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徽州到江南:末代秀才的生活世界(上)


□ 王振忠

就像武侠迷喜欢金庸梁羽生粉丝玉米追捧超女,一个时代自有一个时代的热门话题……
在一百多年以前的科举时代,八股先生一见同类便谈八股。民国年间有人刻意设计过一个场景,说在某处“制艺会考场”上,有“翰卿”和“墨卿”两位八股先生在一起促膝长谈:
翰卿道:墨兄,现在各省闱墨愈出愈多了。
墨卿道:制艺代圣贤立言,闱墨越出越多,越见得制艺的学问真个是身心性命之学也。
翰卿道:各省闱墨,也有声调铿锵的,也有声调生涩的。
墨卿道:某省闱墨有几篇做得很不错,真所谓有章大力之力、项水心之心者也。
翰卿道:我最不佩服的,是某省闱墨的第六名,全篇都抄着管世铭的《韫山堂文稿》,怎么主考竟没有看出?
墨卿道:头脑冬烘的主考,懂得甚么来?要是我辈做了主考,一定可以鉴别真才,使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
“闱墨”是科举时代的试卷,清朝每届乡试、会试的试卷,由考官选定文字中式者编刻成书,作为举业金针,供前仆后继的读书人揣摩时文风气并加摹仿。“制艺”亦作制义、时艺或时文,原指应制而作的文章,后来专指科举制度下的八股文。
翰卿和墨卿之流的对话大约一脉流传了数百年,直到二十世纪初,忽然兴起了小说界革命,风会所趋,“十年前之世界为八股世界,近则忽变为小说世界。盖昔之肆力于八股者,今则斗心角智,无不以小说家自命。于是小说之书日见其多,著小说之人日见其多”。小说事业之勃勃蓬蓬,犹如春初之草雨后之花。于是,前述的对话场景和内容皆颇多改易——对话的场所改在“小说研究社”,主人公也摇身一变而为“醉蝶”和“痴蜂”,叙谈话题也变成:
醉蝶道:痴兄,现在各种杂志愈出愈多了。
痴蜂道:小说替社会写照,杂志越出越多,越见得小说的势力在文学上占着重要位置。
醉蝶道:各种杂志,也有很有价值的,也有毫无价值的。
痴蜂道:某种杂志有几篇做得很不错,深刻宛比迭更司,惨痛又恰似那毛柏霜。
醉蝶道:我最不佩服的,是某种杂志的第八篇,中间纯都抄着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怎么主笔竟没有看出?
痴蜂道:目迷五色的主笔,懂得甚么来?要是我辈做了主笔,一定可以放出眼光,使抄袭家不敢前来尝试。
香迷蝴蝶痴梦难醒般的对话,与前述翰卿和墨卿之交相唱和一一对应:十九世纪英国写实主义大师狄更斯和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之深刻惨痛,取代了中国明代的制艺大师章世纯(大力)和八股名家项煜(水心)的新科利器高头讲章。而晚清南亭亭长的《官场现形记》,更取代了乾隆年间工制举业的管世铭之《韫山堂文稿》……
民国时人之所以设计出这样的对话,显然是讥刺其时的小说家与曩昔科举时代的八股先生一样,所谈的学问虽有新旧之别,但却总脱不了学究的口吻。不过,讽刺归讽刺,平心而论,小说的流行,毕竟为原本在科举制艺中打混的读书人提供了一个逞奇炫异的新天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