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与子


□ 张学东

张学东

  一到马海权家里,女孩拘束得手足无措了。马家的房子又宽大又阔气,客厅装修得十分豪华,室内的摆设一应俱全,名人字画、珍贵的石头、古玩,以及很时尚的现代工艺品,比比皆是。进了门,马海权随手打开了所有的灯,吊灯壁灯射灯落地台灯,跟满天繁星一样耀眼夺目,女孩顿时有点儿晕眩起来,简直无所适从了。马海权帮她取出拖鞋,她规规矩矩换上,然后在他的引领下,战战兢兢地在沙发的一角浅浅地落座。马海权问她想喝点什么,咖啡、茶、酸奶,还是果汁?她急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喝什么了。他说好不容易请你到家里坐坐,怎么也得喝杯饮料吧。她这才勉强点头,说随便吧。他给她从冰箱里取来了一听汇源果汁,他自己开了一罐蓝带啤酒,一连喝了好几口。她双手抓着饮料,半天只抿了两小口。这样干坐了一阵子,她终于又言归正传地问起那个需要她帮的忙来。

  马海权煞有介事地看了看手表,对她说,是这样的,我儿子今年读初三,成绩不是特别理想,马上就得参加中考了,我想你要是方便的话,以后能不能给他辅导辅导?女孩放下手里的饮料,刚才拘谨胆怯的神情荡然无存,她爽朗地说这有什么不能的,我还求之不得呢,可就怕我自己笨,到时候耽误了他的学习。马海权笑着说,哪里哪里,你是大学生,学习成绩一直又好,要是你肯帮这个忙,我也就省心了。然后又说,小方啊,你不知道,到了我们这种年纪,大伙聚在一起必谈孩子的事,学习成绩好这做父母的脸上才好看!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女孩一边频频点头,一边用探寻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马海权看在眼里,忙解释说这小子野惯了,他妈正好又出差去了,他十有八九又跟那帮同学瞎玩去了,你看这阵子还不沾家门呢,学习怎么能搞好!女孩轻声哦了一下,表示理解,她的目光又收回到茶几上。马海权起身说,来吧,我先带你随便参观一下,也好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女孩轻轻答应了一声,就跟着他从客厅往他儿子的房间去,电脑、电视、音响、书柜、字台、地毯、明星贴画以及五花八门的玩具和运动器材,简直就像个儿童乐园。他像是要解释什么似的,叹息道,唉,就是条件太优越了,孩子学习反倒搞不好。她无言以对。之后,又简单地参观了他的书房、卧室和饭厅等,整个过程都让她觉得眼花缭乱的。

  后来,两人又坐回客厅。马海权问她灯光是不是太刺眼了,就主动去关了几组灯,只留下两盏壁灯和一盏落地台灯,这样一来,光线确实柔和多了。他又问她想看电视还是听音乐,她当然选择了后者,在学校很少能看到电视节目。于是,他将音响打开,一首舒缓的排箫曲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流淌开来,间或是声声鸟鸣,听起来又空灵又悦耳。他又开了一罐啤酒,并且给她端来一大盘话梅、干果、瓜子之类的食物,让她好好吃,说别客气,就跟在自己家一样。他开始跟她聊自己读书时代的趣事,聊他当初如何下海创业,聊生意场上的种种际遇和得失,甚至,还从手机里调出几条讽刺挖苦他们行业的段子短信念给她听。她听得非常认真,间或一笑了之。说起来她认识他几年了,可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仅限于他是个公司老板,好像很有钱,还能慷慨解囊,除此之外,对他可以说一无所知。此刻,当他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完全不像个生意人,老板的架子暂时放下来了,让她觉得很亲切,长期以来夹在他们之间的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或者隔膜,渐渐地缩小变淡了,这时候他看上去更像个长她十多岁的兄长,很像学校里的某个辅导员。

  似乎不无感慨,他对她说,小方呀,你不知道,大哥很久没这么轻轻松松地说过话了,整天忙得像个疯子,得给人家牵马坠镫点头哈腰,有时简直跟孙子差不多,难得像现在这么痛快啊!说完,他又起身去拿来两罐啤酒,他真的很高兴,平时都是迫不得已,喝酒对他来说如同灌毒药。她不无关心地说了句,您可别喝多了,喝多了容易伤肝伤胃,对身体不好,很难受的。也许,就是因为女孩的这句顺口而出的关心,让他忽然觉得心间泛起一丝罕见的潮湿和暖意。是啊,从来听到的都是劝他多喝的,好像他天生就是一只来者不拒的酒桶,即便是自己的老婆,对他喝酒也是骂骂咧咧冷嘲热讽。想到这里,他冲女孩激动地笑了笑,说今天确实高兴,想喝,来吧小方,你也陪大哥喝一点儿,好不好?女孩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会喝酒,不过她说可以陪他喝点儿饮料,又劝他还是尽量少喝一点儿。马海权抽空抬眼盯着女孩看了又看,看得女孩羞涩地低下头去。这时,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身体朝她所坐的位置移了移,停下,看看她,又往跟前象征性地移了移。女孩就多少有些不安了。不过,她始终低着头,十指交叉捏弄着自己的手,好像要借此克服那种莫名的紧张和羞怯。

  那一刻,马海权觉得有一股巨大的热浪势不可挡地席卷了周身,让血液迅速沸腾起来,又如一簇暗火,那些从早些时候就蓄积在他体内,女孩身上特有的清纯气息,和在他面前所表现出的不加修饰的美丽,像是猛然间唤醒了那种初恋时才有的不顾一切的冲动因素。此刻所有这些因素开始摇旗呐喊、开始推波助澜,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又笨重,他的身体狗熊似的就势往一侧偏压过去,同时,双手猛地不顾一切伸开去,竟紧紧地将女孩搂住了。他嘴里语无伦次地说着那些喜欢她的话,说他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她了,说他从今往后要好好待她,还说等她毕了业,他一定要送她去读硕士和博士……而她早就惊恐不已,自始至终都在发抖、尖叫,手忙脚乱地挣扎着,她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可怕的情形,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她急得跟小孩子一般大声号哭了起来,而他似乎根本听不到她的哭声,只是一味地搂她压她。

分享:
 
更多关于“父与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