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个人,我喊爷


□ 许建国

  那个我喊做爷的人,与我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据说,他四岁的时候,爹娘就撒手去了。“无娘儿,天照应”,他只能与长自己三岁的哥哥一起讨饭度日,出河南,过汉江,再沿着有白菜蔸子的河流逆流而上,在一个风雪呼啸的晚上,流落到一个简陋的山村。照样是饥肠辘辘,照样是无处安身,弟兄二人瞅着一个冒白烟儿的粪堆偎了上去。天可怜见,他们免了冻累,还捡了小命。第二天,被好心的地主收留,扛起了长工,姓氏辈分也随了地主,哥哥叫陈安举,弟弟叫陈安义。

  后来,一个日后成为我外婆的女人下嫁给哥哥陈安举。也是据说,新婚的洞房是四面透风的窝棚,长年没有毡插毛草,肉乎乎的蛴螬接二连三往新娘颈脖子里掉。弟弟居无片瓦,眠无寸纱,自然跟了哥嫂。我常常好奇于出生之前的岁月,厚着脸皮打探自己的踪迹,陈安义摸着我的脑壳骂:“个舅子的娃儿,你那时候还在磨道里转筋呢。”我晓得磨道,黄牛戴了蒙眼推磨的地方。那里有啥筋可转?外婆有了母亲,母亲嫁了人,才有了我。父母不睦,月子里为一碗豆芽吵得鸡飞狗跳,母亲一气之下用包袱片子卷了我回到娘家。外婆硬气,回来就回来吧,不跟那个饥却鬼还饿死了?甚而连称呼都改了,不准我喊她外婆,把她喊奶奶,把外公喊爷,外公的弟弟也喊爷。

  辈分不乱,怎么喊都行。从出生二十多天开始,我便在奶奶家里扎下了根,跟陈安义,那个我喊爷的人长到十七岁。

  小时候,叫耳朵起茧子的一句话是:没得点儿。这里的“点儿”指“粮食”、“饭食”。男人上了坡,女人就要在家里操持填肚子的东西,没得点儿咋搞?或是拎了篮子寻野菜,或是涎了脸皮向邻居借下一碗半升。生于饥馑年月,对食物的向往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顿饱饭能跩几个月,一顿肉汤泡干饭能牛几年。然而,爷关照我吃饱的事儿,却只能记在心里,不可乱说。

  爷出身赤贫,又兼老实忠厚,便被委以生产队副队长的“重任”。这个天底下最小的官儿,除了催工喊人,就是带头干活。生产队的红薯收获以后,要窖在一个山洞里。守护红薯,甚于守卫黄金。黄金有价,不能果腹;红薯便宜,能救性命。经过群众雪亮的眼睛筛选,爷成了看护人。爷应该是骄傲的,但忠厚的人,不会喜形于色。这天晚上,喝过包谷糁子糊糊,爷牵了我的手说:“跟我去睡吧。”我退缩着,扯了奶奶的衣襟往后藏。缺少母乳喂养的人,对乳房有一种无与伦比的依恋,每天晚上,不揪着奶奶的乳头,我便空落落地合不上眼皮。爷笑:“个舅子的娃儿,给你福不享福,没出息。”

  最终,我还是跟着爷去了。从家里到山洞,不过里把路,冷风却像长了手,把单衣薄裤剥得精光。一进洞内,衣裤立时回来,身子又活泛了。爷还是捡了枯枝,擦着火镰烧出一堆火来,空旷的山洞便被火光填满。穷开心的爷,不忘打个谜儿让我猜:“一颗谷,炸满屋。”爷这把戏,我早已司空见惯,什么“打谜猜,打谜猜,两口箱子一路开”,什么“一个葫芦七个眼,汪的汪,喊的喊”,什么“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钢钉”……我懒得跟他磨嘴皮子,只眯了眼,喊瞌睡来了。爷说:“猜对了,奖你个稀奇儿。”我就猜了,爷旋即起身,扒开身后疏松的土坷垃,刨出几个鲜亮亮的红薯来。我心头一震,红薯是生产队的,爷私自刨出来,就是偷。但那毕竟是美味,梦寐以求的好东西。爷笑笑:“吃了莫说。”遂扒开火炭,把红薯丢进去,严严实实盖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