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维五月兮,节届端阳


□ 温新阶(土家族)

  1
  
  春雨斜织着一幅薄纱,将大山朦胧了,却依然能见桔树林中白墙黑瓦的房子,依然能见那高高举起的翘檐,似乎昭示着某种神秘。
  龙溪的水一路喧闹,奔七里峡而去,几千年来,它就是这样喧响,就是这样流淌。
  在这朦胧的春雨中,我们来了,并不是为了看山看水(尽管乐平里的山水非常美丽),我们怀着景仰之心,以十分虔诚的姿势,来乐平里朝圣,来乐平里祭奠一个伟大的灵魂。
  两千多年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诞生于乐平里的香炉坪,经过几千年的风雨,只留下残存的宅基。在屈原宅基右侧,我们看到了被称为“玉米三丘”的稻田。据《屈原外传》描述,屈原“蒙谗负讥,遂放而耕,吟《离骚》,依耒号泣于天。时楚大荒,原堕泪处独产白米如玉……”
  在乐平里,除了“玉米三丘”,还有很多与屈子有关的遗址。
  位于伏虎山麓响鼓溪边的读书洞,相传为屈原少年时读书的地方,我们在洞内见到了石桌石椅,不知是否是屈原当年读书所用。想想屈子在这样一个安静自在的地方读书修炼,听着大自然的水响松吟,让心沉入清凉的文化意蕴之中,实在是美妙极了。也许是想沾染一点屈子的灵气,我们一行人拥挤在洞口让记者拍照,我们的影像是和读书洞叠在了一起,可我们的心境似乎永远无法和屈子重合……洞西侧为响鼓岩,岩顶有圆形石台,传为屈原吟诗处,故名吟诗台,洞南为响鼓溪, 急流飞泻,落入石潭,状如飞雪,声若击鼓,故名之。在伏虎山腰,还有一口屈原幼年照影梳洗用的水井,名“照面井”,井水粼粼如镜,清甜可口……
  最让我们不可思议的还是乐平里的灵牛。在乐平里,不论是黄牛还是水牛,不论是耕旱田还是水田,耕牛是不用牛绳的,它自己往前走,走到田头,自己转弯回头……传说有一天屈原挑着书筐去上学,走到乐平里的田塍上,担书的绳子突然断了,屈原坐下来接绳子,那绳子已经腐烂,屡接屡断,这时几个农夫正牵着牛绳在耕水田,屈原向农夫借牛绳一用,农夫却说不行,没有了牛绳怎能耕田呢?屈原说他自有办法,于是他对着水牛说了一番话,水牛就不需牛绳服服帖帖地听农夫使唤,从此以后,乐平里的牛耕田就不要牛绳了,从外地买进来的牛,到乐平里三天以后就不用牛绳了,而乐平里的牛卖到外乡,三天以后必用牛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是难以置信的。这究竟有何科学道理,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归州志·尚俗》的编者记述了这件事以后,也许和我们有同样的想法,于是发出了如下感慨:“噫!屈公忠可格天,诚能动物,至今二千余载矣!”这大概是唯一的解释吧!
  
  2
  
  读过许多的屈子诗作,了解了许多的屈子生平事迹,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屈原出生在那么偏远的乐平里,他在哪里受的教育?谁是他的老师?乐平里会有这样的高师么?作为一个世界文化名人,如果没有早期的良好教育,那是不可思议的。对屈原这样的人来说,教育不单是识文断字,不单是传授给他知识,而是培养他博大的胸襟,涵养他浩渺的气象,而这绝非一般塾师所能为,在“县北百里”的乐平里真会有这样的高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