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黎族几种典型传统织绣花纹图案内涵解读


□ 黄学魁

黎族几种典型传统织绣花纹图案内涵解读图片1
内容摘要:海南黎族织绣染作品的各类花纹、图案、符号多达上百种,自古以来就以种类繁多、色彩鲜艳、华丽多姿、风格独特和内涵丰富而闻名于世。本文对少数几种黎族织绣染作品中的典型纹饰或核心纹饰、图案和符号的文化内涵逐一
作了探讨性的解读。
关键词:海南黎族织绣染花纹图案

海南黎族织绣染历史悠久,其富有地方和民族特色的工艺有单面织(锦)、双面绣和绞撷染术。海南黎族织绣染作品主要体现在衣服、筒裙、头巾、花带和被单上,各类花纹图案、符号多达上百种,自古以来就以种类繁多、色彩鲜艳、华丽多姿、风格独特和内涵丰富而闻名于世。在诸多花纹、图案和符号中,有少数几种是黎族织绣染作品中的典型纹饰或核心纹饰。它们涉及到黎族人的原始宗教观念、图腾崇拜观念、血亲和部落标志、生产和生活习俗以及审美观念等方面。纹样的主要题材有祖先纹、族徽纹、龙纹、斑鸠纹、祭祀图、驯牛图和婚聘图等。现将这几种典型的花纹、图案和符号的文化内涵作探讨性的解读。

一、祖先纹

祖先纹, 黎语称“攀剖”或“的剖”、“的定”,意为祖先的影像、影子或鬼的影子。黎族支系较多,有哈、杞、美孚、润、赛五大支系,个别支系如哈支系又分出许多小分支,千百年来各支系、分支的织绣染物均织或绣染有祖先纹,并且祖先纹被安排在织绣染物的中心或十分显眼的位置上。祖先纹是黎族所有织绣染物中不可缺少的基本纹饰。例如有一种叫“肥弄”的被单,通体织满正面人物全身剪影图像,图像大小约4厘米×10厘米。这种被单在办丧事时专用来覆盖在棺材表面上,下葬即收回,或者举行重大的祭祖仪式时,挂于祭坛旁,或由唱师搭挂于肩膀上,以示通祖。"肥弄"一般一个村备有一至二张,均由年老寡妇保管,遇丧事或大型宗教仪式才拿出来。"肥弄"的织造有许多禁忌,不得在公共场合里织造,不得让常人看见,须由几名资深妇女在深山里织造,织成后还必须在举行宗教仪式后才能使用。故此,这种"肥弄"在黎族社会中一直是十分珍贵的,带有神秘和不可侵犯的色彩。此外,在丧俗上,黎族都有专用的寿衣,即死尸专用衣服。死者入殓时,脱去其常服,换上专用的寿衣。专用的寿衣有通体织祖先图纹和中心位置织祖先图纹等款式。
在表现手法上,基于正面全身剪影为前提,各地方、各支系不尽相同,甚至还注入织绣者个人的意识和创造。因此,黎族织绣染物上的祖先图案多种多样,有表现完整的首、身、手、脚的,有表现半身的,也有的仅表现头像。最具代表性的祖先图是润支系黎族的复合祖先图,其把“祖先”的形象设计成外形像一间金字形茅屋,茅屋中央有个大人,大人的腹、双腿、双臂等又套着较小的人,小人中又套更小的人,形成了房屋—大人—小人—更小的人的复合构图,取意为房子—父亲—儿子—孙子,代代相传。这种复合的表现手法反映了黎族人浓厚的祖先崇拜意识。祖先一直是扮演呵护全村或本家族兴旺的重要角色。因此,衣裙、头巾、被单、“肥弄”等织、绣、染上祖先图像,目的就是要与“祖先”保持心理上的沟通和认同,达到每时每刻都被“保护”的心理上的满足。

二、族徽纹
黎族几种典型传统织绣花纹图案内涵解读图片2
族徽纹,黎语称“攀包”或“攀扼”,即血族、集团标志之意。主要流行于哈黎和杞黎的妇女服饰中,以哈黎最为突出和丰富。杞黎多表现在衣服上,哈黎则衣服和筒裙均有。族标纹与黎族的文身有着相似的功能。黎族的文身,不同的支系、不同的分支,文身的图案各不相同。文身的最主要的目的是对祖先和血族的认同,以“归祖”为根本,而服装上的族标纹,亦具有“归祖”功能。其次是区别血缘集团的功能。哈支系黎族分支很多,有哈应支、抱怀支、罗活支、抱由支、抱曼支、抱古支、抱湾支、志强支、志贡支、哈罗支、志赁支、利亚支12种,其间的原始文化存有差异。在古代,除了对岛外来的族群的抗争外,内部支系、分支、血族之间的战争、械斗也十分频繁。因此,服饰上的族标纹,一直起着划分、判断各分支、各部落、各血亲集团的作用,同时也标明了本支系、分支血缘、部落集团的人的文化习俗与别支系、分支、部落集团外人的文化习俗上的差异。
哈支系黎族的族标纹,上衣饰于衣背,即从后摆至衣领施一条纹,条纹有粗有细、有实有虚,各分支再于条纹的两边施上各自的纹饰即成本族的族标纹。筒裙上的族标纹,多为用宽4-8厘米的织锦缝饰于筒裙的中心位置上而成,有红、白等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