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疤(外一篇)


□ 老汤

  许多年以后,我在农贸市场遇到了中学时期的同桌蔡大林。“蔡大疤”,我脱口就喊出了他的外号。他—愣,认出了是我。我们很热情地握手,寒暄。他脸上的疤依然很难看,像多了一张咧开的嘴。不过他心里的“疤”已经丝毫看不出来。他说话吆五喝六的,一改在学校时的受气包形象。谈话中得知,他就是这个市场的一个老板,专门做蔬菜生意,发了财。他说:“这个市场老子说的算。他们背后都叫我菜霸。‘蔡大疤’这个外号多少年没人敢叫了,呵呵…….”

  我想起了他的另外一个外号,叫“抱油坛子”。 这个外号的来历我得先说说。北方人家腊月底 杀年猪,一些肥肉和猪油要放在铁锅里熬制,化成液体,装在坛子里结晶,称之为“荤油”。这一坛子荤油就是一家人全年的油水。村里当年有个叫蔡百顺的农民,家穷得裤裆里摇铃铛,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一天半夜,他去村民吴喜贵家偷,没找到值钱的东西,贼不走空,就把装“荤油”的坛子抱走了。结果被外出赌钱回来的吴喜贵堵个正着,扭送到生产队长家去了。第二天,队长开全体村民会议,批斗蔡百顺。自那以后,“抱油坛子”的外号就代替了蔡百顺的大名。

  蔡百顺不到40岁得病死了。但是那个外号他没带走,给他的儿子蔡大林留下了。倒不是蔡大林也好偷东西,而是同学们好恶作剧。既然他爹死了,这么生动的外号理应“世袭”下去。蔡大林和别的同学吵架,难分胜负之际,对方突然大喝一声“抱油坛子”,蔡大林立刻就蔫巴了,趴在课桌上哇哇哭。 蔡大林找过班主任老师,要求大家不许叫这个外号。老师抿嘴乐。

  有一次,我的钢笔不见了,我对老师说了。老师直接就问蔡大林:

  “你拿他的钢笔了吗?”

  蔡大林说:“没看见。”

  老师说:“你嫌疑最大,放学后到我办公室。”

  后来我的钢笔终于没找到,成了悬案。但是大家都默认是蔡大林偷的。 钢笔事件过去了一个月后,一天下午,我们正上课,一个村民咣当一声跑进教室来,对老师说:“着火了,仓库那边。快领着同学去帮助救火!”同学们一听着火了,像听说要放电影一样兴奋,跟着村民就往火场跑。

  当时火场的火已经很大了,浓烟滚滚。大家抢出来一些物资后,火势更猛了。

  队长说:“不要进去了,算了。”

  老师清点人数,少了一个,也不知是谁。大家就—起向火场里喊:“谁在里面,快出来!”

  不一会儿,钻出来一个“火人”,还抱着东西。村民赶紧把他扑倒,用棉被把火捂灭。

  这个最后出来的“火人”就是蔡大林。脸和手都烧伤了,后来用獾子油治好了,左脸却留了一个大疤。

  蔡大林从此外号就叫“蔡大疤”了。老师说了,蔡大林同学是我们学校的英雄,事迹材料还要往上面汇报呢,以后不允许再叫他“抱油坛子”。我们可不敢对“英雄”不礼貌。不过,蔡大林对我们后来叫他“蔡大疤”这个外号倒是没多大反感。虽然老师说也不许叫“蔡大疤”,我们却认为这个外号代表了一种“荣誉”。所以,只要老师不在,我们都叫蔡大林为“蔡大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