行专题研究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