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燃烧


□ 胡学文

  1
  
   李辉拿到那本叫《艳阳天》的小说是冬日的某个晚上。
  没有任何预兆,忽然飘起大雪。李辉似乎怔了一下,他出门时并没嗅到雪的气味。西山还淌着一抹残红,几块烂棉絮似的黑云撞来撞去,没心没肺的,根本没有下雪的样子。和二琴见面的时间尚早,李辉理应在家里多呆一会儿,但他浑身炸热。不是呆在炉火边的感觉,而是炉火伏在身体的各个部位。如果不在寒冷中浸浸,他怕是要焦糊呢。李辉从村北的路出去,穿越一条林带,来到田野。白天,李辉和二琴还在这儿干过活儿。当然不仅仅他俩,二队的男女劳力都在,比如他父亲。李辉还能在空空的田野上辨出二琴的气息,像熟透的艾草味。寒冷的北风读懂李辉的心思,不再扯着嗓子吼了。
  李辉来来回回走了几遭,判断着二琴干活的位置,丈量着他和她的距离。那么多人,他和她呆在一处的可能很小,就是呆在一处,又能说什么呢?什么也不敢说。他和她隔得挺远,有时抬土会从附近经过,但绝不是她身边。李辉用心计算着他和二琴的距离,此时的测量不过是为白天的推断做验证。不错,李辉的计算是正确的,他的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
  李辉太专注了,赵大忠喊了两声,他才听见。赵大忠大声问李辉干什么,李辉突然结巴。赵大忠自作聪明地说,找东西对不对?李辉没答,算是默认。赵大忠说,黑乎乎的能找见啥?什么东西?李辉说,是……他停顿了一下,琢磨自己身上什么可以丢。赵大忠嘿嘿笑了,是找别人的东西吧?这话就难听了,李辉没好气地说,才不是呢。赵大忠说没啥没啥,叔也年轻过呢,不过要是捡到我的兔子可得给我。李辉瞄他的手,明白赵大忠是出来下兔套子。村里爱套兔子的人不少,下套子最多的是赵大忠,东西南北的树林里都有。
  李辉离开了,怕赵大忠瞎猜。他没往回村的方向走,而是继续往北。夜色从四处挤过来,田野树林淹没在黑暗中,只剩个黑朦朦的轮廓。远方,偶有鬼火闪烁,让夜色变得更沉更重。李辉又走了一会儿,慢慢折返。
  雪花意外飘落时,李辉已在街上走了几圈。不到时间嘛,他又不愿回家去。他伸出舌头,想让舌头也降降温。雪花竟然是甜的。他吃了一惊,雪花怎么是甜的?难道下的是糖?他再次伸出舌头。不错,是甜的!李辉拔腿就跑,想把这个惊天的消息告知母亲。三天前,李社还因为偷吃白糖被母亲教训。李辉也偷吃过,但没李社那么贪,李社几乎吃掉半罐子,差不多半斤呢。李辉第一个念头是把家里的坛坛罐罐,盆杯盘碗都装满。但突然间,他又定住。他怕错过二琴,她快出来了。她说只剩几十页了,看完就送出来。干脆进去告诉二琴,还有她父亲,他是支书,这个惊天的喜讯应该在喇叭里播出。快到二琴家门口,李辉又顿住。迈进去,他就不能和二琴单独说话了。不能失去这个机会,还是等等。
  李辉躲在二琴家斜对面的旮旯里,一边想象着心跳的会面,一边伸着长长的舌头,舔咽着一瓣瓣奇甜的雪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