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治乐安庄


□ 高菊蕊

蒲州古城东北有乐安庄,宋谢俅以枢密直学士致仕归,筑室以居,因其封郡,名曰:“乐安”。范纯仁作记。其北曰“逸老堂”,东曰“三经堂”,西曰“无无堂”,取无欲无营而名之。
——摘自《蒲州府志》
2005年12月31日,蒲州镇32个行政村轰轰烈烈的第七届“两委”换届终于落下了帷幕。各行政村新当选的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也都亮相登场,围绕着镇党委、镇政府开展工作,同时他们也开始兑现当初竞职演讲中的承诺,酝酿着三年中的工作计划和打算。
2006年2月5日,阴历正月初八。早晨蒲州镇机关全体干部会议刚结束,乐安庄的村主任张官民就来给镇长汇报和请示工作。
乐安庄是蒲州镇一个不大的村庄,全村1320人,6个居民小组。村庄濒临黄河,有着广阔的河滩地。村委会的活动地就有1200多亩。近几年来,村里由于这些活动地管理上的问题,诱发出了许多的矛盾。
乐安庄村主任给镇党委、镇政府各交了一份他打印好的文件。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1200多亩土地的承包情况进行了澄清。发现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承包金额过低;合同不合乎法律规范;承包时间过长,有的已经承包到了2025年。会计账上留给他的是3000多元的欠条和35万元的欠账。
面对这种情况,张官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准备对乐安庄的土地承包情况进行一次大刀阔斧的“土地革命”,根据有关的政策法规进一步完善土地承包合同,并做出以下规定:对2006年至2025年的新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或收据合同一律废除无效;对2006年至2010年已收过地款的承包地,40元以下的追加承包额;对清账清回的合同外的140多亩,准备让承包人补交以前的承包款。
张官民今年63岁,是蒲州镇这次换届选举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村主任。1962年中学毕业后,就在乐安庄任团支部书记,当过生产队长、民兵连长,1976年当选为村主任,1984年在公社企业办工作,1985年企业不景气回到了家里。这次能当选为村主任,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知道村里群众关注的是土地,村里的矛盾集中点也在土地,乐安庄这1200多亩土地合同理不顺,乐安庄就永远不会有安乐的日子。
镇党委、镇政府看了张官民的这个报告和请示后,说,还是以稳定为大局吧,在过年期间最好不要启动这件事。
这就是张官民上任以来准备放的第一把火,可他这把火还没有真正地烧起来,就接连出现了两件麻烦事。

杨狗狗的遗书

杨狗狗走的这天是2006~2月8日,阴历正月十一。
这天早晨蒲州镇政府如同往日一样,召开机关全体干部会议。开完会,我们刚走出会议室,只见办公楼前站着几个愁眉苦脸的村民,一个个都是满脸的不平和愤怒。
有人低声说:乐安庄告状的来了。
镇里的政工副书记任方平快步走过去,接过一个人递给他的一张小纸片,一脸严肃地看。我好奇地站在他的身后,眼光落在那张巴掌大的纸片上。上面用自来水笔歪歪扭扭地写着一系列的欠账情况。
旁边的一个人催促他说:往后看嘛。
任方平就翻了过去,第二页最下面写着:对不起了,党容、小狗,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我走了,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我的社员了。下面的落款是:杨狗狗。
看口气,像是遗书。
我正疑惑着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却听到了身后一声紧一声的抽泣,原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哭,他的抽泣终于抑制不住地嚎啕起来。他叉开双腿,对着前面的办公大楼破口大骂,他说:我日你妈,净是欺负好人,我们没有关系嘛,你们就这样欺负我哥,我哥现在让你们逼走了,选举?选个球,选举把村里都选成了两派,选得越来越乱了。
他的骂声伴随着滔滔不断的泪水。他的骂声还没有停,脾气暴烈的镇长就站在二楼上说:群众来告状,咋就让群众受这委屈,到底是怎么回事?乡镇干部都死了吗?
包村干部任方平对这几个告状的说:我就去你们村,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大家都先回去吧。
原来是乐安庄选举各组的小组长选出了问题。2005年12月23日,乐安庄的村委会选出来后,按照《选举法》规定,村委会成立后,对各居民小组也进行换届选举。2006年1月10日,六个小组的组长都以户代表投票选举的形式选了出来,三组的组长是杨狗狗,另外一个人和杨狗狗只有一票之差。有人给村主任张官民反映说,选举时其中有一个人填写了两次选票,这次的选举作废,否则,他们就不承认这个三组组长。
张官民把这情况反映到了镇里,镇党委和政府决定2月9日在三组重新选举小组长,不料明天选举,杨狗狗今天写了这封遗书,一拍屁股走人了。
这个哭泣的男人是杨狗狗的兄弟杨小狗。任方平马上去乐安庄,我也和他一同前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