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旅途(组诗)


□ 郑小琼

  碎石场
  
  岩石并非沉默,但是它坚持沉默的本身
  我的想象在孤独中疲倦,它投身深谷
  那些以刺进姿势的山峰,正好是一只秃鹰
  也许还要借用它有力的翅膀在前牵引
  远处,有闪亮的湖泊似大地的镜子
  它照耀在树木深处的苔藓与飞鸟
  走兽们潮湿的毛发问,露出一双明亮
  灿烂的眼睛,噢,我正面对的
  是无名山区的黄昏,有炊烟
  有朦胧中的光明,峭岩的棺柩
  公路跟随河流沿着多石的山冈蜿蜒
  拐弯的碎石场上,三个农妇弯腰拾着
  石头,夕阳在背后闪耀,原始的金黄
  涂在她们佝偻的身上,啊,这无言的
  沉默的金黄,在碎石场的河滩
  它们有着神话或者史诗的辉煌
  啊,时光经过,它不停地将我磨损
  在打开车窗的瞬间,有风正吹送
  这山区古老而昏暗的贫穷
  
  黑暗中的花瓣
  
  黑暗的花瓣上 白杨树升起
  绿色的记忆 风打开白昼
  红色的罂粟花闪烁着荒寂的内心
  
  瞬间闪耀的流星 燃烧的痛苦
  逝去迷惘的旷野 像冬日
  寒颤的花苞 兀自在孤寂间开放
  
  列车穿过粤西 雨滴样的巨石
  撒落田野间 河流被囚于石头
  月亮汹涌于大海之中……
  
  花瓣黑色尖叫的阴影中
  峭石丛间的溪水 有涧流
  溶化多少幽暗的朝代
  
  有多少激烈的言辞 在花蕾间
  迸发 自由的念头溶化成雨滴
  缓慢地溅落 黑暗的鸟群
  
  在荒园的花丛间鸣叫 寻找颗颗
  被俗世修改的心灵 随风移动的花朵
  被黑暗收藏 暗香弥漫成明亮的黎明
  
  颤抖
  
  大地的疼痛与颤抖,打桩机将钢管
  插进它的心脏,敲打的轰鸣声空旷,决绝
  空旷的天空有鸟恍惚地飞过被剐削的山坡
  它裸露出来黄土,雨后,被洗涤过的天空
  湿漉的草叶,等待砍伐的荔枝树
  跟随打桩机的节奏战栗,我经过工地
  大地把它疼痛与颤抖传给我,从脚到头
  从肉体到灵魂,我颤抖不停
  
  为……
  
  为屈辱的灵魂保持纯洁
  黑色油腻的句子沿着黄昏潜行
  在良知喘息的皱褶处闪光的词
  受难者燃烧的肋骨照亮的黑暗
  啊,不幸的诗歌等待确认身份
  它们已无法安慰尖锐时代的伤口
  在不幸的幻影中,它用良心的焦油
  这有些苦涩的汁液,比鲜血更黏稠
  
  为屈辱的灵魂保持纯洁
  我在诗歌中撕去艺术这张伪善的薄膜
  生活,这个被用滥了的隐喻还在滥用着
  头顶上陡直峭立的湖泊,积蓄着太多的
  痛苦,我陷入忏悔与怯懦的泥淖
  这颗被折磨的心,朝着大地更低处
  在更低处,站着一群贫困的人群
  他们的怨恨,让无用的诗句充满了愧疚……
  
  在龙门
  
  悲悯的风拐弯 树木古旧的姿势
  偏执而阴凉的嘉陵江辨认着江山
  几只孤独的斑鸠从河滩上飞过
  光秃秃的被挖掘的河堤 它们起伏
  叫着 这令人悲伤的声音
  喝多农药的土地间残剩的桑枝
  瘦小 孱弱 支不起斑鸠们的巢
  它们叫着 在浑浊的江水中
  
  破旧的街道与河滩上新修的龙王庙
  对岸倒闭的丝绸厂它阔大的阴影
  这片低矮的事物令人胆寒的虚幻
  洗衣的农妇让我找回短暂的童年
  现在 我记录着这个川北小镇
  那些永不会再返的事物 它们饱含
  悲伤或喜悦 长流不息的江水
  这码头小镇苦楚而严峻的命运……
  
  宽恕
  
  活着,我已宽恕了世间的贫困,监听
  非自由地询问,我已宽恕了监狱,垃圾
  星辰闪耀的黑夜,我却不能宽恕我的怯懦
  胆小,我宽恕了生命的庸常,生活的奔波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旅途(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