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下网络诗歌失去诗魂


□ 雷 鸣

  一
  但凡好诗、名诗都具有如下特点:
  首先,好诗常含怨愤。孔子说:“诗可以怨。”但凡对人生体验有深度的作品,都或浓或淡地含有某种对人生的怨艾与慨叹。屈原《离骚》是理想不得实现的怨愤之作;乐府民歌除了歌颂生活的美好,也饱含对人生的诸多哀怨。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的一腔怨愤难与世人陈说,表达一种旷世孤独之感。李白《蜀道难》,白居易的《琵琶行》,《卖炭翁》等等,都是对于人生的怨愤之作。怨,往往使诗歌负载着巨大的人生重量,具有较强的审美张力,易于与读者产生强烈的思想和感情上的共鸣;怨,往往能激起读者某种情感上的或同情、或振奋、或悲切。从《将军不能这样做》、《不满》、《小草在歌唱》都怨愤得那么深沉强烈,唤醒人们心灵的复活,连同它所表达的对民主和法制的呼唤一起,在每一个读者心口撞击出久久的回声,这种诗歌怨得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
  其次,美好诗歌总是在表达某种人生的理想,让人产生感情激荡,从而唤起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屈原《离骚》表达了一种君子,美人,香草船的人格理想;陶渊明的《桃花源诗并记》表达了一种与世无争,小国寡民的社会理想;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表达了一种追求自由的人生理想;贺敬之的《放声歌唱》表达了祖国一日千里飞跃发展的理想;舒婷《神女峰》表达了作为现代女性对沿袭千年的封建礼教破除的理想。理想能使诗歌产生动人的力量,能摧人奋进,并能激起人们对现实改变的一种信心和动力。正因为如此,无论是表现怨愤和理想的诗都在一定程度上使读者受到感动。
  再就是,优秀的诗歌其语言都很优美,不然就谈不上是好诗。它虽不像小说容量那么大,情节的描述、人物的刻画、场景的烘托也不如小说;在语言的自由挥洒,张弛自如,抒情言志它也不如散文。但许多人却钟情于诗歌,纵情于诗歌超越现实的美的享受和一种感情的升华,其原因就在于语言的优美:语言凝炼,形象夸张并有很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感。
  可惜的是,诗歌这些宝贵的特点,在上世纪末渐渐失去,而在二十一世纪这些特点却被某些网络诗人发挥到了“极致”。
  首先,二十一世纪,是一个物欲横流,诗歌完全失去衡量准绳的金钱年代。诗人们利用网络这个自由抒发感情的平台来对社会的某些方面进行揭露。怨愤是文学的自由,也是文学的责任,但怨愤变成一种低级的辱骂那就失去了文学作为武器的意义。举向武华《我操你妈》在网络上发表的这首诗为例“年轻人在网络上轮奸歌星 / 足球先生坐在马桶上 / 赚得黄金如粪 / 我操你妈!/ 这个婊子一样的世界。” 这首诗显而易见表达的是对现实社会的不公不正义的一种怨忿,但这种人性批判价值的诗写实在近乎于一种谩骂,一种宣泄。这种与其新奇强烈低俗的语言刺激,使得很多读者和参与者乐此不疲,放情纵意于一种语言宣泄的狂欢之中,其怨忿与诗歌怨忿实质上就存在着审美的天壤之别。并且会误导很多失去鉴赏能力的青年走向歧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