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金开诚先生相处的日子


□ 王岳川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国际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南大学特聘讲座教授,澳门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日本金泽大学客座教授。西方文论和美学著作有《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后现代主义文化与美学》《文艺现象学》《二十世纪西方哲性诗学》《王岳川文集》(韩国十卷本)等。中国思想文化研究著作有《中国镜像》《中国文艺美学研究》《本体反思与文化批评》《全球化与中国》《中国思想精神史论》(四卷本)等。
  
  这一天是北京最冷的一个冬至。
  送走金开诚先生回到北大,我重新走进冰天雪地的未名湖。一种人去楼空、大师谢去的悲凉不由涌上心头。开诚先生走了,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北大中文系著名教授,北大书法研究所所长。他在北京大学工作了五十年,我和他有二十多年的学术交往。金先生的离去让我感到不仅是北大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学术界和书法界的重大损失。
  
  一 薪火相传的学术人生
  
  金先生的乐观大度,使人们没有意识到病魔的出现。今年四月,我发现他脸色越来越不好,尤其是四月下旬给书法研究生上课。他讲到最后说他很累讲不动了。在我的印象中,多年来。他去人民大会堂和各种会场开会,都是声若洪钟惊四座!到了今年五月四日,北大纪念蔡元培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和北大校庆一百一十周年书法展在北大图书馆开幕时,我近距离地站在先生旁边,才发现他脸色不好。我就提醒说:先生您脸色不太好。他说:我一直发低烧。我说:那可要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海外大学任教,等到我七月份回来的时候,他夫人和女儿告诉我说他六月做了手术,我当时很震惊。马上赶到医院。一见面他就说:我这次得的是癌症。我年龄也大了。吉凶难料。我说:先生别这么想,手术不是已做了吗?癌症病人很多,很多人都会得这个病的,他们大多数不是渐渐好了吗?我说,同学们还等着上您的课呢。结果,没多久先生就出院了,我心中很高兴。再见面我感觉他明显瘦了好多,起码瘦了二十斤。
  只过了一个星期,先生又发烧住院治疗,病情更严重。我又一次到医院去看望先生,这次去见到的情形很不妙。我看到先生正处于昏迷状态,鼻孔插着氧气管,他女儿舒年守在床头。我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我想他也许会醒过来。他女儿说:这不是睡,是发烧,体力不支,处于半昏迷状态。这次见面后。金老师就再也没出过院,那是十月份的事了。
  到了十一月初,金先生病情更严重。我带着第二届书法班的几个同学去医院。让我感动的是,我一进门他看见我。眼睛特别明亮锐利地说:你来了,我受坐起来!我说:先生你别动,您就好好躺着就行。他不同意,拉着我的手,攥得特别紧。我觉得在这种劲道中他想传达一种想法,一种力量,想表达他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完。我使劲把他扶起来,心里很难受。但先生半坐着什么也没说。我能理解这种生命的茫然——见到很熟悉很亲切的人时,他头脑清醒想跟你表达某种生命深层感受,但病体衰微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后来,他拼足体力对学生们说:“我明年还给你们讲课。”但我们都知道先生可能等不到明年了。因为他是六月做完手术后,医生说超不过半年,而且这段时间医院发了三四次病危通知书。学生们回来后说,自己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这样一位病重的老人,他一心为了工作,一心为了他人,一心为了国家,一心为了中国文化的崛起,一心为了将中国美好的东西传出去和传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