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芦花荡——白洋淀


□ 张 元

  每当我闻到燃烧柴草的炊烟味,便回想起插过八年队的白洋淀。19岁那年的大年初二,我们16个北京知青来到河北安新县关城公社插队落户。上山下乡的最高指示仿佛一道最终发配的判决书,我们这些家中无权无势或有问题的子女便没商量地一股脑儿迁了户口。相比之下,在上山下乡的洪流中,我们算是散兵游勇,值得庆幸的是离家近了许多,不像其他学生,去了又远又穷的地方。白洋淀自古称为华北明珠,鱼米之乡。要不是趁着红太阳的最新指示,加上我们的文艺特长,公社是不会接收的。
  关城公社地处淀边,地方不大却有四个大队,人多地少,人均不到半亩地。上世纪60年代末期,正值“文革”,春节刚过却没有热闹的气氛。狭窄的街巷,到处飘散着芦花的残屑。家家房顶上垛满了一捆捆的苇子,猪狗在街边乱窜,人们还没有下地,也没什么去处,只有东家进西家出串门闲聊。墙上花花绿绿的标语告诉人们要打倒走资派,斗私批修,势将“文革”进行到底。清早,家家的屋顶升起炊烟,村子上空弥散着柴草燃烧的味。太阳发白,清冷无风。白洋淀的冰面像一面镜子,白花花地耀眼。映在千里堤上的几间屋子的玻璃窗上,融化了冰花,屋内热腾腾的雾气是主人正在做饭。小孩子把鼻子贴在玻璃上,隔着窗朝远处望。吃完饭他们会在冰上撑冰船玩。
  我们趁着过年,串门跟老乡闲聊。炕上白净的苇席光溜溜的,上面放着小炕桌,一家老少围着吃饭。早上的饭是当地的正餐,不像北京是早点。饭食冒着热气,玉米饼子,白薯(当地叫烀山药),还有几样小菜,大多是小鱼小虾类的。我们每到一家总被热情邀请上炕吃饭。我们不习惯一睁眼就大吃大喝,随便吃点,总被笑话吃猫食,模样不强。小孩子边吃边玩,满炕跑,一会儿倒在妈妈的怀里,一会搂住爸爸的肩膀,热热闹闹。
  饭后抽罢烟,大人们扛起冰钎子下淀抓鱼。冬天的鱼很肥,凿开冰面,在冰窟窿里下网,一会儿便拉上一堆鱼。天冷,网上挂满了冰凌,晶莹剔透,银鱼在跳跃,人们头上却冒着热气。冬闲正是冰上捕鱼的大忙季节。
  过了春节,正月十五之后便要陆续下地干活了。开始不怎么忙,场院的活,村边的活,平整土地,早早地就收工了。约摸柳叶刚钻出头的光景,下地的人们开始多起来。印象最深的是修整水稻秧畦,赤脚在刚放了水的秧畦中踩来踩去,直到把地踩细腻,适合播种育秧。初春的水冰冷刺骨,还带着冰碴,脚沾水后冻得钻心的疼,反射式地跳上来,过一会儿再下去,直到双腿发紫发木才能干完。上半年的麦子下半年的稻子。一年两季,农活不断。最忙就在麦收和插秧,真正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累得直不起腰。忙完这些,相对清闲了。只见绿油油的稻海掀动着波浪,人们把白色的化肥撒向田中,如烟似雾,边撒边聊,十分惬意。夏季的白洋淀最美,千里堤畔绿柳成阴,如伞如盖。工间在堤坡的大树下或是坟头边铺张席一坐,喝着瓦罐里清凉甘甜的井水,在知了悠闲的鸣叫中放眼宽阔的芦苇荡,也颇有诗意。老乡们管休息叫歇盘,我不抽烟,于是在小本子上面记下几首背过的唐诗,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自己写,积少成多,也留下了不少早年的诗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