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坏并忧郁着


□ 郑洞天

  演员能让观众喜欢,且人见人爱,不分男女,不论年纪,演一部捧一部,甚至几乎没有异议的,当下华人演艺圈,大概只有一个梁朝伟。曾经见过不同年龄的女性同胞,提起梁朝伟,脸上顿时泛起异样的潮红,而且丝毫不理会旁人的起哄;后来有机会跟梁朝伟零距离,介绍完身份,他谦恭而真挚地点头,依然那副讳莫如深的迷人神色,我发现自己的脸居然也热热的,话都说不利落了。从此但凡议及追星,再不笑人。
  
  为看梁朝伟去看《伤城》,没想到编导敢冒那么大的风险,让他演了一个“坏蛋”。
  明星作为观众看电影的首选,这是电影与生俱来的属性。然而这件事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受众心理上有对天生的矛盾:一方面,演员一旦成为明星,他的形象、气质、个性,乃至着装打扮、“经典”表情就统统定了形,由偶像崇拜带来的排他性,使得影迷心目中的明星本人和他所扮演的角色无法分清;另一方面,这种审美定势对于审美对象的制约,恰恰又跟观赏愉悦本身求新求变的特点同时并存,对于明星们来说,究竟应该不断重复自己,还是竭力寻求变化,避免重复导致的逆反甚至厌烦,他们常常在变与不变之间无所适从,而在最终拿捏这个选择的导演手里,就更陷入一种两难。
  在我看过的梁朝伟电影中,此前他演的角色似乎都是好人,肯定不是因为他的演技有限,而是他那天生让人怜爱的形象气质。如果有媒体做一个民调,问“你迷恋梁朝伟的什么?”我猜想十之八九的回答是他的忧郁。梁朝伟忧郁的时候,那副神情实在是太帅了,或者说,他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看上去都是那么忧郁。梁朝伟的忧郁是莫名的,而惟其莫名,才更让人跟他一起痛苦,这世上谁都有不如意不顺心的事情,但这些不如意不顺心又常常怪不到哪一天哪个人的头上,于是,那么忧郁的梁朝伟就成了大家宣泄痛苦的一种寄托。
  刘伟强、麦焯辉跟梁朝伟可算是老搭档,他们说《伤城》的构思早在《无问道》拍完不久就有了,而梁朝伟本来在这故事中担任的角色,是现在金城武扮演的好警察,看过这两部戏的人知道,那将很可能是一次《无间道》的翻版。后来阴错阳差的换成了现在的角色分配,而梁朝伟并没有因为变成了“坏蛋”而失去拥趸,可以说在应对明星“变与不变”的游戏规则上,香港同行为我们作了一次高难度的演练。
  我不知道在梁朝伟主动要求换角色之后,剧本为他作了哪些调整,但我知道编导对观众给他的定位心知肚明,也不会做贸然改变的傻事情。然而分析这种定位的内在构成,角色的身份或者说社会属性只是最外面的一层,而作为艺术或娱乐观赏,人们更在意的是人物的性格、行为、心理的基调和特征。如果观众喜欢的是梁朝伟的忧郁,这种忧郁不一定只能来自好人。这样想下去,一个蓄意杀人的警察就顺理成章地蒙上了深仇大恨的身世背景,他的全部罪行由于这段前史而被赋予正义复仇的性质,通过这番异化,精心设计的暴行变为让人敬畏的卧薪尝胆,不露破绽的掩饰成了令人叹服的机敏冷静,更重要的是由此弥合了观众的另一层失落,那就是我们毕竟面对血腥和阴谋而无可回避的道德评判——如果我们喜爱一位演员,我们永远不希望他演的人物违背我们的道德基准——现在影片告诉我们:他杀人是因为全家被人杀,他自杀是因为他的良知还未泯灭,那么,他还是我们心仪的那个梁朝伟,甚至因为他演坏人都能演得那么有情有义,而让我们更喜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