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建春的诗(二首)


□ 李建春

女娲的故事
这故事开始的地方,天很冷,冷得
像一首童谣。“孩子们,
把冻红的小手
伸进袖子里,别抽出来。你,
可爱的五彩石,
坐上妈妈的膝盖,偎在妈妈胸口。
我要用你们补天空的窟窿,
愿不愿意?”

小可怜啊小可怜,还没有准备好。
不是我要炼你们,是一个故事。
其实命中注定的,不是听和讲,
是做故事的主人公。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
故事就发生了,
它要落在我们头上。

当我也到了听故事的年龄,
我的妈妈,
你们的外婆对我说:
“你要拖到什么时候?
越拖会越痛。”她摇摇晃晃过来,
抽出布条,给我裹脚,一道又一道,
下手好狠呵,“这样才有人爱。”

“开始几天,我躺在床上哭,
不能出门。
后来不那么疼了,自己下床。
我的脚板
像收拢的孔雀尾巴,塞进绣花鞋。
我放下拐杖,扶着墙踏到门口……”
无声无息,婀娜多姿,身体就像蛇。

一种反割礼,为了诱惑。
“女娲:下半身
是蛇,上半身是女人的神。据说,人
从她开始。”为什么下半身是蛇?
因为此生、美的一半贴紧地面。
我完成了
仪式,直到一个男人爱上我,罪恶。

后来的故事:“祝融和共工打仗,
撞倒了不周山,天塌下来,
天上的水往下倒……人心泛滥。
女娲炼石补天,烧了三天三夜,
补好了!
从此天空倾斜,像出炉的瓦,
被大火烧蓝。”
申请加入沸腾协会
(为臧棣诗集《沸腾协会》作)
我刚刚打开她。她初来乍到,
安静地趴在桌上,身体僵硬。
脊背耸起,像纸折的飞机,或一只
信天翁标本,甚至投下的影子
也在挑战我一身臃肿。我止不住
咳嗽,仅此辩护也够了,
我不好多言,怕被引到一段时间来
占了头版的禽流感话题。
她的翅膀干燥,有深冬的体形,
从北到南,
现在湿润的势力都收紧了。
窗外一湖水,在衰败荷叶下
哽咽着南方之美的声言。
我与水一样
怕人说“过时”,那么就沉静吧。
我注视她时,不免心生妒意,
为她迎面展开时沸腾的热度。

小小的波纹,有些饶舌,
如你一贯保留的风格。
她合拢的神态陌生,你一定替她
梳理过了——迈着模特步子,
从论坛T形台分散到朋友们中间,
朗朗地问候:“请予指正。”
而我怎能消受这明眸皓齿?
她打开自己时有抑制不住的快乐,
甚至把你的学问撇到一边,你与她
难道能分彼此?
汉娜·阿伦特曾描述的
“小幸福”顺着字眼淌出来,
使我痛苦得近于表演。
她咯咯笑,有见识的闺秀。

她细述时以公关小姐的语调,
为她迷人,也为她携带的样品为我能及,
我高兴。阴暗地探寻,惊喜地
品尝普遍性的甜。我的重
恰如你的轻,
与这时节其实也合宜。
这是格调,你最近主张的购买力
在空调的激励下我涨红了脸,
我这就脱,这就签字,
申请加入沸腾协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