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父亲蹲牛棚


□ 孔庆东


这年头回忆牛棚的文章似乎很时髦。蹲过牛棚成了一种光荣经历,就像改革开放以前回忆自己帮老地主放过牛,给大掌柜织过布,被伪保长抓过丁一样。回忆的内容是痛苦,但回忆者的姿态是自豪。因了这自豪,他便有了论断历史的资格。他们常常说:“你没有蹲过牛棚,你懂什么是文革?你那时还是小孩子,我才是真正经历过文革的。”于是从回忆牛棚的文章里我们明白了,蹲过牛棚者都是好人,牛棚外面的7亿多人都是林彪四人帮一伙以及助纣为虐的愚众。蹲牛棚第一等于有学问、有文化、有功劳、有贡献,是那时的“四有新人”,第二等于有道德、有勇气、有人品,不然为什么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呢?第三等于跟林彪四人帮进行了英勇不屈的斗争,现在就应该尊称为老一代民主自由斗士。逻辑是很清楚的,坏人说我是坏人嘛,那么我就一定是大好人。这一点似乎比文革时进步了,因为文革时认为,你虽然蹲过日本鬼子国民党的监狱,但不等于就是共产党,你也可能是因为偷鸡摸狗诱奸少女之类才蹲监狱的,甭企图鱼目混珠癞蛤蟆戴眼镜冒充大肚子老干部。况且就算你真的由于抗日爱国而蹲监狱,你也可能叛变投敌,反过来屠杀革命同志,比敌人还凶残十倍啊!凭什么蹲过几天监狱就向人民要求这索取那的,四万万人民受了那么多苦,他们向谁显摆、向谁索取去!
我讲这一番阴阳怪气的话,并不是要说蹲牛棚者都是罪有应得。我知道他们中的多数是冤枉的,还有一部分确实跟极左势力进行了斗争。我想提醒的是,大凡一件事成了时髦,就难免有假冒伪劣跟着起哄。就像我小时候,连老地主都企图忆苦思甜,那一桩桩“血泪史”,里面有多少水分?我们有过这方面太多的经验,今天不应该重蹈覆辙。现在的学生,以为牛棚是比监狱还可怕的地方,里面天天是杀人、自杀、拷打、饿饭。这样的牛棚固然也是有的,但全国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而且文革的前中后期也颇不一样。真正实事求是的态度,是应该勇于回忆那些对自己现在处境不利的往事,如同真正的学者,不能隐瞒对自己观点不利的材料。一切隐瞒都是要遭到历史的报应的。比如我们曾经隐瞒过国民党抗日的事实,结果造成今天许多人反过来,认为共产党不抗日。牛棚问题也是如此,不要戏剧化,神秘化。在回忆知识分子受苦的文字里,杨绛先生的《干校六记》和季羡林先生的《牛棚杂忆》的写作态度是值得赞赏的。它们有立场,但是不夸大;有幽默,但是不歪曲。任何人的回忆都难免主观性,但只要心态端正了,不是企图去分一杯权力之羹或是妄想成为“历史问题决议”,那么那个主观性本身也就容易成为客观性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也来打个秋风,回忆一下我跟父亲蹲牛棚的经历。我先声明,我回忆的牛棚可能是全国情况最好的牛棚,完全没有那些凶霸霸、血淋淋的场面。我不敢以这个牛棚代表全国的牛棚,正如我反对用个别人的文革代表7亿人民的文革。如果有人不喜欢我的回忆,您可以否认我说的地方是牛棚,专门把牛棚定义为殴打屠杀知识分子的特别监狱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