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芳村附近


□ 老 刀

工地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痛心的夜晚
月亮和露水都陪人喝酒去了
只有含着泥水的打桩机,仍在
一锤一锤不知疲惫地追问大地


如果不是走错路
我和这个民工再也不会相见
我是去远郊寻找老屋和旧墙
一个叫杨剑的编辑说要通过相
机对我审丑
我知道支撑我生命的就是这些
丑陋的部分
在京剧团附近我迷了路
在一个单车保管站我与他相遇

他穿的还是那件汗衫,只是背上
不再晒着毛草
不再握锹的手还是那样粗糙
他递给我一支烟并帮我点上
那热情劲儿,把我当成了去看
望他的亲戚
他将桌上的面包掰开一半递给

被我谢绝了。他突然涨得紫红
的脸
灼得我灵魂深处的丑陋怦怦直
跳无处躲藏


雨比芳村大,比广州大,但比
伞小
我正穿越红棉苑,这个靠近花
地湾地铁站
一个没有多少人居住的神秘小

一个人往一个熟悉的方向赶
突然,一盏灯,亮出许多黑着
的窗子
我想起了他,那从一堆新鲜的
泥土中间朝外张望的
脸。那绝对是一副任劳任怨的

没有痛苦,没有委屈,也没有
希望
我们已有一年多不曾出现在对
方的眼睛
想起他的时候,我看见那只有一
棵枣树的山冲
看见雨一直围困着伞,比芳村
大,比广州大


穿过红棉苑,在花蕾路的垃圾
桶旁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双鞋
从太阳暖着的朝天敞开的这个
洞中
我又看到了那张还有些不好意
思的脸
当我准备将鞋扔进垃圾堆时伸
过来一只手
两年了,难道他又回到了芳村
一直穿着这双鞋子浪迹在越来
越坚硬的城市

清凉油
闻到清凉油的味道我就忍不住
流泪
走出花地湾地铁站,郊外的寒
冷裹着寒冷
一张憨厚的脸,一脸胡茬
一个熟悉但叫不出名字的民工
他坐在摩托上向我发出邀请的
微笑
我们已经默契了,我给他两块

一声不吭他就会把我送到家门口再加一声谢谢
一路上,我不断闻到他身上散
发的清凉油的味道
这是一种亲人的味道,一种疼
痛的味道
一种贫寒的味道,一种遥远得
就埋在心里的味道
在童年,清凉油叫万金油
常被父亲搽在额头抹在太阳穴
以及肚脐眼周围


只有沉在大海里的石头
才能压住我心底的波涛
这是我最后一次默读你的名字
请你永远不要回头,我知道我
不够坚强
只有你的背影才能堵住我的泪

我知道在你认识的人中间只有
我真心爱你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悔恨交
加将我深深怀念
既然多情的浪花只打湿了我的
双脚
既然你选择了帆,我又怎么能阻止你把命运交给风
去吧,潇洒地去吧
就这样把我留给鸣叫的海鸟
就这样让风从背后把我吹干

芝麻开门
芝麻芝麻,我想你
芝麻芝麻,别开门
芝麻芝麻,让我再敲一次
芝麻芝麻,我害怕幸福突然降

芝麻芝麻,我要用泪水撞开你
的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