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新叙述旅顺口


□ 王晓峰

  历史要求我们在今天重新叙述旅顺口,让那些湮没在历史尘埃里的细节故事以及附着其中的生命、生存状况浮出水面,以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曾拥有过的,曾经历过的一切。

  王晓峰,大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大连市文联副巡视员。已发表文学作品900多篇,共计400多万字。出版文学评论及作品等著作十部著述,主编和参与主编了文学著作50多部。

  我的记忆里旅顺是个很小很安静的所在。有山有海,有数不清的好看的洋房子、老房子。街上的人不多,却常见戴着飘带帽子的海军战士。都说旅顺是不大的安静的美丽的小城。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的美籍华人设计9币王受之的《微风吹过圣芭芭拉》,写的是加利福尼亚滨海小城圣芭芭拉,一座宁静的缓慢的小城。这书的核心观点是“慢城主义”,本质上是关于生命的哲学探究。旅顺口有点像这书所说的圣芭芭拉。但是,小城狮子口里的港口、白玉山的塔、黄金山上的炮台、大狱……随着现今旅顺的全面开放,这些人们(特别是大连人)耳熟能详的景观,现在失却了原先的功能与意义。而其中所蕴藏的中国人的屈辱与奋争,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成为旅游里的解说与导游词。尽管旅顺成为景点和旅游风光,但却愈合不了中国人心口的永远伤痛。才刚刚过去一百多年,那样的战争硝烟、尸横遍野的惨烈场景,那种历史语境里的“古堡”与“要塞”,所指便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有的景色也出现了变异。我们自己真的应该时时提醒、时时回忆、每每重述,叙述那个原先的旅顺口,那个充满了血腥与暴力的旅顺口。旅顺口的历史是我们不能的忘却,它激发出我们曾有过的伤痛和溃败,以便让今天和以后时时聚合起来而走向明天。传统的民间的“旅顺口”蜕变成“旅顺”,意味着转向的现代化,是旅顺的一个历史节点。但该扬弃些什么,该走向何方,该如何走向何方?是我们不能回避的重大抉择。历史要求我们在今天重新叙述旅顺口,让那些湮没在历史尘埃里的细节故事以及附着其中的生命、生存状况浮出水面,以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曾拥有过的,曾经历过的一切。

  重新叙事的前提是重读。回到历史现场,打捞历史细节以丰盈历史故事、事件及人物,理清历史脉络以恢复历史本来,并从中清理出理性认识,或说是看穿历史现象的本真、本原、本质。重新阅读原先旅顺口的“古港…‘重镇…‘要塞…‘基地”,显然不是依据时间顺序的历史过程来进行的,而是在依据时间顺序对某一历史标的物的空间变化来精读与深读,以此而确定这些历史标的物所凝结出的各种历史关联,以此发现了“另外一个旅顺口,一个我不知道的旅顺口。”比如,素素说:“在当年的旅顺口,大坞是什么?想来想去,我以为更像是旅顺口的子宫,不只孕育出一个北洋海军基地,也哺育出一座现代化小城。旅顺口的许多东西,既因它而生,也因它而在。”显然,这是一次精细的阅读,更是一个深层的阅读。比如,素素在阅读了一座老房子:旅顺口区港湾街45号的海军基地某机关大院。这个房子是法国商人于1889年承包旅顺建港工程时自建后住的,不久为水师衙门,为海军公所。回忆了这座“老房子”的历史变迁,素素由是见证了北洋(水师)海军的兴亡。《旅顺口往事》的叙事结构出来了,旅顺口历史的一段记忆被完整地打捞出来了。这样的重读,在于恢复历史的记忆,在于思考我们今天的处境。严格意义上的历史记忆一定是不完整的.由于主观客观原因,甚至是非历史逻辑的。让历史重新活在今天,让历史重新活在文字里,是重读旅顺口的终极目的;重读旅顺口的前提就是重新发现旅顺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