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鄱阳湖风俗


□ 陈永林

  买 水
  
  在鄱阳湖一带,去世的老人入殓前,得由长子披老人生前穿的棉袄,次子端老人的遗像,三儿子端老人生前穿的鞋,幺子端脸盆,依次去池塘“买水”为老人净身。老人岁数越大,儿孙越多,去的池塘也越多,买的水也越多,有去一口池塘买水的,有去几口池塘买水的。买水时,随行的亲属披条宽五寸,长三尺的白布,称戴孝。儿子一辈的戴白布,孙子一辈的戴黄布,曾孙子一辈的戴红布。开路的人放鞭炮,放铳,村人帮着扛布、被单、毛毯。布、被单、毛毯都是死者亲朋好友送的,都挂在竹篙上,以摆死者世面,人越多,祭幛越多,老人越有福气,老人子孙也感到荣光。每到一口池塘,孝子孝孙们都在岸上跪下,由老人的小儿子在池塘盛一盆水,倒入一水桶中。每口池塘只能“买”一盆水。
  水买回来后,放在死者门口。村人便端着碗来买水。有专人登记,谁拿了多少钱来买水,一笔笔记上。来买水的人越多,老人的子孙们觉得越有面子。买水的人越少,子孙们脸上越不好看。老人活得岁数越长,是无疾而终,生前人缘又好,子孙多且都有出息,还乐善好施,来买水的人便越多,买的是老人的福气,都想自己今后死时像老人这样风光。反之,买水的人越少。
  这天,翻湖嘴村的德贵和长根同一天去世了。
  德贵是村长的爹,其时应说是村主任的爹,但村人嫌叫村主任不顺口,仍叫村长。德贵活了八十岁,而且是无疾而终。德贵生的五个儿女,除村长在农村,其余四个儿女都在城里吃公家饭,日晒不到雨淋不到风吹不到。德贵的晚年过得很惬意,吃好的,穿好的,抽的也是十元钱一包的“金圣”烟。德贵口袋里总不缺钱,钱包总鼓鼓的。德贵在生时,村人都说他命好,说得德贵皱纹里都是笑。
  再说七根,尽管活了七十八,却是得了肝癌,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才闭眼的。七根只生了一个儿子,没生女儿,应属儿女不全。七根的儿子也是个种田的,自己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当然没钱给七根。七根种不动田地了,只有去镇上捡破烂。晚年过得极凄苦。死前三个月,还捡破烂。
  德贵去世的第二天,德贵的儿女都赶回家了。儿女们单位上的人,儿女的亲朋好友都送花圈来了。送给德贵的花圈有五六十只。而七根竟没有一只花圈。七根的亲戚都在乡下,乡下人没有送花圈的习惯。
  给德贵买水的队伍很长,有一百七八十人。且买了十二口池塘里的水,村里的池塘不够,只有去邻村的池塘里买水。一口池塘一盆水,两只水桶装得满满的。还游了街,引得成千上万的人看热闹。看热闹的人都打听是哪个有福气的老人去世了。当探听到德贵的情况时,都发出啧啧的赞叹声,也都一脸的羡慕。
  给七根买水的才二十余人,且只买了四口池塘里的水。
  满满一担水放在德贵门口。
  德贵的大儿子还叮嘱卖水的人,待会儿村人来买水,别盛满,要不,水卖完了,就没水给爹洗身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