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寻求平衡


□ 黄 毅

  历史题材的影视剧是当下影视剧中的大头,历史题材的影视剧该如何对待历史,是人们讨论的一个热点。有学者从新历史主义的观点出发,认为历史题材的影视剧不必也不可能尊重历史,从而对在历史剧中尊重历史的做法予以否定。如朱宗震:“文史早已分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有各的定位。即以历史剧而论,剧作家可以有不同的定位。难道在《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之间,我们能根据历史真实性的多少,定出个是非优劣吗?郭沫若可以为曹操翻案,但我们能改写《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吗?对于任何一部历史剧,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艺术的评价,而不是历史学的评价。”“剧作家和导演既不必顾虑历史真实性问题,也不必标榜自己作品的历史真实性。”又如房莉:“在将历史真实转化为艺术真实的过程中,首先要求创作者不拘泥于历史,从影视剧的创作需要出发,大胆虚构,驰骋想象,以历史事件为凭藉,构架自己的情节,将事件性的历史真实转化为情节性的艺术真实。过去,由于对‘历史真实’的误解,对真实的无休止的追求似乎成为历史剧创作的首要任务, ‘事事须有出处,事事务求其真’,以史笔写史剧,往往使创作者拘泥于对历史事件及细节的觅求和摹写,却将艺术表现搁置一边,使创作出来的影视剧只见事不见人,只见‘史’不见‘剧’,正如梁启超所说‘知有陈迹而不知有今务’, ‘能因袭而不能创作’,梁启超对旧史学病症的分析同样歪打正着,揭示出历史题材的影视剧在创作上的弊病所在。”这些学者不认同历史剧要尊重历史,理由有三,一是认为“历史真实”难以考究;二是艺术创作的目的不在于阐述历史,而在于满足当下的需要;三是历史剧的创作目的在于审美娱乐,而不在于表现历史本身。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在这三条中,第一条,即历史真实难以考究的问题,显然是受到了新历史主义观点的影响而提出来的,事实上,新历史主义由于过多地受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影响,过分热衷于对历史的消解和对共时态的挪用,早已受到众多学者的批评,本文对此不拟展开讨论。而第二、第三条,给人的印象是尊重历史会妨碍剧作者思想的表达,会损伤作品的艺术性。情况真的如此吗?

  我对这个问题较有兴趣,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能就此提出稳妥的看法。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了广西作家黄汝迪(男,1939年生,广西来宾市人,壮族。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起,先后与人合作创作了《昆仑关大战》、 《咆哮的叠水河》、《八寨狂飙》及《柳宗元》等四个历史题材影视剧本,另有根据曾志忠的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二度情缘》,上述五个作品结集为影视剧本集《八寨狂飙》,由广西民族出版社1995年出版)等人创作的历史题材影视剧本,在这一问题上颇受启发:黄汝迪的历史题材影视剧本创作,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尊重历史事实,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进行虚构,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表达个人的思想与情感,以及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塑造人物形象,表现当代的审美趣味。读他的作品,基本的感受是真实,而并未感到历史成了他创作的羁绊。不仅如此,因为尊重历史,有真实感,他的作品还让人感受到历史剧独具的魅力。我由此想到,剧作家进行历史剧创作,只要匠心独运,在多个要素间找准平衡点,则历史不仅不会对历史剧创作造成妨碍,相反,还能让历史剧更富魅力。

  黄汝迪等人创作的历史题材影视剧专注于处理的平衡有如下数项。

  一、尊重历史与大胆虚构

  如前所说,黄汝迪等人的历史剧尊重历史。如《昆仑关大战》,大的史实:日军于1939年11月从北部湾登陆,并长驱直入占领南宁,白崇禧受命主持抵抗,杜聿明第五军奉命参战,中国军队与日军在昆仑关遭遇并展开激战,日军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于是役被击毙等,都是有史为据的。《柳宗元》,基本史实,如柳宗元的少年聪慧,贞元九年考中进士,参与王叔文改革集团,改革失败被贬永州,在永州作《永州八记》,贬永州十年后回到京城长安,再出为柳州刺史等,也都有历史根据。同样的, 《咆哮的叠水河》中英帝国主义势力的代表,目中无人的英国驻华公使馆翻译官马嘉里在云南被杀,实乃云贵总督岑毓英授意; 《八寨狂飙》所写的明朝万历初广西中部红水河南岸周安、古卯、思吉、罗墨、古钵、古蓬、都者、剥丁等八个地区的少数民族人民因不堪压迫起义的事,历史上也确有其事。但由于历史本身的芜杂性,加上史料的有限性,历史往往不能直接变身而成为历史剧,因此,历史剧的创作是离不开虚构的。可以说,所有的历史剧都存在着虚构。有人因此而认为历史剧不必拘泥于史实,这话充其量只对一半。对的一半是,所有的历史剧都要进行虚构,既是虚构,当然就没有史实依据。不对的一半是,这个虚构又并非是随心所欲地虚构,这个虚构应该是要符合历史情境、人物性格的。学者郑铁生在谈到中国历史上史传典籍中的虚构时说:“史传典籍中存在着虚构的现象,这是不争的事实。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而在于如何理解其中虚构的性质和功能。史传典籍不仅强调历史事件的真实,而且还强调历史的真实。这就是说,当史料素材不足的情况下,可以有虚构、想象的成分,以虚补实。但有一个原则,这虚构、想象的成分,虽非事实之真,却是情理之真,是符合历史真实的。不能脱离历史真实去随意夸张,而是经过史学家的揣度,以理度真,以情度真。这就是历史学家对历史的认知和叙述,所以说历史的真实靠史传典籍的叙述,但史传典籍的叙述与历史的真实并不具有同一性。”我想,这个原则应该就是历史剧的虚构原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2年第02期  
更多关于“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寻求平衡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