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扬州民间剪纸在当下社会的命运


□ 顾 浩 周 军

内容摘要:本文以纵向历史为线索,对扬州当代民间剪纸的现状作了深入考察 ,并认为对扬州民间剪纸的保护当务之急是切实改善现有民间艺人的社会境遇,对民间艺术技艺的继承制定切合实际的倾斜政策,在此基础上合理地将民间剪纸技艺与现代艺术教育相融合,使民间剪纸有一个动态的发展空间。
关键词:扬州剪纸 民间美术

扬州剪纸的最初功用有别于北方窗花剪纸,尤其到了清朝,扬州剪纸完全是作为绣品的底样在民间流传开来。扬州传统剪纸独有的民俗功能使其在材料内容及表现手法上与北方窗花剪纸完全区别开来,形成了婉转流畅、柔美有力、玲珑剔透、清新秀丽的独特南方风格。近代,民间剪纸艺人张永寿(1905-1989)将传统扬州剪纸的题材手法及表现力等方面推向高峰, 成为近代扬州剪纸的代表人物
北方窗花剪纸色彩以象征喜庆吉祥的红色系为主。而扬州剪纸只充当绣样,为强调图形的醒目而用白色宣纸。扬州剪纸作为织绣业附属品的功能特性决定了它小尺寸、精细秀美、以线造型的写实风格。题材以花卉为主,辅以禽兽、鱼虫、人物、喜庆图案,内容多寓意吉祥如意、福寿安康。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社会习俗的改变,人们对剪纸花样的需求日益减少,以织绣实用为主的功能逐渐消亡而向纯欣赏性的方向发展。技术要求很高且耗工耗时的传统剪刀剪纸逐步让位于有利于批量生产的刻纸。
1965年,民间工艺社招收张秀芳、翁文、陈凤霞等五人跟随张永寿学剪纸。文革初期,剪纸生产创作一度停止。1972年,扬州民间工艺社改称扬州工艺厂,并恢复了部分剪纸出口生产。然而,扬州传统剪纸经过改革开放十年辉煌后再度陷入危机 :老艺人张永寿去世,他仅有的几个弟子张秀芳、翁文、陈凤霞先后退休,一度生产扬州剪纸的扬州工艺厂名存实亡,债台高筑。扬州目前仍从事传统民间剪纸的艺人有 :张永寿的堂侄女张秀芳、张永寿的小女儿张慕莉与翁文、陈凤霞。正如其它民间艺术一样,扬州民间剪纸艺术在商潮涌动的21世纪中国陷入空前未有的危机之中。仅存的几位头戴“省市民间艺术大师”光环的艺术家们都已经步入中老年,原有工艺美术单位的不景气使她们所得的退休金都不足以养家糊口。残酷的经济现实使她们即使年过六旬还要奔波于旅游点出卖剪纸。而真正出自艺术家手工劳作的民间剪纸在旅游市场的行情也不容乐观。传统扬州民间剪纸构图复杂,以纤巧取胜的艺术格调注定了它耗时耗工,完成一件巴掌大的小作品就需要四到五小时。并且,由于全部由剪刀剪成的特定工艺性决定了每次叠加宣纸只能四层,特别细致的作品仅能剪两三层。
商品经济带来的商品化无孔不入。外地某位成功的“民间剪纸艺术大师”实话实说他的成功经验 :他会剪的剪纸花样不超过十种,但就是这十个花样他可剪得巧夺天工,一有重要表演场合就小试身手,效果不凡。就他看来,“创新”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创新”作品在现场表演时根本剪不出好效果。他大批量生产的剪纸全部由徒工一次成百张地刻成,在旅游市场每张剪纸报价只有三到五元人民币。现代数码、光电复印、扫描技术又被应用到剪纸的复制中,再加上机器辅助刻制,更加速了商业化剪纸的复制速度。在旅游市场,这种剪纸的单张价格极低。在商品经济主导的这场不对称的竞争机制中,真正的民间艺术家凭借一把剪刀完全依靠手工劳动进行的艺术创造显得那么脆弱。
民间剪纸是否渐渐地离真正的手艺越来越远?先前民众寄予民间剪纸的审美价值和精神寄托,今天已经受到了来自外部及内部种种的生存压力,传统文化心理和价值的蜕变,造成了传统剪纸原始而朴实的精神内涵的迅速丧失或变异。一系列附加于传统剪纸的,曾经激发人们美好记忆的唯我意识和浪漫想象,以及手工劳作的天人合一的崇高境界,在与现代科学理性和工业文明的交锋中已经毫无疑问地被钝化了锋芒,洗去了光泽。
民间艺术在当代已经完全不被公众看作一种职业,甚至连民间艺术家本人都不希望他们的子女从事这个行当。现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使中小学校一味追求升学率,学校几乎已经用功课将学生们的业余时间占用殆尽。而与之矛盾的是 :几百年来,传统剪纸艺人正是从十几岁开始学艺,因为这阶段是学习手艺的黄金年龄。扬州剪纸工细纤巧的艺术风格对剪纸学习者的眼睛又是巨大考验,如十几岁的少男少女长期从事剪纸,这必将加重他们的生理负担。
当代扬州民间剪纸的窘境并不是现在才产生的。民间手工艺在当代社会的衰弱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传统实用手工艺品的生产,当社会科技发展出现更先进、更廉价的代用品时,会逐步将其淘汰 ;二是观赏性的民俗品,它们易受时局和时尚的影响,当社会变革使风俗改变或消失,以及社会流行趣味的改变会使其走向没落。扬州民间剪纸最早是作为实用的绣花鞋花样盛极一时。新中国成立后,张永寿对传统扬州剪纸进行了革新,完成了剪纸从实用性向观赏性的转换。随着中国传统社会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逐步解体,与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相适应的民间剪纸必然被大机器大工业生产所代替。扬州传统民间剪纸如何在外地商业化刻纸的冲击下保持自己的地方特色 ;如何在传统的基础上突破传统,从而树立具有时代气息的艺术风格 ;如何真正使扬州剪纸走向市场,能使民间艺术有良性发展 ;如何建立一个合理的地方剪纸人才培养机制……这些都是扬州民间剪纸面临的一系列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