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过抑郁的日子(散文)


□ 张双

张双

  近来的天气总是灰蒙蒙的,混合着污染物的云层盖在城市上空,隔阻了明媚的阳光,让渴望晴朗的人们觉得压抑。近两年来,我的状态也如这个初春的表情,浓云密布,幽暗混杂。前几日,和妈妈说起抑郁的问题,她简单介绍了自己的症状和感受,我笑着开导她,到最后竟说了句:和我的情形差不多。这一切都应归结为可怕的遗传基因吗?

  是啊。姥姥后半生精神分裂,妈妈在步入晚年时遭遇了抑郁症的困扰,我呢,生完小孩也有产后抑郁的倾向,并且这种状态时好时坏,影响着自己与周边人的情绪。这是自己的宿命?还是人生必经的考验?我在彷徨无助中踉跄走过,直到有一天大脑中响起。咔吧”一声,关闭了不断升腾的浓雾,涤荡了昏沉、游离的魅影。

  回头检索,变化是从身体的崩溃开始的,怀孕,生产时健壮,乐观的自己,被哺育过程的反复操劳拖垮了,睡眠在孩子的哭闹声中不断被切割、揉捻,像零散的碎布头,拼凑不出完整的图案,心境与神经,也在这样的消磨中变得越来越单薄,脆弱。身心一体,当真不虚,当承载心灵的载体呈现出蹒跚之态,精神的失重必是如影随形了,平日达观的胸襟,开阔的思维,在重压之下转向了谨小慎微、疑神疑鬼。本就不该在意的事情,成了牵肠挂肚的隐衷,原来一笑而逝的言语,如今犹如千斤重担压在心头。理智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旅途中的毛毛雨,不值得计较。可情绪却似倔强的老牛,非要去钻永远也钻不出去的牛角尖,不肯回头望一望身后那片鲜嫩,浓郁的草地。那片绿草,是自己奔波三十多年储蓄下的情爱和关怀,以及积累经验和知识规划出的人生园地。“世人修道不成,皆因情执太重。”所谓情执,就是用情绪思维。如此说来,抑郁时的人,去佛甚远,离魔很近。

  相信吗?抑郁确是魔影,时刻纠缠着危脆的神经。在生活和工作中,总觉得后脑里藏着一个不安的幽灵。这个幽灵,撕扯着正常运转的思维,试图把人从现实世界里拽走,跟随它去品尝黑暗酝酿出的迷离味道。待人接物时,有一半的自己是梦游般的,处于恍惚之中,常常反应迟钝,记忆缺失。一点小事,即使努力停止思索,仍压得人头痛。这种痛是实在的,像是有人用刀子剜你的脑门,针刺一样深入脑髓。大脑似乎从中间裂开了,前半部被现实的纷繁拖累,后半部又要以毁灭的方式逃离。最奇异的感触在深夜,思维本已处于休眠状态,很老实,很安静,但是,突然间似有一把沉重的铁锤把自己从熟睡中敲醒。紧接着,浑身震颤,心跳狂乱。人都说,头脑是人类最复杂最宝贵的器官,却从未想到它可以混乱到这般天地。

  当然了,生活并不总是阴雨天,间或的阳光也照耀着灰暗的灵魂。许多次,以为阴霾已经过去了,不但可以轻松地对事对人,还可以给周边人更多的笑脸,然而,还是过于盲目乐观了,即使是晴朗的日子,自己仍未摆脱心魔的叨扰,表面的明媚掩饰不住内在的忧愁,稍不留意,抑郁的阴云又再次蔓延开来。这时,非常可怕,因为自以为正常会让人麻痹大意。如果清楚自己的抑郁状态,还可以用病人的视角看待自己,把一些有偏差的思维和行为校正,即使不能及时掉头,最起码不会让事态扩大;如果本来混浊却自认清醒,连纠偏的能力和勇气都丧失了。曾有几日,觉得黑暗中有鬼影跟随,在不经意间张开双手试图掐住自己的脖子。现在想想,那一定是心魔最炽之时,熬不过可能真会被它吞噬。

  哪里来的魔障?为什么苦苦逼迫,纠缠,不让人过得简单、轻松,又质朴一些?求佛,佛能否救度内心脆弱之人?叩头,是否真能得到天神的怜悯?在自己用赢弱的身体支撑脆弱的神经的时候,那些无来由的压力能否减缓一点点呢?在一个看似晴朗的心境下问先生,为什么我要承受压力的折磨?我一直过得简简单单,很快乐,也很随意。先生说,你怎可不经历一点挣扎与风雨?

  是啊,顾准说:人间不可能建成天堂。傅佩荣也说:不经历挫折的人生是不存在的,这样的人生不会出现在人类社会

  这个阴冷,昏暗的初春太长了,近一个月的时光里,难得觅见几个晴天。只是三月中下旬,突然出现艳阳高照的景象,让人竟觉得仿佛入了盛夏。一日,忙里偷闲给自己放假。上午,陪孩子玩耍:中午,趁父母和孩子熟睡之际练起了书法。以前总是在劳碌了一天,吃过晚饭后,借助灯光的照明写上几笔,不图写出什么名堂,只想借此调节心性。这天,正对着午后窗外耀眼的阳光,在亮丽和温暖的照耀下动笔,心中立刻就有了开阔与释然。忽然悟到,在浓雾中摸索,最需要的不是搀扶、指引,而是照破昏暗的一片光明。这片光,求不来,也追不到,只要耐心等待,终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刻。

  脑中潜伏的魔,在光明中撤退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似乎对我这个载体毫不留恋,跟我纠缠这么久,没培养出一些感情吗?看来,魔都是无情的,觉得载体无利用价值,就会迅速道别。其实,它连客气的工夫都没有,一溜烟就消失了,唯一留下的痕迹是脑中响起的“咔吧”声,声响过后,头脑立刻清明,松弛下来。而后,以轻松的头脑看世事,觉得所经过的都是生命中的微尘,不值得为之负载和劳神。曾经为抑郁的心灵所累,想为自己寻找可以卸载它的替代者;曾经对身边人有点哀怨,怪他们不能帮自己驱逐负担:曾经神经兮兮地无中生有,把日常的琐事看作天大的累赘:曾经想要破罐子破摔,跟着魔障的指引去和它一起毁灭……还好,这一切都是蜻蜒点水,在心中轻轻掠过,没有造成太多的伤害。

分享:
 
更多关于“走过抑郁的日子(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