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城那些事儿


□ 甘茂华(土家族)

  两家照相馆
  
  老城有两家照相馆,一家在我们上隔壁,王家照相馆;还有一家在珠市街,唐克基照相馆,公私合营后改名新华照相馆。那个年代去照相馆被人们视为高档消费,是一种很奢侈的享受,穷家小户很少照相。所以我看我的影集时,只找到为数不多的几张老照片,而且都是逢年过节时的“全家福”,呆头呆脑的合影留念。好在王家就住在我们上隔壁,使我有许多机会接触照相馆并感受到那种神秘有趣的气氛。
  王家妹妹慧芹与我妹妹茂荣是同学,大眼睛,苹果脸,黑里透红,很好看。我母亲很喜欢她,曾经好几次对我说,要是隔壁王家妹妹能来我们家做媳妇,不晓得有几好啊!我知道我们家高攀不上——人家可是开照相馆的哟,也就不敢动这个心思。王家妹妹那时候在我心里不算重要,重要的是我迷上了照相馆,以为照相是一门高端技术,以为照相馆就是人间仙境。
  我经常没事就往王家跑,看他们怎样给人家照相。进门左边就是一个宽敞的摄影室,灯光一打开亮得刺眼,连手上的一根根汗毛都看得清清楚楚。背后有很多人工画的布景,树木、草坪、楼房、飞机、敞篷吉普车等等,前面摆着半圆形的鼓凳或椅子,你需要什么就挑什么,照出来跟去了一趟大城市一样,极大地满足了老城人很少出门的好奇心。其实那个时代照相,就是一种身份的炫耀,一种财富的显示,一种时髦的象征,并不是刻意要留下什么或纪念什么。
  摄影室中间摆着一架能进能退的照相机,下面是装着小轮子的三角架,上面是带镜头的小匣子,小匣子上搭了一块黑布。照相师傅把顾客摆布妥当后,就一头钻进黑布里,接着有声音从黑布里传出来:“后边第三个,脑壳往左偏点,前边抱细娃的女同志,眼睛朝我这里看,莫要东张西望。好了,就这样,莫动了。”他又从黑布下探出头来,走到照相机前侧,右手捏着一个皮球样的气囊,左手举起来,喊道:“都看这里,笑一笑,笑得乖一点,好!”只听见皮球哧——扑一响,相就照完了。我有一次趁师傅不注意,躲在照相机后面去看取景框中的图画,真是吓一跳。怎么所有的人都是倒着的?两脚朝天,人头落地,连楼房和树木都翻了个跟斗,可是照片洗出来又变正了,奥妙何在?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照相机的光学原理与政治风云原来是一脉相通的,唐克基照相馆就是一个典型的的个案。
  唐克基照相馆比王家照相馆更气派,摄影室在楼上,全玻璃屋顶——我们叫亮瓦,平常用白布或蓝布兜着,有人来照相了,拿竹竿挑开,刹那间就像来到露天里,很有情调。布景也大气,有北京的天安门和上海的外滩。老城的老百姓当然想沾一点北京天安门和上海外滩的光,所以唐克基照相馆的生意格外闹热。我记得唐克基是个瘦瘦白白的高个子,待人和气,一副很有修养的斯文样子,说话声音细细的,蛮善。但时代风云变幻,唐克基和他的照相馆很快就倒霉了,被湮没在革命运动的汪洋大海之中。
  据“文革”时期的大字报揭发,唐克基不仅是个崇洋媚外的资产阶级分子——他的名字就不像中国人取的,而且是蒋介石安置下来以照相做掩护长期潜伏在恩施的特务。解放前夕他企图逃往重庆,被解放军追到万县押了回来。红卫兵抄家时把照相馆抄了个底朝天,居然从他箱子里搜出了一大摞女人的裸体照片——现在的人体写真,印成画册公开出售的。血气方刚的红卫兵当然喜欢看那些不穿衣服的女人,他们如获至宝,除大部分上交红卫兵司令部之外,也有人偷偷地藏一两张照片,宝贝似的揣在贴身的衣服里,带回家等夜深人静慢慢消化。于是唐克基批倒批臭了,被革命群众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了。
  但是,阳光谁也不能垄断,伪造的东西都有云开雾散现出原形的时候。等到我们的社会恢复理智之后,正本清源也就顺理成章了。所谓资本家,所谓特务,都是假的,与唐克基并无丝毫瓜葛!现在说来,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而又好笑荒唐的黑色幽默,如此集体无意识的运动,在恩施也算是史无前例的一个“创举”了。唐克基平反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恩施,听说了这个消息,我在北方的黄土高原高兴得喝了几杯酒。我不知道唐克基是否还活着,他的后人生活得怎样,但他的照相馆,实实在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唐克基是恩施老城耐人寻味的一个人物,唐克基照相馆则是那个时代的见证。
分享:
 
更多关于“老城那些事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